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眨眨眼,深吸一口气,他抛开脑海里那些极具诱惑力的画面,锁了车扶着徐莹往楼梯口走去。
  扶着一个微醉的人上楼梯,其实不用费太多的力,至少微醉的人知道走路。然而张文定和徐莹之间毕竟有过了肌肤之亲,他搂着她,温香软玉在怀,随着上楼时走路而引起的身体接触像是个火星子似的,点燃了他内心里那蠢蠢欲动的渴求。
  上到五楼的时候,张文定感觉到自己没多少定力了,心想不能再犯错了,就送她到这儿为止,不进她家门了。然而看到徐莹拿着钥匙几次都没插进锁孔,他这个念头就不见踪影了,帮她开了门,扶着她进门,关好门,没在客厅停留,直接进了房间。
  房还是那间房,床也还是那张床,入眼的场景与张文定记忆中的画面相重合,他禁不住有些恍惚,突然用力搂紧了徐莹,低头嗅着她的发香,轻声呢喃道:“莹姐。”
  “嗯。”徐莹轻轻应了一声,微闭着眼,任由张文定抱着。
  “我喜欢你。”张文定凑到她耳边说。
  “嗯。”徐莹还是轻轻从鼻子里哼了哼,身子似乎有点发软。
  “我想亲你。”张文定又说了四个字,没等徐莹回应,便张开嘴,将她柔软的耳垂含住了。
  徐莹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张文定像是受到了鼓舞一般,说:“莹姐,我要你。”
  “不要。”徐莹说得欲拒还迎。

  “就要,我就要!”张文定低吼一声,猛地抱起她倒在床上。
  徐莹没再说话,身体软了下来。
  当所有的激情完全释放,冲动也随之冷却了下来。张文定看着徐莹,心里涌起一股后悔和内疚的感觉,但却没有像上次那般害怕。
  长吐了一口气,他说:“莹姐,对不起......”

  “你又想说太喜欢我太爱我了所以情不自禁是不是?”徐莹冷笑着问道。
  “我知道你不相信,可事实,事实就是这样。”张文定说得心虚不已。
  “无耻!”徐莹猛然扬起手掌,往张文定脸上抽去。
  张文定手一抬,便拦住了她这一巴掌,身子一翻,下了床。他是对自己做的错事感到后悔,可不代表希望被徐莹扇耳光。
  他看着她,皱起眉头道:“莹姐......”
  “滚,你给我滚!”徐莹神情激动,挥手大吼道。
  张文定看着她这愤怒的模样,一时间觉得很难以理解,刚才她没反对,怎么事儿一结束,她就这么一幅深恶痛绝的样子呢?
  这脸变得,那真比翻书还要快。
  在心里叹了口气,张文定开始穿衣服,边穿边说:“莹姐,我不管你怎么看我,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要恨就恨吧。说别的都没用,我道歉你也不会接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拉投资,你放心,圣金鲲投资那边,我一定会想办法搞定!”

  徐莹没理他。
  张文定穿好衣服,却并没有马上离开,他看着她,心中有许多劝慰的话想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良久,他看着徐莹那双眼紧闭的脸,蹲下身子,凑近前说:“莹姐,如果打我几巴掌能够让你好受一些,那你就打吧,我不挡,也不躲,你就是把我的脸打肿,把牙都打掉,我也心甘情愿。”
  徐莹睁开眼,冷冷地说:“我不想看到你!”

  张文定看着徐莹,从她眼里看到了冷漠和恨意,好像还有一层雾气,他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快哭了,可心里却微微一颤,不敢也不愿再和她对视,欠疚而温柔地说:“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早上过来接你。”
  说完,他站起身,往外走去。
  听到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徐莹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下床,走到到卫生间放热水冲澡,不用洗发水淋浴液,只是任由水流自上而下冲刷着自己。
  她不是想洗去什么,没那个必要。她只是单纯地想冲一冲,再冲一冲......

  张文定下了楼,抬头看了看五楼徐莹房间里的灯光,有心再上去一下,可想想还是作罢,打开车门坐进去,没忙着发车,细细回想了一番刚才自己突如其来的冲动,眉头就皱了起来。
  自己骨子里是一个邪恶的、一跟漂亮女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想把人家推倒的se狼吗?可是为什么跟黄欣黛一起的时候再冲动再热血沸腾,却从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呢?两次做错事都是在徐莹身上,那应该就不是自己的问题,最起码,不全是自己的问题吧?
  乱七八糟地胡想了一通,张文定在心里把自己主观的过错和责任找了些理由来中和,心里好受了许多,打火发车,将车窗落下,探出半个头再望了一眼五楼的灯光,便开车出了粮食局宿舍,奔自家的小院子而去了。
  第二天,张文定起得很早,打了套拳后快速冲了个澡,开着车往粮食局宿舍去接徐莹了。他连早餐都没吃,准备挨了徐莹的骂之后再去吃,这样做虽然不会让徐莹感动,可他觉得让自己难受一下,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哪怕这惩罚相当的微不足道。
  然而徐莹并没有骂他,只是叫他打车去上班,然后她自己钻进了驾驶室,落下车窗,像是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着他道:“武小姐那边,你要尽快谈妥,越快越好!”
  “好的,我马上去谈。”张文定回答道,语未落音,徐莹的车已经开动了。
  “靠!”张文定忍不住轻轻骂了一声,然后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往武玲她们所住的酒店而去。
  他听出了刚才徐莹话里的急躁,联想到昨天晚上她司机都没带一个人奔上山到紫霞观面见武玲,他觉得似乎应该有些事情要发生了。
  赶到酒店的时候,武玲还在睡觉,倒是武云和黄欣黛二人已经起了床,正准备下楼吃早餐,见到张文定过来,也不准备在酒店吃了,要他带着去吃随江这边的最好吃的本地口味早餐。
  “最好吃的地方啊,那都是小店子,卫生环境不达标啊。”张文定目光在武云和黄欣黛脸上扫过,略有几分为难地说,“带你们去那种地方,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好吃的东西,往往都在小店子里,场面一大,再好吃的东西也像是少了点味道。”黄欣黛笑着道,“还记得学校外面那间小店吗?也同样卫生条件不达标,我常去那儿吃。”
  “走,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武云在一旁附和着,看了一眼张文定,冷哼一声道,“走啊,我们都不怕,亏你还是个大男人呢。”
  “丫头,没看出来呀,像你这种大小姐居然还知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句话,奇怪,实在是奇怪!”张文定笑道。
  武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真是少见多怪,从小就听我爷爷说。”

  张文定顿时明白了,武青松武老爷子可是战争年代过来的人,吃过苦的,在身居高位之后面对自己的孙女能够说出这话,不得不令他肃然起敬。
  几个人去吃早餐,开的自然是黄欣黛的奔驰车。在车上,张文定问了些有关圣金鲲投资公司的情况,这真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那个看上去无比奔放的便宜姐姐手中居然掌握着那么大一家公司,难怪徐莹对她那么客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