《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77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高兴是他高兴,柳林市就不是一样了,今天已经接到了省委和省政府的通知,省上正在组建一个由季涵兴副书记 和常务副省长苏良世为正副组长的调查组,通知上说过几天调查组就会赶来,这么大的一次事故,那没有个人出来顶缸怎么行,其实顶缸的人已经不用在麻烦着去找了,有个现成的韦书记在,那顶起来就更稳当,更像个样子了。
  韦俊海的情绪市可以想象的,他浑身无力,精神萎靡,他渴望着自己可以重新再来一次,自己对权利,对这仕途的繁华还没有厌倦,自己多想继续的掌控着柳林市的杀伐决断啊。

  但是,显而易见的,韦俊海已经从省委和省政府的联合通知中听出了不祥之音,他一下子似乎就老去了很多,他默默无言的在办公室李坐了许久,多年宦海沉浮中的历练,让他没有太过慌乱,他在沉思良久以后,还是决定在点努力,哪怕真的不行,但束手待毙是懦夫所为,自己不是懦夫,自己历来是市强者。
  韦俊海的眼中就出现了这几天以来少有的冷凝,他坚定的拿起了电话,给华子建挂了过去:“子建,你好,我老韦啊,我想和你谈谈。”
  华子建也刚刚送走客人,接到了韦俊海的电话,就说:“嗯,好的,韦书记你在办公室吗?”
  韦俊海无精打采的说:“是啊,我在办公室,你现在过来吧。”
  华子建嘴里答应了,就挂上电话,坐车到了市委,同时,华子建也隐隐约约的有一种预感,感觉现在韦俊海找自己一定是为了煤矿事故的问题,但韦俊海到底会怎么想,他会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呢?华子建就不得而知了。
  当华子建走进了韦俊海的办公室的时候,韦俊海的秘书小马很殷勤的帮华子建倒上了茶水,他对华子建的笑容也不同于以往那样生硬和漠然了,好像其中更多的市对华子建的讨好和献媚。
  华子建并不喜欢这个韦俊海的秘书,一直以来,华子建都认为这个秘书身上有一种邪恶的味道,他不知道自己的结论来之于何处,但他就是这样认为。
  韦俊海今天低调,客气的对待着华子建,他很主动的先把自己的香烟掏出来,给华子建发了一根,华子建也一如往常那样先帮韦俊海点上,但这个时候,华子建明显的看出了韦俊海的脸上有一种尴尬和不自然的神色。
  华子建就问:“韦书记叫我来一定有什么事情吧?”

  韦俊海点了点头说:“想和你聊聊。”
  “奥,那好啊,我们也的确很少在一起交流了。”华子建很附和的说。
  韦俊海叹口气说:“你来柳林这几年,我们好像有很多误会,其实呢,我这个人还是很欣赏你的,你年轻,有魄力,在柳林也创造了如此显著的成绩,这真的经常会触动我的很多想法。”
  华子建暗自好笑,韦俊海会欣赏自己,只怕他是自话自说,他没有收拾自己就已经算自己烧高香了,华子建就说:“谢谢你啊,韦书记,要是我们多沟通一点,本来很多误会市可以消除的。”
  韦俊海很认可的颔首说:“就是,就是,比如上次你受处分的事情,哪真是葛副市长个人的行为,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华子建就打个哈哈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事情确实和你没关系,就算有点关系,我也不敢来怪书记你啊。”
  韦俊海见华子建说的很诚恳,心中略微的安定了一些,说:“在比如这次矿难事件,本来完全市可以避免的,如果按你的指示执行,哪绝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但葛海浩这人一意孤行,阻扰公丨安丨局的封矿.........。”

  他并没有说完话,因为他看到华子建很惊诧的抬起了头,奇怪的看着自己,韦俊海心里一沉,就说不下去了。
  华子建不得不惊讶,他没有想到韦俊海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明明是他不让封矿的,现在却全部推给了葛海浩,这葛海浩不是多年一直都跟随他吗,现在他为了自保,就要彻底的牺牲葛海浩了,要是加上这次矿难的事件,只怕葛海浩会把牢底坐穿了。
  华子建没有说什么,他的心里已经有点鄙视起韦俊海了,过去他一直吧韦俊海看着市自己一个公平的对手,但此刻他没有了这种感觉,他就感到韦俊海市如此的卑劣,不足于和自己相提并论。
  韦俊海也是很紧张的,他明白华子建的态度对自己具有着多么重要的影响,自己除了给华子建打过电话阻止封矿的事情,当时还给公丨安丨局方局长和其他几个人打过,只有华子建带头默许了自己的这个嫁祸于人的方法,其他几个人才可能保持沉默,但看华子建的眼神,今天是有难度了。

  是啊,华子建也确实不愿意苟同于韦俊海的这种方式,但华子建也没有决定坚决要治韦俊海于死地,华子建还要想想,他并不是同情韦俊海,他要为自己着想,目前的柳林市自己已经能够压制住韦俊海了,那么他对自己的威胁和影响已经不大,相比于让他下台,重新上来一个书记,这目前的处境应该更好。
  当然了,华子建也曾今在脑海中有那么一丝的侥幸,会不会韦俊海下来了,自己可以顶上去,但很快的,华子建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一个上任不到两年的市长想要马上接手市委书记,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乐世祥市自己的老丈人,就算省长也明了自己的底细,可以支持自己,但这依然希望是渺茫的。
  所以华子建就算很鄙视韦俊海,但从自己最为合理的构想中,还是希望韦俊海可以留下,帮自己把这个位置守上几年,他已经准备放过韦俊海,按他的想法来应对这件事情了。
  不过这都是他心中的想法,他带给韦俊海的感觉是不同的,韦俊海已经灰心丧气了,他从华子建的沉默中,体会到的是一种死亡的气息。

  于是,韦俊海就说:“怎么了,难道华市长不这样认为吗?”
  华子建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嗯,这件事情韦书记再让我考虑几天怎么样,隔得时间太长了,我需要好好的回忆一下。”
  韦俊海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子建啊,你很年轻的,一定可以回忆清楚,我是老了,也干不了几年,以后这柳林市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啊。”
  韦俊海委婉的向华子建释放了一个信号。
  华子建虽然是心里已经愿意方过韦俊海了,但他还不能很快的就答应韦俊海什么,他还需要在看一看,他还需要对乐世祥汇报一下,在这盘其中,自己不过是一枚旗子,要是可以换的满盘的胜利,就需要静下心来从大局着想。
  但华子建的沉默无语让韦俊海感到了绝望,他在找华子建来以前,已经早就明白华子建一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因为华子建为什么要放过自己,对这个问题,韦俊海一直是没有找到过一个合适的理由,他首先就很难说服自己,既然华子建放过自己没有一点好处,那么他就绝不会放过自己了,自己之所以找华子建来,不过市像一个溺水者在抓那一根毫无作用的稻草,现在看来确实抓不住。

  韦俊海在这个时候,得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但是毫无疑问,是一个错误的结论。
  所以他挥挥手,对华子建说:“我有点疲倦了,今天我们就先谈到这里吧。”
  华子建也希望自己和韦俊海在这个问题上都留出一点缓冲的时间来,彼此好好的考虑一下,当然了,主要是自己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因为刀在自己的手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