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6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库伦说对,新摩王一直最为遗憾的事情,就是因为没有五彩补天石的缘故,当今的度母都不过是傀儡而已,算不得真正的神使,所以如果她能够重启摩门血池,说不定就能够实现重返地表的夙愿。
  我忍不住问道:“那新摩王为什么不把五彩补天石放在现如今的血池之中呢?”
  库伦摇头,说不会,现如今的血池不过是个临时之所而已,许多的布置和法阵都不齐全,以前的摩门教总坛这些年来它其实一直都在建造,如今如果有了五彩补天石,一切都齐全了。

  杂毛小道抓着他又问了几句,然后叫阿奴将人给押走了去。
  这人一走,杂毛小道方才注意到陆左却是已经下了床,不由得惊道:“咦,小毒物,你怎么爬起来了?你不是受了重伤么,赶紧躺下来……”
  陆左摆了摆手,说无妨,我现在好多了——多亏了陆言的这位小朋友,把我身上的诅咒给消解了,让我如释重负,感觉人都轻了几斤呢。
  朵朵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杂毛叔叔,这个屈胖三……”

  她话音刚出,杂毛小道却是伸手,拦住了她,然后吩咐我:“陆言,屈胖三好像很累,你扶他去附近先歇下来,我们一会儿商量接下来的行动方案。”
  我听到,忍不住埋怨,说我又不是傻子,你们有什么话就直说呗,用不着背着我吧?
  杂毛小道瞪了我一眼,说我说的话不管用?
  呃……
  他这般说了,我就知道他与陆左真的是有一些私密话要聊,于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抱着陷入昏迷之中的屈胖三离开了这边。

  二春带着我来到附近的一处洞穴里,告诉我这儿是她睡的地方,让这小男孩先睡着。
  我将屈胖三放在了铺满了松软干草的岩石上,转身就想走,结果二春将我给拦住,说道:“小师弟,我跟这孩子不熟啊,你若是走了,万一他中途醒过来的话,我可该怎么跟他解释呢?”
  我说你随便说两句就是了,他又不是没见过你,再说了,这两边相聚又不远,带人过来就是了。
  二春拉住我的衣袖,说小师弟,你一去那么久,都干什么去了,跟我讲一讲嘛。
  我又不是蠢人,而且二春做得也太明显了,脸色一肃,冷冷说道:“师姐,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谁给你下了任务,让你务必拦住我?”
  二春尴尬地笑了笑,说没有,怎么会?
  我站起来往外走,说那我走了?
  二春又是焦急,又是郁闷,笨嘴笨舌地说道:“这个,师弟,你是不是瞧不起你师姐,你就跟我讲一讲外面的事情嘛,我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了大半年,不知道有多想……”
  我瞧见她满脸通红的模样,没有来一阵难过,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师姐,我有点儿累了,能在你这里休息一下么?

  二春赶忙说道:“好,你睡,你睡,没事儿的——对了,需要给你加床毛皮么?”
  我摇头,说不用。
  说完话,我也躺在了屈胖三的旁边,二春瞧见我没有再多动弹,仿佛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退出了洞口去。
  她虽然退出了去,但却还是守在那儿,并没有离开。
  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她沉重的呼吸。
  我躺在那晒干的干草堆上面,身边是有些脱力了的屈胖三,这小子倒是个宽心的家伙,闭眼一睡,世事皆不再管,也没有任何烦忧。
  我却不一样,本来再见到陆左和朵朵,以及师姐二春,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被这么生分地一对待,我就有些难过了。

  是真的,我这么久以来,为了陆左吩咐的事情东奔西走,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把我当外人,有事儿隐瞒着我。
  我陆言自问我自己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
  当初若是换了二春,又或者莫赤出去,帮着他办这三件事情,未必有我那般上心和仔细。
  虽然第三件事情,也就是寻找虎皮猫大人的那颗蛋,我没有找到……
  咦?
  等等……
  我的脑子里咯噔一下,就好像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骤然之间又有些说不出来。
  容我捋一捋……
  我想了一下,当初的时候追查此事,一直找到了金陵,找寻白衣秦归政的时候,因为小妖的骤然被杀而中止,到了后来,我受萧三叔的托付去了黄泉,而后又受了洛飞雨的蛊惑去了荒域,随后一系列的事情弄得我没办法再关注此事……
  而我在荒域的时候,屈胖三就凭空出现了,他当时的时候还小,据说是刚刚出生没几天,是有俞千二给带回来的。
  屈胖三开始的时候还中了火毒,温度烫得吓人,而且还迷迷糊糊的,差一点儿就死掉了。
  若是没有混沌木精,只怕他早就已经不在人间了。
  不,我想表达的事情是——虽然很荒唐,牛头不对马嘴,但是,或许、也许、有可能,这屈胖三,会不会就是我一直在找寻的虎皮猫大人呢?
  很古怪对吧,我自己也觉得不太可信,甚至都在嘲笑自己,但心底里,却忍不住地这么想起来。
  真的,之前我还不觉得,这个念头一浮现出来的时候,感觉有很多事情都变成了证据。
  比如屈胖三之前就跟许映愚认识,而且许老对他还挺尊重的。
  比如屈胖三在萧家的时候,曾经跟萧老爷子有过密谈。
  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比如屈胖三对于过去的江湖岁月,特别是一百年前的,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还比如……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特别是杂毛小道几次三番的表现,以及无条件的信任,仿佛屈胖三是一个认识许久的朋友一般,甚至还带着几分尊敬的感觉。
  杂毛小道是谁?
  这一位可是当今江湖之上最富盛名的顶尖高手之一,他又不是我,没有与屈胖三经历过生死,没有被他多次相救,也没有经历过屈胖三的种种神奇,但却对一个小屁孩子如此信任,实在是有一些不合常理。
  而且刚才屈胖三说话的时候,我瞧见陆左和朵朵脸上的神情都变了。

  虽然我捉摸不透他们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我总感觉他们应该认识屈胖三一样。
  而现如今,他们又平白无故地对我这般,实在是不合常理。
  讲道理,他们不会这么对我的。
  而既然这么做了,一定就是有道理的,特别是这事儿还是杂毛小道给挑起来的。
  我与杂毛小道这段日子的相处,可以说是惺惺相惜。
  即便比不上陆左那般生死兄弟,但也融洽得很,一般来说,他是不会如此对我的,除非是……

  我的心中狂跳,胡思乱想,不知道多久,这时二春过来叫我,说师父让她过来叫我,准备跟我商量一下关于五彩补天石的找寻事宜。
  日期:2016-05-28 07: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