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7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见这家伙是个老油条,大热天的,自己也不想让秦墨在这里陪着晒,所以也不废话了,等着刘振东一到,自己就准备走人了。
  “领导,这是怎么回事?”刘振东看着还在地上蹲着的人问道。
  “我朋友的包被割了,里面的钱包被偷了,这个人和那人是一伙的,你带回去问问,另外,这火车站是一个城市的脸,这么乱,谁还敢来白山,你这局长怎么当的,不抓点关键矛盾吗?”丁长生不满的说道,他调刘振东来,一来是为了自己有人在公丨安丨局好用,二来就是想让刘振东在这里打响了,好为下一步提拔做准备,刘振东不小了,再耽误几年可就真的没戏了。
  “是,我这就回去严查”。刘振东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
  “嗯,另外,这个人可能是个老油条,力道把握的好一点,只要弄不死就行,注意方式方法”。丁长生故意说得声音小了点,但是这个声音又恰好让那个人听得到,你自己心里琢磨去吧,今天老子的脸都被丢尽了。
  “行,领导,有你这句话,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刘振东和秦墨等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收拾起小偷回局里审查去了,这边丁长生和秦墨一起上车离开了火车站。
  “你准备让我住哪里?”秦墨问道。
  “这不是随便嘛,都随你”。丁长生说道。
  “那就住你家吧?外面不安全”。秦墨倒是不客气,一句话让丁长生犯了难。
  今天到这里了,明天继续吧。
  秦墨是多么聪明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丁长生的为难,本来不想再为难他,她从小就是这样,不喜欢给人添麻烦,但是一想,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还不是为了他,他有犯难的事,到底会是什么事?所以即刻就改变了主意。()
  “怎么?很为难?长生,你也知道,我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是你陪着我的,我的心里在想什么,你是知道的吧,你有什么为难的事,我和你一起承担好不好?我虽然是个女人,但也不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吧,在你身边,照顾一下你,给你出出主意,我想我还是能胜任的”。秦墨把自己说的很贤惠,但是丁长生却明白,再贤惠的女人也不可能容忍另外一个女人在自己男朋友面前晃来晃去,而要赶蒋梦蝶走,万一蒋梦蝶出点什么事,自己该怎么向她姐姐交代?

  算了,还是先回去再说吧,正好路上可以和秦墨说一下蒋梦蝶的事情,但愿秦墨能够想得开。
  但是秦墨还没见过不偷腥的猫,更没见过不对女人动心的男人,看丁长生说的信誓旦旦的,但是他和那个女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而且听丁长生的意思,那屋里还就他们俩,他们要是没事,鬼才信呢。 
  “事情呢,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要是信我,我谢谢你,你要是不信我,我,我也没办法,以后你就知道了”。丁长生笑笑说道。
  “信,我信你,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秦墨现在和以前大不一样了,秦振邦死后,她好像是一下子长大了许多,懂事了许多,大小姐的脾气也少了很多。
  丁长生笑笑,心想,这里面的意思到底有多少可信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能是赶紧转移话题道:“北京那边没事了吧?”
  “嗯,算是没事了吧,不过,你打过的那个人倒是经常在我们家附近转悠,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但是有闫荔在,他倒是没敢进过家门,感觉心里很慌,要是没有闫荔,我可是不敢在那里住了”。秦墨说道。
  丁长生知道秦墨说的是陈六,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守信用,自己让他照看着秦墨家,果然是没错。
  “没事,他不敢怎么样”。

  “可是麻烦还没完,我家里那几个叔叔伯伯怕是要和我打官司了,他们非得说我父亲当年和他们在一起收购过古董,所以现在他们要拿回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说让他们去告吧,真要是告了,到时候再说,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没天理了”  。秦墨气愤的说道。
  “看来那些古董还真是值不少钱,你不在北京了,家里没人能行吗?”丁长生担心道,但是又一想,有陈六盯着,应该问题不大,但要是碰到本事高超的贼就有点麻烦了。
  “应该是没问题的,家里那个密室一般人是打不开的”。秦墨说道。
  “嗯,那你来这里,是打算长住还是玩玩就走?”
  “你想我长住呢还是怎么着?”秦墨坐在副驾驶座上,扭头看着丁长生,问道。
  “这当然是看你喜欢了,你在这里长住也行,玩玩呢,也可以,但是我可能比较忙,没多少时间陪你”。
  “这没事,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可以自己玩,对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做点投资在这里,一来是为了赚钱,二来也是为了支持你的工作”。秦墨说道。
  “真要是支持我的工作,我倒不赞成你在这里投资,虽然我知道你有钱,但是那些钱都是你爸爸留给你的,你要想好怎么花,其实我倒是不建议你投资,你可以去国外游学,走一路,玩一路,学一路,想回来就回来,想走就走,做个快乐的人,我要是有钱,我也会选择这样的生活,不被羁绊在一个地方,人的一生太过短暂,而世界太丰富,即便是我们马不停蹄的去享受生活,经历的也只是微乎其微的一部分”。丁长生感慨的说道。

  “你真是这么想的?”
  “嗯,真的”。丁长生认真的说道。
  “那还不好办,你和我一起走吧,这个官不做也罢”。秦墨伸手抓在丁长生握档把的手,认真的说道。
  “可以,但是现在还不行,我还有事没做完,有些人还需要我,我做完这些事就和你一起走,你看行吗?”丁长生微笑着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这是秦墨第一次听到丁长生的承诺,虽然虚无缥缈,算不得一个承诺,但是他既然这么说,就代表着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这是秦墨单纯的想法  。
  其实,有时候,越是单纯的感情越是让人心醉,一旦参杂了其他的东西,渐渐的这些东西的重量将压碎本就脆弱的心,连同那脆弱的感情,都沉到了再也捞不起的心底。
  蒋梦蝶没想到丁长生会是在这个时候回来,自从自己住到这里以来,他都是一出去一天的,这烦闷的午后,蒋梦蝶吃饭吃了一身汗,于是洗了个澡,裹着一条浴巾刚刚走出去浴室,就听到了门口钥匙转动的声音,而且还没等自己回卧室,丁长生居然带着两个女人走了进来。
  于是四人八目相对,丁长生和秦墨闫荔三人看着裹着宝色浴巾,白色毛巾裹着头的蒋梦蝶,趿拉着一双红拖鞋。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蒋梦蝶非但是不躲,而且还指着丁长生很意外的问道。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这是我朋友,来玩的,要住在家里,你赶紧该进去穿好衣服”。丁长生很是尴尬的说道,一个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女人,居然在自己面前这么随便,你们要是没点事谁信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