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6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他一一说完,我这才知道陆左在这一段时间里的困境,宽慰道:“没事了,现如今我们几个赶来了,多少也能够出一点儿力。”
  陆左笑了,说对啊,你能够把老萧给弄出来,还真的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也是误打误撞——对了,之所以能够救出萧大哥,还是靠着你的面子呢。”
  陆左有些惊讶,说怎么是靠着我的面子呢?

  我便将当初从泰山的阴阳界那里出入,然后与泰山奶奶交流的情形与他讲出,陆左便笑了,说倒不是我的面子,只能说是你的运气不错,而泰山奶奶为人又宽厚,方才能够有这样的结果。
  我到底还是担忧他的身体,问是否能够坚持,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陆左笑了笑,指着朵朵说道:“有朵朵在,我的性命无忧,另外你带来的这灵牌之上,有我前世探索天道的印记,我仔细参透,说不定会有一些发现。”
  我有些惊讶,说这么神奇?我怎么什么都感觉不到?

  陆左微微一笑,仿佛在追忆着什么,思索了许久,方才说道:“论才情气度,我远远不如那人,如今也只有追寻他曾经刚走过的路,继续探索,或许会有一些新的感悟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屈胖三这个时候突然问了一句,说你是洛十八的转世之人?
  陆左一愣,低头看向了面前这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
  他知道这人是我的朋友,倒也没有怠慢,温和地解释道:“倒不是转世——怎么讲呢,洛十八是洛十八,我是我,他的意识已经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而我,则传承了他的知识系统,留在了这个人世间。”
  屈胖三沉默了一下,说你且伸出手来,我帮你看看。
  他说得大大咧咧,我平日里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毕竟我知道这一位是真有本事,总是能够给人出其不意的惊喜,不过旁边的朵朵倒是有些不舒服,出声说道:“陆左哥哥身上的伤,并非人力所为,而是给某个强大的邪神给诅咒了,若是不能将那缕意识给掐灭了去,伤势就停不了;而那缕意识深植在陆左哥哥意识深处,暴力解除的话,会伤及到灵魂,而若是想技巧性地做,需要拥有超出邪神的力量才行……”

  她虽然不喜欢屈胖三的骄傲和自大,却还是将陆左的病情给解释清楚了。
  屈胖三听到这柔柔弱弱的声音,脸上顿时就红了起来,忍不住夸口说道:“所谓邪神,不过是一缕意识投影而已,终究影响不了这人世间的格局和变动,我对这事儿有经验,伸出手来……”
  朵朵瞧见她这般解释了,那小胖墩还大言不惭,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自大狂。”
  陆左却是兴致盎然地伸出了手来,说那就劳烦屈小哥帮忙看一下了。

  屈胖三得意地说道:“大人我办事儿,绝对靠谱的……”
  这话儿一说,也不知道有什么魔力,陆左当下就是哆嗦,差点儿翻到了床下来,旁边的朵朵也是一脸骇然,不过屈胖三却并不管这些,抓着陆左的手,娴熟地把着脉,然后闭上了眼睛,摇头晃脑地说道:“阳月以大吉临月建,皆视天上甲庚所临为天道,丙壬所临为人道,魁罡所临为拘检。阳月为奇月,阴月为偶月,移徙吉凶皆如太岁法,月禁又急不可见犯……”
  他口中喝念,突然间双目圆睁,冷然笑道:“好你个王八犊子,居然藏在这个屁眼儿的地方,当真以为没人弄得了你了么?”
  说罢,他陡然出手,在陆左的全身上下不断拍打。
  他时而轻,时而重,陆左看样子有些不受力,忍不住呻吟起来,而朵朵在旁边憋得小脸儿通红,却不敢上前阻拦。

  随着屈胖三的继续,陆左的身体里渐渐地有几丝气息浮现而出,呈现出了浓黑如墨的颜色来。
  这些黑气渐渐地化作了一张脸孔来,一股苍老而威严的声音怒声喊道:“是哪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你就不怕死么?”
  屈胖三冷然一笑,猛地往前一拍,厉声喝道:“滚你妈的!”
  那黑气骤然一空,而屈胖三则也是浑身一震,往后退了几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我慌忙上前扶住了他,说你没事吧?
  屈胖三说我艹,当真是个厉害人物,我有点儿头昏,睡一觉就是了。
  说罢,他闭上了眼睛,居然一下子就发出了鼾声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急匆匆地跑进了来,高声喊道:“我艹,我艹,我知道东西在哪里了……”
  我着急地问在哪,杂毛小道指了一下旁边,却是刚才那个被他擒获的摩门教徒库伦,说你问他。
  那人低着头,说道:“师父、哦,错了,新摩王收了一个门徒,叫做谛偈,是天生异种,有遁地之能,而且还有一门手段,叫做探云手,对于偷盗之术,最为玄妙,只要是能够让他感受到一丝气息,都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到手。所以我听你一说,第一个就想到了他。”

  我看了杂毛小道一眼,说你说的那个谛偈,到底什么模样,可有与我们交手?
  库伦摇头,说谛偈此人十分神秘,是新摩王最为心腹的门徒之一,与我们这些靠边站的家伙不能相提并论,而且他从事的是情报刺探和相关的斥候工作,我有听说他也在找寻你们,不过却一直没露面,也不是很肯定……
  杂毛小道眼皮一翻,说到底确不确定?
  库伦显然是有一些心理负担的,低头不言,而杂毛小道一下子就恼了,说刚才头头是道,现在又畏畏缩缩,我留你有何用,不如宰了算逑!

  他挥起手掌来,那库伦赶忙喊道:“我说,我说,其实要想知道那五彩补天石是否被谛偈给偷走了,其实只要去一个地方等着就好。”
  我们的好奇心都给吊了起来,连忙问道:“哪里?”
  库伦说道:“摩门教以前的总坛遗址。”
  杂毛小道问这是一个什么说法呢?
  库伦连忙说道:“现如今摩门教的总坛位于寂灭峰下的血海之畔,那儿是如今的新摩王斩杀了无数族群之后,溶血成池,用生命之力祭祀,从而召唤出了失落的奎师那天神意识来,并且从血池之中召唤出了二十一度母,重建摩门;但实际上摩门教的总坛在天门崖之上、那通天河的旁边,以前的血池之中,便有一颗五彩补天石,从里面召唤出来的度母实力无比恐怖,远比今日的强大许多,只可惜给人撬走了……”

  杂毛小道眯着眼睛,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摩门教得到了五彩补天石,就会返回原来的总坛,重建当日的风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