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76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还用说啊,那李董事长当然是愿意啊,他就笑呵呵的说:“市长,我一天到晚做梦都在想钱呢,怎么可能不想赚啊,你就说说看,怎么个赚法。”
  华子建很直接的就说:“你现在手上的闲钱可以拿出多少,可以挪用多长时间,我先计算下。”

  这李董事长和赵副董事长两个人一阵的合计,李董事长就转过身来对华子建说:“要是短期的三千万没问题,要是时间长点,使用两三个月的话,可以拿出来一千二百万的样子。”
  华子建听了也就感到很满意了,一千二百万已经不少了,他就说:“我来指条财路,但有了收益,你看我们市里是不是也可以分点,呵呵,呵呵。”
  那李董事长和赵副董事长一听,搞了半天他不是自己要啊,是给市里挣钱,有点惋惜,但也有些敬佩的说:“这钱是大家挣的,你出主意,我们出资本,给市里那是应该的,市长,你说给多少吧?”
  华子建到还不好说了,想多要点,但人家出的是真金白银,多了似乎不大好,想少要点,但市里真的钱老紧张,少了心不甘,他犹豫起来。
  到是那赵副董事长有些个急了,他就说:“市长,你就说个数吧,我们知道你也不是为自己,那我们也可以做一次贡献,多赚点,少赚点也没关系,你直接说。”

  华子建也是牙一咬,就踹个脸厚说:“我想要个四六开,但感觉有些过分,那就按三七开怎么样,我们柳林市政府拿三,你们拿七。”
  要以赵副董事长的脾气,那就准备说四六开了,但李董事长到底是生意人,他可不是为做善事来柳林市的,所以他是抢在了前面说:“没问题。既然是华市长发了话,那三七就三七,真要赚大钱了,除了三七分成,我们也会给华市长一定的考虑,你看这样如何。”
  华子建也就没什么可在商量的了,只要有钱,那其他的多点少点都合算,反正自己做的是无本的生意,他就点头说:“好,你们回去准备好钱了,给我一个话,我们就开始运作。”
  那李董事长接口就说:“钱在账上,随时可以取,不过华市长,你是准备拿这钱做什么生意,可以提前说下吗?”
  华子建也就不好在隐瞒了,说就说吧,自己到也不怕,他们都在自己的地头上,只怕也没有多大的胆子来吃独食,他就说:“我的到了一个消息,黄金可能要涨价,我们就那这钱来购点,放几个月看看,只是这消息你们要严格的封锁,柳林市就这么大,消息传出去了,只怕抢的人一多,那价格就下不来,我们也就只有放手不做了。”
  这李董事长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有点担心的问:“我们买这么大的数量,那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华子建说:“光在柳林市买当然会引起注意了,我们分散开来,到其他地方都买一些,黄金买了,我来和银行商量,交点保管费,就存银行的金库。”
  三人商量妥当,也就各自分头去联系了。
  第二天,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就安排了财务人员,陪着李董事长一起,到处去买黄金去了,路上也怕出个意外,华子建就让柳林区公丨安丨局的蒋局长,安排了两部警车一路的押运,李董事长当然要找一个合理的借口了,就说自己工厂的高温炉里要用些黄金炉条,所以赶急买些。
  他们除了在本地买了些,又到了一趟省城的几个金店,本来还以为这一千多万要买多少,最后一看也没多大的几堆,这一路就返回了柳林市工行,华子建早就和李行长商量妥当,也不用开箱检查了,密封条一贴,就直接进了他们的保险库里。
  剩下的时间那就是等待了,慢慢的等待那黄金的价格朝上涨。
  忙完了这件事情,省纪委关于葛副市长问题涉及的其他干部名单也传到了韦书记手里,看着这一长串的名单,韦书记的手都有点发抖了,他的心也在抖,自己在柳林市治理了四,五年,现在的问题竟然是如此之多,自己对干部的教育和管理看来彻底的失败了。
  从市委吕副书记,再到葛副市长,这一个个的出了问题,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想推个责任都没地方推,都是自己管理的松懈和失误。 .
  韦书记想到这,头上的汗水也是一颗颗的滚了下来,多少个像他这样的干部,都是因为管理不善,治下不严,最后落得个丢官罢职,自己这问题也够大了,要细算一下,真是免职都不算什么问题,看来自己过去真的失误很多,如果省上没有李省长,如果自己不是李省长的嫡系,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韦书记不得不把华子建叫过来,和他一起商议对这些人员的处理意见,他知道,现在葛副市长也出事了,自己在柳林市的一贯正确性已经受到了广大干部的质疑,现在他必须要拉住华子建了,不然只要有一个人大胆的跳出来和自己对垒,自己就会形成墙到众人推的局面。

  当然,这也许是他谨慎的考虑,未必真会有人站出来指责他,但如果是华子建站出来,他在那么的振臂一呼,那是一定可以把他按翻在地的,所以华子建现在既是他最大的威胁,也是他最大的保护伞,只要华子建没有进攻,那其他人是不敢随便动手的。
  华子建接到他的电话很快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看到韦俊海书记的脸色不是太好,估计韦书记是遇上什么麻烦了,他也就不敢随便的开玩笑说什么,老实的坐了下来。
  韦书记虽然心里很沮丧,但他不能让这样的情绪表露出来,他必须显得很坦然,显得很轻松,这点现在是很难做到,那就尽可能做的好一点吧。
  韦书记也坐了下来,没有说话,只是把省纪委的通知递给了华子建,华子建多少也已经估算到是那事了,但还是接过来很仔细的看了一遍,里面涉及了好几位局长,还有一两个县长,华子建看完也没说什么,轻轻的把通知放在了茶几上。
  两人沉默了片刻,韦书记就问道:“省委让我们拿出一个处理的意见来,你有什么看法?”
  华子建本来也是想和他谈这个事情的,在省城的时候,乐世祥是专门就这个问题给他做过交代的,他心里也早就有了处理意见,只是这两天光顾着倒腾黄金,还没来得及和韦书记坐下来说起这个事情。
  现在华子建见韦书记问的他意见,他也知道这事情必须要解决了,华子建也就没怎么多想的说:“对这里面几个性质恶劣一些的,我们就不要手软了,反正是上面也知道,保也保不住,对一些被动犯错,和情有可原的,我们就开一面,做处分教育,不要一棒子打死,你看这样处理如何?”
  韦书记也当然是希望如此,但他有他的担心,一个是过去自己老是这样处理问题,怕这次手太软,以后这样问题又出现,再一个从这次上面的通告上看,措辞严厉,只怕是处理轻了,上面不会答应,最后还要怪罪到自己头上,他很犹豫的对华子建说:“你这方式好是好,但我还是担心这样的处理意见,上面不会同意,一但驳了回来,那我们就很被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