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8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飞嘴角抿着,看得出,这小子也是被秦墨的美貌给迷住了,这还只是上半身,但是秦墨美丽的容貌和高耸的双峰,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肾上腺素急剧分泌,这是肯定的。
  柯子华又岂能看不出贺飞的表情,这家伙倒是有点色胆,见自己的阴谋得逞,于是让贺飞将自己送到家,准备回家睡觉了。
  贺飞将柯子华手机里的照片发给了自己,这一路上开车回到了会所,找来那个叫安仁的家伙,把这张照片由转发了一次。
  “老板,这女人是谁啊,能卖个好价钱呢”。安仁说道。
  “放屁,这么好的女人能随便卖吗?你去给我找几个人,盯着这个女人,现在在白山区委家属院里住着呢,见到她出来后,给我打电话,老子要亲眼去看看”。一想到这个女人很可能现在就在被丁长生享用时,贺飞的心里就没着没落的。
  丁长生回到家里后,客厅里开着空调,甚是凉快,比外面至少要低好几度,而只有秦墨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看着电视,在等丁长生。
  一身洁白的丝质睡衣,虽然不是很保守的那种,但是丝质睡衣的下垂,自然而然的就将女人的身体勾勒的淋漓尽致。
  “看什么呢?回来这么晚,还喝了这么多酒?”听到丁长生进来,秦墨起身趿拉着拖鞋到了门口,接过他手里的手机和钱包,皱眉说道。

  “看你啊,突然发现,你长得也不难看”。丁长生笑笑说道。
  “胡说八道,有几个人敢说姑奶奶长得难看的?”秦墨看到丁长生脱鞋时有点踉跄,急忙扶住了他,如果让她去弯腰给丁长生脱鞋换鞋,她现在还真是做不到,拉不下那个脸,所以能做的也只是扶住了丁长生而已。
  “很不好意思,你来这里第一天就把东西都丢了,还没找回来”。丁长生抱歉的说道。
  “都丢了也不要紧,不是还有你吗?我就是来投奔你的,你不会这么快就要赶我走吧”。秦墨微笑着说道。
  “怎么会?你安心在这里住着,好好玩玩再说”。丁长生伸手抚摸了一下秦墨的脸蛋,可能是秦墨还不习惯这种亲昵,所以当丁长生的手伸过来时,她居然下意识的躲开了他的手。

  丁长生的手尴尬的举在那里,又尴尬的收了回来。
  “对不起,习惯了”。丁长生口不择言的说道。
  “什么?这么说,你经常抚摸女孩子的脸蛋呗?”秦墨红着脸白了丁长生一眼说道。
  “哪有,我只是……”
  “哼,色魔”。
  “对,就是色了,想摸一摸,对了,她们呢,都睡了吗?”丁长生看了看屋里没人了,问道。
  “嗯,都睡了,你喝了这么多酒,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秦墨问道。

  “吃点也行,你不用忙了,睡去吧,我自己煮点面吃就行”。丁长生说完去了厨房去煮面了。
  “煮面我来吧,你去洗洗澡,一身的酒气”。秦墨皱眉说道。
  冰凉的水浇下来,丁长生清醒了很多,盘腿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身上的燥热渐渐消弭于无形,眼下的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只是不知道这种情况的破局在哪里?
  擦干净身上的水,换了一件宽松的大裤衩出了洗手间的门,连上衣也没穿,上身的肌肉一块块呈现在空气里。
  秦墨的面还没煮好,丁长生光着脚去了厨房,看到一袭白裙的秦墨看上去是那么的亭亭玉立,刚刚在洗手间里消弭的燥热又开始积聚起来,于是轻轻走过去。
  因为开着抽油烟机,所以秦墨并未发现丁长生的到来,直到丁长生伸手在她身后抱住她时,秦墨这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好在是及时噤声了,但还是惊动了闫荔,闫荔出来看到是丁长生回来了后,这才又回到了卧室里去了  。

  “你干什么,吓死我了”。秦墨一手拿着筷子搅着面,一手拍打着胸脯,其实是想让丁长生的手拿开,但是丁长生就是不拿开。
  “因为跟我睡吧”。丁长生在秦墨耳边小声问道。
  “想得美,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大老远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陪你睡觉的?”秦墨呸了一口说道。
  “干么说的那么难听呢,你这是千里奔袭只为情,你是想我了呗,其实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个出色女人,在我认识的女人里面,你算是出类拔萃的了,就是有点那个……”
  “哪个?”秦墨听到丁长生夸自己,心里犹如进了蜜似得,但是丁长生的半截话让秦墨不干了,非得问清楚。
  岂不知这就是丁长生泡妞的本事,凡事说一半,而女人的好奇心一旦被吊起来,怎么满足那就看接下来的本事了。
  “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有点高冷,让人琢磨不透,而且不敢轻易靠近”。
  “屁话,你靠的还不够近吗?”秦墨本不想说这么粗俗的话,但是和丁长生在一起呆的久了,居然不知不觉间也敢说这种话了,而且当他们以这个姿势谈话时,秦墨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和丁长生之间多了一样东西,横亘在自己和丁长生之间,坚硬,炙热,这让她感到很难为情,但是却不敢说出来,这句话一出,已经是到了她的心理承受极限了。

  “多少还是有距离的,要是能再深入一些,就更好了”。丁长生不知廉耻的说道。
  “呸,你们男人除了这事还有别的事吗?”
  “有啊,就是翻着花样的搞这事”。丁长生更加无耻了,而且趁着这个机会居然对秦墨开始上下其手了。
  开始时,秦墨是很抗拒的,在自己家地下室时,自己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献上了自己的香吻,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真是太纵容丁长生了,这样的速度太快了,自己有点承受不了  。
  心脏的跳动开始加速,浑身开始发热,但是她清楚,这种发热,不是因为自己在煮面,而是因为自己内心里的热源被丁长生打开了,自己想关都关不上了。
  随着自己的手被丁长生轻轻的拿开,丁长生的进攻如入无人之地,一路攻城拔寨,不大一会的功夫,秦墨感觉自己站都站不住了,不由得死死抓住丁长生的手,再也让他施虐了。
  丁长生也不想一次成功,那样岂不是太简单了,于是趁着丁长生犹豫的功夫,秦墨挣脱开丁长生的怀抱,一路跑回了卧室,把卧室的门关的震天响。
  秦墨关上门后,倚在门上,拍着自己的胸脯,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的床上还没睡着的闫荔目瞪口呆,自己刚刚出去时好好的,这一会的功夫发生了什么事?

  “你,没事吧?”闫荔问道。
  虽然闫荔一直都在部队生活,少有和男人接触的机会,但是作为女人,她岂能看不出秦墨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她很想出去和丁长生打一架,但是看得出来,秦墨很享受这样的骚扰,而且脸上那一片红晕也证明,她是自愿的,并不是丁长生强迫她做了什么事。
  第二天一大早,成功给柯子华打了电话,约了时间见面,但是不巧的很,白山区分局的前局长刘冠阳上午开庭,柯子华想去法庭旁听。
  日期:2016-01-04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