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我马上打电话。”张文定点点头,给武玲打了个电话,得知她明天上午走,便说今天晚上要在山下宴请她,她倒是没有推辞,很痛快地答应下来了。
  张文定电话一挂断,徐莹就说话了:“交给你个任务,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圣金鲲投资公司来我们这儿投资。投资额度不少于乐泉公司的,当然了,越多越好。你要记住一点,要快,尽快!”
  “主任,这个不是我想快就快得了的啊。”张文定叫了句苦,马上又换种语气道,“现在就快到年底了,咱们还是慢慢磨,稳打稳扎,这样子更有把握。等到翻过年,拉来的投资就能充明年的任务了,再说,人家投资商就算有意投资,恐怕也不愿意在年底的时候投啊。”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徐莹手指在桌子上扣了扣,长吐一口气道,“时不我待啊......”

  张文定眼神一凛:“怎么了?”
  徐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是不是上面对管委会的工作不满意?”张文定再问。
  徐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你别管那么多了,把工作干好,争取尽快落实圣金鲲的投资。”

  听到这话,张文定就马上就一脸不痛快地嚷嚷了:“市里面搞什么名堂?主任你一来,咱们开发区马上就有了新气象,乐泉公司也是在你的主导下才落户随江的,这么有名的公司以前咱们开发区可是一家都没有啊!啊,还有,他们第一期的投资就是三个亿,三个亿啊,去年我们开发区整整一年拉到的投资连两个亿都不到!市里怎么......”
  “好了,牢骚话就不要说了。”徐莹和颜悦色地打断张文定的话,摆摆手道,“市里有市里的考虑,我们努力做好我们的事情就行了。组织上有组织上的考虑,我们有成绩了也不要骄傲。”
  “这不是骄傲不骄傲的问题,这明显是市里有人故意为难你嘛。”张文定一脸气愤的表情道。
  “过了啊!”徐莹脸一沉,看着他道,“我不想再听到这种话。”
  张文定就不说话了,气愤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满脸委屈和不甘。
  徐莹见张文定的神情不似作伪,想到他毕竟年纪轻,而且心里也是喜欢自己的,为自己打抱不平应该确实是出于真心,再加上还需要靠他去谈圣金鲲的投资,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起来,语重心长地说:“文定啊,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但不要冲动。你还年轻,说话做事之前都在脑子里多打几个转转。冲动是魔鬼啊!在我面前你发发牢骚说两句不当的话,我听过也就算了。到外面千万要谨慎,当心祸从口出。”

  张文定不知道她是不是话里有话,在批评自己刚才说话不经大脑的同时,也在暗示自己办了她的事情做得不应该。他没去细想,一脸受教的表情点头道:“我记住了,谢谢主任。”
  徐莹点点头表示赞许,扬了扬下巴说:“好了,走吧。”
  “哦,好。”张文定连忙站起来,刚抬了一步脚又停下,试探道,“主任,市里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市里的事情,你应该问市里的人,我怎么知道?”徐莹反问了一句,提起包往外走去。
  出了素柳园的大门,徐莹再次叮嘱张文定下午一定要想出个可行的投资计划出来,晚上好拿去说服武玲,在张文定的应答声中,她拉开自己的车门,坐了进去,黑色的帕萨特快速移动,扬长而去。
  张文定等着帕萨特汇入车流直到从眼前看不见,这才钻进了奥迪Q7的驾驶室。

  坐在里面,他没忙着走,而是在想着刚才出包厢的时候徐莹所说的话,她是不方便面告诉自己有什么情况,却暗示自己找别人去问吗?
  市里的事情应该问市里的人!
  自己在市里也就认识舅舅啊,可舅舅现在不是市委办主任,而是一个被边缘化了的老干局局长,市里真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应该没那么快了解到吧?不过也难说,毕竟他在市委办干了那么长时间的主任,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关系的,大事上不一定帮得上忙,打听点小道消息应该还是有点靠谱的吧?
  带着一肚子问号,张文定驱车奔向市委而去。
  老干局虽然是归市委组织部管的,办公场所就在市委里面,但却没有和市委组织部共用一幢楼,而是跟市档案局两个单位共用一幢办公楼,楼是九十年代初建的,看着比较旧了。这地方离挂着市委和市纪委牌子的办公大楼不到一百米远,离常委楼稍远一点,在一片绿荫掩遮中显得有几分幽静,低调得正如这楼里的两个单位一般。

  除了进常委楼和办公楼要在门口登记之外,随江市委的院子里车进车出人来人往是没人检查的。当然了,如果是一大群人,那肯定会引起关注的。
  张文定一路畅通无阻地将车开到了老干局的办公楼前停下,发现这儿居然只有两台车,跟市委办公大楼前白天车位最多不会空出两个的情景相比,还真是天上地下。
  这幢楼里是没有门卫的,张文定以前来过这儿,一路奔上三楼,来到老干局局长室外,见门开着,敲了两下也没等里面的人回话,直接就走了进去。在严红军面前,他一直都很惯的,却也一直都很尊敬严红军,这跟严红军从小就教育他疼爱他有关。
  娘亲舅大嘛。
  “舅舅,看你这精神是越来越好了。”张文定一见到严红军,就笑着来了这么一句。
  “不越来越好你还希望我越来越差啊?”严红军看了他一眼,笑着回了句。
  “哪儿能呢,我是看到你精神好,我高兴啊。”张文定笑呵呵地说。
  “喝水自己倒啊。”严红军坐在办公桌后面,没有站起来的意思,看着他说,“最近工作怎么样?”
  张文定拿起严红军面前的茶杯,走到饮水机旁将面里加满,然后又放到严红军面前,他自己不口渴,则没有倒水喝,一屁股坐下,笑着说:“工作还不就那样,事情天天在干,但总也干不完。”
  “到底是当了局长的人,说话都不一样了。啊。”严红军笑着道。
  “舅,你就别取笑我了。”张文定脸上就有几分不好意思,心里却又有几分得意,“什么局长不局长的,也就叫得好听,实际上只是个副科级。”

  “副科级怎么了?你也不看看你才多大,才参加工作多长时间?”严红军脸色一正,语重心长道,“你别以为副科级小了,啊,放到乡镇里,起码也是个副乡长副镇长!你知道多少人干了一辈子工作,不说副科级,临退休了连个副主任科员都不是。文定呐,好好干,不要急,一步步走踏实。我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以后就看你的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里很不好受,安慰道:“你现在也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肯定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严红军眼神一亮,但随后又摇摇头笑了:“你呀,就别宽我的心了,我也看开了,就那么回事。有机会要好好把握,不用总是挂念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