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6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15 21:13:00
  ———————更新线———————
  我们去的时候,果然见院墙都已经推倒了,一帮人霍霍的,就要动大门楼,我们急忙赶过去。
  老爹大声道:“你们要干什么?”
  那群人看见有人拦阻,也都站住,那领头的一个中年汉子瞪眼道:“你们要干什么?”
  老爹道:“这是老祖宗的东西,是前人的遗产,是还有很多研究价值的文物,可不能毁了啊!”
  领头的冷笑一声:“文物?孔老二的文庙都给砸了,岳武穆的墓也给扒了,这破公馆算什么东西?”
  老爹又苦口婆心的劝,那些人只是不听,我在旁都恼了。
  老爹最后无计可施,只得说道:“这门前是六个貔貅,再加上这千年老柏树,连同整个公馆,可算是一个大局!破不得啊,破了就是毁了气局,要获罪于天地!”
  “满嘴放屁!”那领头的先是一愣,然后道:“什么局不局的?什么获罪于天地?我还怕天地?我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你是谁啊?少搁这儿罗嗦!”
  “我就在对面上班!”老爹道:“你没看这老公馆附近连个蚊虫都不生吗?这就有古怪!”
  那领头的道:“我看古怪的是房管里头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信球!滚滚滚!”
  我一听,怒上心头,上前一把抓住那人,喝道:“知道尊老么?!嘴里再不干净,我给你糊上!”
  那人吃了一惊,使劲挣扎,但被我捏住手,虽然不使劲儿,他又哪里能挣扎的动?

  日期:2016-10-15 21:14:00
  他手下的人全都围了上来,纷纷大呼小叫:
  “干什么?!”
  “哪儿来的人?”
  “亮出名号来!”
  “放手!”
  “……”

  “都闭嘴!”我大喝一声,震得众人都懵了。
  老爹摆摆手,示意我放了那人,又问那人道:“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那领头的搓着手,打量打量我老爹:“你还想报复我怎么的?我行不改名,坐不更姓,王帆就是我!”
  老爹冷冷的说道:“不是我报复你,你自己拿一面镜子,看看自己的脸,白的跟那公馆门前的貔貅石像一样,这叫做死灰之色!大凶之兆!你两条眉毛,左高右低,状如砍刀,偏偏又有中断,虽看着壮实,其实命短!像你这样的面相,平日里多行善事,多积积德,说不定还能改改运势,延延寿命!要是一意孤行,昧着良心四处作恶,就像今天这样,非去毁坏这古迹文物,嘿嘿……我断定你活不过今天!”

  老爹这一番话说的众人面面相觑,那王帆呆了半天,才缓过脸色来,朝地上恶狠狠的啐了一口吐沫,张嘴骂了起来:“你妈了个巴子的,你说谁活不过今天?”
  日期:2016-10-15 21:14:00
  我伸手要打王帆,老爹抓住了我的胳膊,按了下去,道:“何须打他,活人无需与死人计较。”又冲王帆冷冷说道:“我生平不说大话唬人,你敢太岁头上动土,就活不过今天。”
  “你!你,你胆大包天啊!”王帆大声嚷嚷道:“都听见了啊!这鳖孙刚才在干啥?他在给我算命看相呢!这是牛鬼蛇神,杀不尽的骗子神棍!抓住他,抓住他游街去!”
  骂声中,王帆一马当先,冲着老爹扑了上来,我往前一站,王帆伸手揪住我的衣服一拽,喝道:“起开!”
  王帆反手使力,扳住我的肩膀,一上来就想把我给撂倒,哪料到一上手就发现不对——就好似是蜻蜓撼石柱——又死命一拽,我仍旧是纹丝不动!
  王帆不由得一愣,我冷笑连连,也反手一掀,那王帆的身子就好似个陀螺,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以后,才“吧唧”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众人又都看呆了。
  就连站在旁边的王叔都惊住了,他一直以为我是特别老实实在的人,平时里也确实如此,连话都不怎么多说,谁成想竟能动手打人。
  日期:2016-10-15 21:15:00
  但如此一来,事情便不好收拾了,王叔也瞧出来不对,慌忙去单位搬人,连老爹的领导也惊动了,出来喝住我老爹:“陈汉生,你进来!”又指着我,道:“还有你!”

  王叔低声道:“快去吧,领导是保你们!”
  老爹便拉着我去单位了,王帆等人还要闹,王叔和一干同事连忙低声下气的安慰,又是赔礼,又是道歉。
  我愤愤的跟老爹进了那领导的办公室,那领导盯着老爹,道:“陈汉生,你怎么回事?我知道你一直想保住那老公馆,但是这次来,你做事怎么也不事先跟我沟通?你知道他们是谁的人么?动了他们连我也保不住你!”
  我连忙解释,道:“领导,是我动的手,我爹没有。”
  领导道:“那看相算命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弄出这个来?这要是传出去,说我这个人的手下,是搞牛鬼蛇神的!那我,我这个领导算怎么回事?是牛鬼蛇神的头子?咱们这个单位,是算命看相的大本营?”

  “放心吧。”老爹倒是颇为平静,道:“您应该了解我,我不轻易坏规矩,只是碍着人命,想要救他罢了。但是他执意不听,那也无法了。今日之内,必有应验。”
  领导狐疑道:“应验什么?就是你说的,那个王帆活不过今天?”
  “这个……”我老爹稍稍一犹豫,然后道:“您且看着吧。”
  日期:2016-10-15 21:16:00
  老爹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突然炸窝似的一阵尖叫:“哎呀,掉下来了!”
  接着是一声惨叫:“啊!”
  “……”
  我们听见这阵声音,都吃了一惊,老爹脸色一变,说了声:“不好!”
  “怎么?!”那领导慌忙站了起来,我老爹早往外跑了出去,我也赶紧跟着出来。
  老公馆门前,原本热热闹闹的人群,现在一个也没有了。
  所有的人都躲在几丈开外,畏畏缩缩的挤成一团,也没人喊了,一片死寂!
  老公馆的院墙已经被完全推倒了,烟尘四起,只剩下孤零零的老公馆门楼还矗立着。
  门楼前,那株千年老柏树下,躺着一个人,一个死人!
  红的、白的溅了一地,摔成一堆儿,肉泥似的,既惨且恶心。
  但是面目还可以分辨出来,正是王帆!
  我不禁愣在当场,怎么,这么快就应验了?
  领导也懵了,瞥了一眼王叔,道:“小王,怎么回事?”
  王叔吓得面如死灰,对领导的话置若罔闻,领导连喊了三遍,他才缓过神来,慌忙过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刚,刚才,你们回单位以后,我们劝了他几句,他骂骂咧咧的,就非要扒了门楼,就背了一个梯子,靠到门楼的墙上,然后就往门楼上爬,一边爬一边喊:‘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一颗快死的破树,一个快倒的破门楼!还有那几个破不溜丢的石头狮子,组什么狗屁局?!就太岁头上动土了,看它怎么让我有血光之灾?!’我们也拦不住他,他很快就爬到了门楼上,猫着腰去揭房脊上的瓦片,刚爬上了房脊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站直了身子,仰着脸子伸了伸腰,结果,真是古怪!”

  说到这里,王叔咽了口唾沫,颤声说道:“王帆刚伸了伸腰,呼的一声,一股旋风忽然平地就掀起来了,这老树上一根胳膊粗的树干猛然一摆,凑巧就打在了王帆的额头上,他哎哟了一声,站不稳当,翻身就从门楼上滚了下来,前半身朝地上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