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7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朋友啊,我知道了”。蒋梦蝶笑笑,扭着自己的水蛇腰回自己卧室了。
  秦墨看着丁长生,越看越觉得这家伙骗术简直是太高了,自己在来的路上对他建立的信心瞬间有瓦解的趋势。
  “我说的都是真的……”丁长生话音未落,手机响了,是刘振东打来的,说是有重要发现,要他尽快去一趟分局,他有事要汇报。
  丁长生此时别提多感激刘振东了,待会要好好表扬一下他,太会来事了。
  “那个,我单位有点急事,所以……”
  “你去忙吧,我们又不是小孩子,知道该怎么安排”。秦墨笑笑,说道,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但是其实心里早就恨得牙痒痒了。
  秦墨看着丁长生急着出去的样子就感到好笑,自己既然来了,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丁长生有其他女人自己是知道的,而且就这事自己父亲活着的时候还劝过自己,男人嘛,有几个女人是很正常的,他们需要的是新鲜感,但是女人的观感却恰好相反,但是这件事也不能一概而论,现在有的女人也同时和好几个男人保持关系,保养男人的女领导也不少(
  可是自己隐忍,并不代表自己可以纵容,秦墨如果对这事一点态度都没有,那么作为男人的丁长生也会感到不可思议,所以适当的介入是最好的表态。
  “看看我们的房间怎么样?”秦墨说着推门进了主卧室。
  这里一看就是丁长生的卧室,床上乱糟糟的,但是女人的小心思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秦墨仔细的检查了丁长生的大床,虽然乱,但是却没有女人的痕迹,这倒是惹那个秦墨有些意外。
  丁长生急急赶到白山区分局,没去提审室,而是去了刘振东的办公室,刘振东见领导来了,忙着沏茶倒水,丁长生坦然受之。
  “说吧,到底怎么了?”
  “丁局,这事怕是有些麻烦了,我亲自审问的那个家伙,他说他是受人指使的,而且还是我们自己人,在市局工作,这事怎么办?”

  “自己人?谁啊?谁的胆子这么大?”丁长生反问道。 .
  “跟着柯局的一个小丨警丨察,这个被逮住的家伙的确是长期在火车站附近扒窃的团伙成员之一,但是其他人都跑了,我们没捂住,这事接下来怎么办?”
  “和他说,打电话,把东西要回来,联系到市局那个丨警丨察的事不要往下查了,这事我来处理”。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这事你不能参合进来,这是我和柯子华之间的事情,所以你们参与进来不合适”。丁长生咬着牙点点头说道。
  现在想来,柯子华为什么那么及时的出现在火车站就好解释了,他让那些人偷秦墨的东西,这是不是意味着这后面还有招数没用完呢?
  刘振东点点头,没再说话  。
  “有新进展及时通知我”。丁长生起身说道。
  “嗯,好,还有件事,他还交代了其他的事,他说他在火车站时认出了你,还交代了一件事,说他的一个酒友在一起喝酒时吹牛说他们跟踪过你,上次你在小区门口发现的那辆车,我让人去跟着去了,但是跟丢了,没找到人”。(

  “嗯,找到跟踪我的人了?”丁长生皱眉问道。
  “还没有,我们准备今晚去抓,不过他倒是说了一句,那个人的后台很大,好像是叫贺飞的,您知道这个人?我来白山时间不长,但是黑道白道听这个人的名字听了不止一次了,还给我打过电话,要和我吃饭,我没理会”。刘振东说道。
  “贺飞?”丁长生一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凛,自己没找他,这小子倒是瞄上自己了。
  柯子华回到家后,没去办公室,站在阳台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自己今天安排的这事的确是有点冒险了,也没想到丁长生会插进来一杠子,而且想想最近和丁长生有关的这些烂事,每一件都是自己吃瘪,唯有孙传河的事自己走在了前面,但是这之后的事,每件事都是被动的。

  要想算人,就得事事走在前面,可是成功一心想要和丁长生修复关系,不可能和自己一起对付丁长生,而且他也不会同意自己和丁长生为难。
  人一旦要是迷了心窍,出的很多招数都是昏招,柯子华也不例外,他又想到了贺飞,要说恨丁长生最狠的人,非贺飞莫属,如果不是因为丁长生,贺飞很可能现在也是丁长生这个级别了,只是这一切的事情都是没有假设的。
  “喂,在哪呢?”柯子华拨通了贺飞的电话,问道。
  “柯局,这么有空,想起我来了,怎么着,请我喝酒?”贺飞此时端着酒杯躺卧在沙发上,在空调房里也算是惬意,最为惬意的还是跪在他下面忙活的两个小姑娘,豆蔻年华,但是却异常乖巧,口舌功夫更是了得,所以贺飞可谓是醉生梦死一样。
  “有些事想和你谈谈,在哪?”
  “你来我会所吧,从后门进,没人会发现你的”  。柯子华的小心贺飞是知道的。
  “好,我待会过去”。柯子华将烟蒂掐死在烟灰缸里,换了身衣服出去了,没开车,打车去的贺飞开的会所。
  柯子华到时,贺飞刚刚穿好衣服,看柯子华进来,摆了摆手,那两个女孩就出去了,柯子华回头看了一眼,这些女孩子看上去也就是初中生,这个贺飞,还真是敢玩。

  “柯局,有什么指教?”
  “给你提供了不少线索,但是没看到你有什么行动啊?”柯子华扔给贺飞一支烟,说道。
  “你还想我有什么行动啊,我派人跟了他半个月了,一点进展都没有,你提供的那个女人那里我也派人跟着了,但是也没发现丁长生去过那个女人那里,我怎么进展,你的信息是不是过时了,再说了,那个女人我见过照片,虽然丰润犹存,但是丁长生不会和那个女人有关系吧,倒是那个女孩是一颗好果子了”。贺飞添了一下嘴唇,说道。
  “是我了解他,还是你了解他?”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贺飞问道。
  “你还得盯着,不过,你要是手底下有人的话,不妨多派些人,丁长生不会忍很久的,肯定会露出来的狐狸尾巴,到时候你报一箭之仇的机会就来了”。

  “哼,一箭之仇?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这个杂种,实在是不杀不解我心头之恨,要是没有他,我会在这里?”
  “呵呵,这里不也挺好的嘛?”柯子华笑道。
  “怎么?你也好这口,好了,我这里还有一个最新鲜的,待会你带走吧,不过要小心点,我负责给钱,不过,你了解丁长生,你再给我提供点消息,我准备给扎个套,只要是进来了,就让他死在这里面”。贺飞咬牙切齿的说道。
  丁长生虽然不知道成功是不是在算计他,但是毫无疑问,柯子华一直都在找自己的茬,可能他们之间关系的分水岭就在丁长生在省纪委任职时到白山来查案子。(.

  但是自己也是为了公事,可是有些人就是公事和私事分不开,但是事实上,谁能分的清,等你真的把公事和私事分清时,有可能不是你进去了就是再无朋友亲人了,这就是人情社会最可怕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