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相对于董梓萱的震惊,柯兴旺的表情却依然如故。不过要是细心注意的话,当他听到楚天齐拒绝的时候,嘴角抽*动了两下。他觉得楚天齐可能会这么回答,但也觉得对方应该有所顾忌才对,所以无论对方回答“是”或“否”,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当他真正听到对方说出“不合适”,表示明确拒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中暗道:好小子,算你有种。
  “梓萱,看到了吧,不是叔叔不给你面子。”说到这里,柯兴旺直接冲着外面喊了一句,“服务员,点菜。”这意思很明显,我言尽于此,不想谈这破事,谈关于此人的破事了。
  董梓萱心有不甘,便继续替楚天齐争取余地:“天齐,不要着急给出答案,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可以再向柯书记汇报,是不是?”她最后的三个字,既是对楚天齐说,也是对柯兴旺说的。
  “谢谢美意,我已经考虑好了。”楚天齐说到这里,微微一颔首,“柯书记、梓萱,你们慢用,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
  听到楚天齐的话,柯兴旺嘴角再次抽*动了一下,但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对着董梓萱道:“梓萱,你先看看菜单,点几个顺口的。”

  董梓萱回了一句“随便”,又说道:“有事那就先回吧。”她的第一句是和柯兴旺说的,第二句是对楚天齐讲的。
  楚天齐点点头,冲着董梓萱一笑:“那我走了。”说完,走出了包间。
  董梓萱抬起头,看着楚天齐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她发现,尽管他的腰板故意挺的很直,可她却似乎从那高挑的背影中,看到了更多的落寞与无助。同时她的心中闪过了两个短句:厕所的石头、恨铁不成钢。
  尽管心中唏嘘不已,董梓萱还是帮楚天齐打着圆场:“叔叔,刚才他没有答应,可能是他感觉太突然,没有想好吧。他不知道你要来,我没和他提起过,突然看到你,他肯定是既激动又有些慌张。另外,刚才你给出的机会,对于身处丨党丨委办半赋闲状态的他,无疑于天上掉陷阱,想是他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幸福给砸晕了。”
  “梓萱,你这都是想像吧。一个二十好几的大后生,能连好坏都分不清?他可是各种‘先进’集于一身的人,刚刚不是还获得了省委党校‘优秀学员’称号吗?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不堪一击的话,岂不是表明这些‘先进’、‘优秀’授于的太唐突,或者说是太名不符实了。经你这么一提醒,我也不得不怀疑,以前的那些称号是不是经得起推敲了。难道相关领导也……哈哈,不能再说了,再说的话,我岂不是要犯错误了?”柯兴旺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这……此一时彼一时嘛!”董梓萱不死心,继续做着解释,“叔叔,他的性格就是那样,有时真让人受不了。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是也对他非常有看法吗?可是后来,在关键时刻他却救了我。对他这个人,需要有一个了解的过程。”
  “哎,梓萱呀,你的心太善良了,对于一个接二连三伤害你的人,竟然会这样维护。你的那次被救,难道就真是他诚心所为?不会是他碰巧赶上了,也或是还有其它说法?你呀太单纯了。”柯兴旺耐心的说着。
  听柯兴旺这么一说,董梓萱心里忽悠了一下,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疑惑,但旋即就否定了这丝疑惑。她可是把以前的事情想了多个来回,最终的结论是自己做事太过火,而楚天齐却是不计前嫌的人。同时另一个疑问又涌了上来:那他今天为什么会拒绝呢?就因为在乎所谓的过节,还是因为那所谓的站队问题呢?可不管哪种原因,是不是都有些太不值得了?
  楚天齐在离开玉赤饭店“岳阳阁”的瞬间,胸中是无尽的豪气:大丈夫岂能为五斗米折腰,廉者岂能受嗟来之食?
  可当楚天齐再次踏进县委大院,再次看到办公大楼上高悬着的国徽的时候,那种豪气瞬间消失殆尽。对方可是这个院子里的一把,是绝对的权威,当然不只是在这个院子里的,就是在玉赤县境内,他都是真正的大老板。
  得罪柯兴旺意味着什么?冷静下来的楚天齐当然明白。不往远了说,最起码在四五年内不得翻身,除非对方调走或有其他状况发生,但这和靠天吃饭一样的不可靠。那么从现在开始,或者说已经开始,自己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打击,自己的前途将充满了太多的不可知、太多的变数。
  “叮呤呤”,手机响了起来。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按下了接听键。
  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哥们,在哪呢?没回家吧?”
  “明天早上回,在单位。”楚天齐回话。

  “出来吧,喝两杯,我等你,就上次那地儿。”雷鹏说完,挂掉了电话。
  把手机装好,楚天齐向大院外走去。刚到大院门口,手机又响了起来,楚天齐只得停下来,拿出了手机。
  手机不响了,再一看屏幕,什么都没有。他这时才想起来,是手机没电了,本来下午要充电的,可是这么一忙活,就给忘了。没电就没电吧,也没什么当紧事,等回来再充。这样想着,楚天齐装好手机,出了大门,向目的地走去。
  董梓萱是在八点多的时候,离开“岳阳阁”包间的。本来她想早点出来,早点给楚天齐去电话,可柯兴旺是异常的热情,又让她吃螃蟹,又让她喝红酒的。本来自己就是来托对方办事的,虽然有父亲的面子,可自己也不能太托大。于是,她尽管心里着急,却也只能耐着性子吃喝着。就是这样,因为吃饭期间多看了几次手表,还被柯叔叔调侃“近墨者黑”,意思是自己和楚天齐一样,不给他情面。

  董梓萱晚上住宿也是在玉赤饭店,她一回到房间,就开始拨打楚天齐的手机,可手机里却总是那个冷冰冰的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怎么会不在服务区,难道回家了?应该不会吧?他的家可是在乡下的,这时候哪有班车?董梓萱带着疑问,还到楚天齐宿舍去了一趟,结果铁将军把门——锁上了,屋子里也黑着灯,显然他没在屋子里。
  回到住宿房间后,董梓萱再次拨打楚天齐电话,手机里还是提示“不在服务区”。她把手机放到一边,坐到沙发上开始想着今天的事情。
  今天楚天齐和柯兴旺能会面,董梓萱是导演兼演员。而两位主演——楚天齐和柯兴旺,提前都不知道剧情,更没有剧本,今天完全是本色出演。从出演的效果看,出乎了董梓萱的预料,主要是楚天齐的表态,她完全没有想到。
  按照董梓萱的设计,她想让两位主演会面,并最终要形成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她是四点半到的玉赤,到了以后就订的“岳阳阁”包间。她首先给柯兴旺打电话,当听说对方在乡下时,她才说自己来玉赤了。柯兴旺当即表态,立刻往回赶,估计在六点多的时候,能够回到县城。

  柯兴旺告知的回来时间,正好符合董梓萱的设计。她想的就是既让两位主角会面,又要提前做楚天齐工作,消除以前两人的隔阂,并让他能在接下来的会面中有所准备。于是,她在五点多的时候,才电话约了楚天齐。
  日期:2016-10-1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