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被从市委办给踢到老干局之后,严红军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但慢慢地也把心态调整过来了,还自我安慰工作没那么忙对身体有好处。上班事情不多,下班后应酬更不多,早起可以打打太极拳,晚上能够找人下下棋聊聊天,按时睡觉,不必操心这儿担心那儿。这心一放宽呀,整个人就有那么几分不染尘俗的味道了。
  在官场上体会过手握大权受人尊敬的感觉之后,再被打入冷宫,是个人都会怀念往日风光的岁月。
  严红军说这话,有几分真实,更多的却是无奈。刚才听到张文定说东山再起,他还是热血沸腾了一下,但马上又看清了现实。在官场上像他这样被遗弃又没根没底的人,又有几个能够东山再起的?

  在这个跟红顶白墙倒众人推的社会里,谁会闲得没事了去学雷锋拉别人一把呢?官场上下来了想再上去,难于上青天啊!
  这种情况张文定也是了解的,所以一时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安慰话来,沉默了。
  严红军见他脸上神色有点不自然,便开玩笑搞活气氛道:“看你这发展趋势很不错,又是搞招商工作的,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就认识了个大人物呢?啊?哈哈,要是有省里或者京城的大领导发句话,我这个小小的处级干部调整个工作,还不是简单得很?文定啊,舅舅以后可就看你的了。”
  张文定刚想说省里或者京城的大领导隔得也太远了,可心里猛然一颤,一道灵光闪过,奥迪车里的那三张京城市政府、石盘省委、石盘省委五号院的通行证就在脑海里翻腾起来,紧接着,武老爷子的身影也在脑海里浮现。
  他不禁冒出一个念头来,或许,我还真跟省里或者京城的某个领导扯得上点关系呢,不过有点可惜的是,不知道人家是什么职位。
  “文定。”严红军见张文定突然发起呆来,喊了一声。
  “啊。”张文定回过神来,语带激动地说,“舅,我要认识了大领导,一定帮你说话!”

  严红军听到这话心里还是很受用的,只不过他也仅仅以为这是外甥安慰舅舅的意气话,没有当真。他怎么也不认为自己这个外甥会有机会跟省里的大领导打交道。
  “你有这份心就好。”严红军欣慰地点点头道,“刚才你打电话说有事问我,什么事?”
  在来市委的路上,张文定曾经给严红军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在单位上班这才直接过来的。
  张文定下意识地往门外看了看,低声说:“是这样的,最近市里有没有什么情况?就是跟开发区有关的情况。”
  “嗯?怎么了?”严红军皱了皱眉头,喝了口茶,然后两眼盯着张文定,“你跟我好好说说,开发区是个什么情况,你又从哪儿听到了什么风声?”
  张文定便把武玲过来随江玩,然后徐莹不停地催着要他尽快把武玲搞定的情况大致上说了一下,再把今天中午在素柳园吃饭时徐莹的话学了一遍。当然,他只说武玲是自己朋友的朋友,搞投资公司的,没说武玲跟他师父吴长顺之间的关系。
  不是他想对严红军保密什么,而是别人的私事,他不喜欢随便对其他人讲。

  严红军听完后沉吟了一下道:“我问一下。”
  说完,他当着张文定的面打了两个电话,电话打完之后,他脸色就有几分凝重了,看着张文定,却没说话。
  张文定刚在一直听着他打电话,知道他已经问到了些情况,心里就跟猫抓似的,眼见他半天不肯说话,忍不住就开口相问:“舅舅,到底怎么回事?”
  “情况比较复杂。”严红军翻了翻眼皮,眉头就皱了起来,过了几秒才继续说,“你跟徐莹也算是打过不少交道了,觉得她这个人怎么样?”

  一心等着听内幕消息的张文定愣了一下,没料到严红军突然抛出这个么个问题,略作沉吟,开口道:“徐主任很有能力,我跟着她学到了很多东西。”迟疑了一下,他又继续道,“还有一点,她这个人做事比较公正,有点对事不对人的意思。”
  严红军点点头:“她的能力确实是有的,能够提拔你当招商局的局长,确实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啊。”
  张文定听懂了舅舅这话的意思,舅舅是被高洪整了的,而徐莹是高洪的人,却能够为了工作而提拔他张文定,证明她这个人还是有相当气量的。
  “我也没想到。听说当时在会上,钱主任强烈反对,是徐主任坚持,最后我才当上这个局长。”张文定点点头说。
  “徐莹很看重你啊。”严红军长吐一口气,身子往后一靠,闭上双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重吗?张文定不敢断言。

  他和徐莹之间,并不仅仅只是上级下属的关系,他们之间还有更深入的关系呢。然而层关系,他却没法告诉别人,哪怕是亲舅舅,他也不能说。
  过了大约半分钟,严红军睁开眼睛,把今天上午市政府里市长碰头会上发生的事情大致上说了一下。
  在官场上,很多东西都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市委常委会上的决定,刚散会可能就会被迅速传播。今天市长碰头会上的异常,上午就在政府大院传开了,市委这边也有不少人听说,严红军要打听这个情况,实在是太容易了。
  “有投资商要到开发区投资酒店?”张文定眯了眯眼睛,“这事我一点都没听说过啊。难道是钱主任拉来的那个投资商?”
  他想起了那天陪黄欣黛去山上的时候接到钱棋胜的电话,然后第二天听白珊珊说钱棋胜找了个投资商过来,他问过钱棋胜是搞什么投资的,钱棋胜没告诉他。
  严红军暗暗摇头,这小子还是太嫩,眼睛只盯着自己面前的那点事,听个话都听不出重点。两片嘴皮子一搭一分,啧了一声,他摇摇头道:“文定,你没听懂我的意思。”
  “嗯?”张文定睁大两眼,回想了一下刚才舅舅说的事情,他突然醒悟一般地说,“我知道了,市里面对开发区有意见了,想把开发区的地皮拿出来卖开发房地产。难怪呢,徐主任急得跟什么似的。不过我就奇怪了,那个投资商也有意思啊,直接就要一块地!现在的土地交易不都是拍卖的吗?他直接要,开发区也没人敢直接给他啊。”
  “方法是死的,人是活的。”严红军摇摇头道,心想这小子到底是位置太低,没站到一定的高度,自己说得那么明白,他都没听出来那是副市长在碰头会上挑战市长的威信,更别说想到这里面隐隐约约还露出来了一丝市委陈书记的影子。
  日期:2016-10-15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