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0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楚天齐消除隔阂的过程,要比董梓萱预想的顺利的多。随即她更加认识到自己以前做事太过分,也充分感受到了楚天齐的胸襟宽广。于是,就更想着要帮楚天齐忙,让他能够入了柯兴旺法眼,最起码不要对立。
  设计的挺好,前面环节进行的也很顺利,只是从时间点上出现了一点偏差。本来,按照柯兴旺说法,董梓萱估计他会在六点十分以后回来,而柯兴旺却在不到五点五十就赶了回来。柯兴旺提前赶到,就把董梓萱要和楚天齐讲说见面事宜的时间挤掉了,但这也没让董梓萱太过担心,她觉得楚天齐没有不想和县委书记修好的理由。
  刚一见面时,两位主角的表现,有些出乎董梓萱意料。她看的出,楚天齐对柯兴旺突然到来的不适应,在起身说话的环节有些礼数不周。同样柯兴旺也没有把楚天齐当做她同学看待,而是完全一副上司对下属的嘴脸,甚至更过一些。
  看到这样情形,董梓萱积极打圆场,并且顺利把话题引到要柯兴旺关照楚天齐上。虽然柯兴旺小小矜持了一番,但总算给了自己面子,让楚天齐去参与组织部的一个小组。事情发展到这步的时候,董梓萱松了一口气,因为柯兴旺松口了,同意了给楚天齐机会。
  可是,让董梓萱万万没想到的是,楚天齐不但没有去抓这个机会,反而表示了“不适合”,其实就是明确的拒绝。她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做,难道就因为不能释怀那个关于“过节”的传言?意气用事也得看对方是谁,他可是你楚天齐的顶头上司呀!她想不通,实在想不通。好在她又和柯兴旺软磨硬泡,最终柯兴旺同意给楚天齐二次回答的机会。于是,她才要及时再做她的工作。
  时间已经九点多了,董梓萱决定再试一试,如果还打不通,那就只能明天了。于是,她又重播了那个号码。
  楚天齐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九点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出充电器,赶紧给手机充上电。他今天又喝了不少酒,一是因为和雷鹏喝酒从来都没少过,二是他今天喝的是闷酒。尽管心里不痛快,但在喝酒的时候,暂时还是把那些杂事抛到了脑后。
  只是一回到宿舍,那些不愿意去想的事,又涌了上来。一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困难,他感到很无奈,甚至有一些无助。他多么希望她能来个电话,能给自己一些建议,那怕就是几句不咸不淡的安慰,也能让自己增添一些力量。所以,他才第一时间给手机充上电,仰躺在床*上,期盼着那个熟悉的号码能够打来。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噌”的坐起来,“嗖”的一下窜到地上,一步跨到充电的地方,拿起了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后,他心里凉了半截,根本不是自己期盼的那个号码。这个号码倒也熟悉,刚在四小时前响过。他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董梓萱的声音:“楚天齐,终于打通你电话了,去哪了?”
  “有什么事吗?”楚天齐的回答不冷不热。
  董梓萱叹了口气:“哎,今天那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错过了?”
  楚天齐“哼”笑了一声,没有答话。
  “有个性不是坏事,但在有些时候却不是好事。”董梓萱的声音很是语重心长,“你因为什么,要那样回答?”
  “没什么,我只是说出了我的真实想法。”楚天齐慵懒的说。
  听到楚天齐竟然是这样的态度,董梓萱很替他着急,就语气很急的说:“你难道就因为那个所谓的‘过节’传言?这也太意气用事了吧。再说了,你和我都能消除隔阂,为什么和一个没有直接交锋的人就不能交好呢?何况那个人还是你的绝对顶头上司,你不想在玉赤县官场混了?”
  虽然董梓萱是好意,可在楚天齐听来却那么刺耳,便不客气道:“怎么,他还能把玉赤县一手遮天?我倒真要拭目以待了。”
  “楚天齐,你怎么好坏不分,又扯哪去了?”董梓萱埋怨着,然后又平心静气的说,“柯书记已经同意了,今天那事,你还可以再重新选择一次。”
  楚天齐大笑:“哈哈,好像他还挺大度啊!你告诉他,我不需要,就是给我一百次选择,我也是这个答复。我不能为了自己太平无事、为了升官,就出卖良心,就做那不仁不义的事。”
  “楚天齐,不就是一个组织部的临时工作吗?不去也没什么,也不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吧?”董梓萱的情绪也很激动。
  楚天齐针锋相对:“我上纲上线?董科长,董同学,你打听打听,是我是非不分,还是某些人要上纲上线,排除异已。”

  “你……”董梓萱从对方的话中,似乎也听出了一些东西,尽管她还不太清楚,但她相信他肯定有他的理由。于是,长嘘了一口气,耐心的说:“楚天齐,我这完全是为你好,你是在玉赤县混官场,他可是玉赤县的绝对大佬。为了仕途,为了前途,你为什么就不能退一步,为什么就不能忍一时呢?”
  楚天齐又是一阵大笑,笑声很是苍凉,笑过之后,他有些落寞的说:“董梓萱同学,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一点都不怀疑你今天的动机,我从心里感谢你。我深知忍让的必要,而且这几年也忍让了很多,我并不是一根筋。但有些事情不是忍让的问题,而是原则的问题,绝不能模棱两可,更不能混淆事非。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首古体诗中的句子——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你的好意我心领,也请你不必费心了。”说完,楚天齐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另一方的董梓萱,尽管还不知道楚天齐何至于“上纲上线”,但她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了。她不禁暗暗自责,自责自己的玉赤之行,自责自己让本来缓慢发展的矛盾,要提前爆发了。
  把手机继续充上电,楚天齐一边等着那个期待的电话,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
  刚才在回答柯兴旺时,态度很坚决。在回复董梓萱关心时,语气也很干脆。楚天齐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只是有一点遗憾,遗憾没能找出一个既表明立场,又不至于把人得罪到家的方法。
  之所以拒绝的这样不留余地,楚天齐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他充分理由的。因为他已经提前听说了这个小组,也知道这个小组是干什么的,只是那时他还把这当成是一个传言而已。他认为柯兴旺刚到时间不长,还需要一个揽权的过程,应该还不会急着操作此事。
  在传言刚出来的第一时间,宁俊琦就打来电话,告诉他县里要成立一个总结小组。这个小组,是柯兴旺在县委常委会上提议成立的,并且已经在一定范围进行了传达。宁俊琦还告诉他,总结小组可是非常厉害的,可以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明着是总结人事制度改革的得与失,可实际却是给这两年的人事改革挑刺,总结人事改革的黑材料,彻底否定两年来的人事改革工作。而这项工作,当时的倡导者和推动者就是赵中直。并且听说柯兴旺已经找一些人私下进行过谈话、面授机宜,好多投机“积极分子”纷纷表态拥护,并表示希望参与这项工作。

  日期:2016-10-16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