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被罗伟良奉承赞美,她徐大主任的虚荣心会有些小满足。毕竟罗伟良英俊富有,三十多岁的年龄,正是一个男人最具魅力的黄金时期。
  很多女人心中都会有一个豪门梦,徐莹也不例外。香港罗家虽然不是传承了几百年的大世家,却也是近百年的豪门大族,罗伟良是罗家嫡系,这个身份对于很多女人来说,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徐莹虽然不至于说被罗伟良所吸引,可对于他的示好,却也不会反感。不过,她毕竟是市长高洪的情人,不想和罗伟良走得太近引起高洪的反感。
  对下属对同事好一点,高洪知道了只会认为她为了拉拢人心,可罗伟良就不同了。香港罗家嫡系子弟这个身份,对女人太有吸引力了,足以让别的男人一听到就在心里当成大敌,高洪若是听到些传言,那就难免不美了。
  身在官场,她分得清孰轻孰重!
  所以,她上次带着张文定一起去吃饭,就不无暗示罗伟良不要浪费感情的意思。

  这一次,罗伟良说是要回香港了,中午邀请她共进午餐,她便又拉上了张文定,以地方官员的身份对投资商,好断了他送一些接受了会引起误会不接受又有点伤感情的礼物的可能。
  可是,这些内情,她却不会对张文定细说,也没法细说。
  见徐莹不做声,张文定也不好再说下去,闷头开头,前方十字路口处,他闷不下去了,开口问:“莹姐,前面往哪儿走?”
  徐莹这才想起来还没告诉他地方,说道:“直走,浮云山庄。”
  浮云山庄在随江市南郊,巨灵江畔的一块小坡上,跟开发区隔得挺远。

  张文定暗想幸亏没自作主张左拐,却又对罗伟良腹诽不已,这姓罗的可真不是个东西,吃个饭跑那么远干什么?妈的想玩情调啊?
  靠,你特么地方选错了啊,到浮云山庄泡美女,不是好兆头,浮云啊浮云,老子保证你深刻地体会到什么都是浮云这句话到底有多**。
  “莹姐,等下如果要喝酒,我替你喝吧。”过了红灯,张文定冒出这么句话来。
  “不用了,你要开车,别喝酒。”徐莹看了他一眼,皱皱眉头淡淡地说,“注意一点,不要随便叫我莹姐。”
  “知道了。”张文定一脸委屈地回答,“现在不是没有别人嘛,在别人面前,我都是叫你主任的。”
  “没有别人也要注意,免得习惯成自然。”徐莹道。
  “是,主任。我以后一定注意。”张文定脸色一正,严肃答道,随后又关切地说,“主任,我包里还有海王金樽,你等下先吃两粒,护肝的。”

  徐莹脸上露出个微笑道:“谢谢。”
  见到自己的关怀被徐莹所接纳,张文定心里很是舒服,口无遮拦道:“主任,我说那个罗总也算是猪油蒙了心了,要在随江投资居然还想动你的心思。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看来他在香港是耀武扬威惯了,真以为女人就只知道要钱?”
  “嘴巴多!”徐莹脸一沉,冷哼道。
  张文定瞬间醒悟,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她这下是真生气了。他不由得有点后悔,好好地说这话干什么啊?这话一深想,不就是拐着弯说她为了权力才做市长高洪的情人吗?尽管自己本意不是那个,可难保她不会那么去想啊!
  唉,看来有点得意忘形了,居然犯了这么一个不该犯的低级错误。
  这种错误犯下了,是没法解释的,只要一解释,就坐实了他真的是那么想的了。所以,他干脆就闭紧嘴巴,专心开车。
  罗伟良站在浮云山庄五号楼的门前等了两分钟,便看到一台挂着京城牌照的兰博基尼开了过来,车上两个人,一个是他等的,一个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他不由得心中暗叹,有对手了啊!想把这个内地的美女官员搞到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个姓张的小子这么年轻就当了局长,而且上次开着奥迪Q7,这次开着兰博基尼,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

  当然,光这么两台车罗伟良还没看在眼里,他郁闷的是,这小子跟徐莹是同事,并且年轻帅气,而徐莹昨天叫上了他,今天又叫上他一起吃饭,个中意味有点深长,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姓张的小子太有优势了。
  徐莹没想到罗伟良会出门相迎,一下车就伸出手告罪道:“路上堵了会儿车,劳罗先生久候,真是罪过。”
  罗伟良握住徐莹的手道:“徐主任肯赏光,是我的荣幸,等再久都值的。徐主任,您今天真美。”
  徐莹笑吟吟点头道:“谢谢。”
  张文定见罗伟良好像没有松手的意思,便伸出手,笑哈哈说道:“罗先生您好,今天借咱们主任的光,蹭您的饭来了。”
  罗伟良心里对张文定不喜归不喜,但还是松开了徐莹的玉手,和张文定握在了一起,满脸堆笑地开口了:“张局长,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罗先生的风采令人折服,所以我不请自来,罗先生不怪我唐突就好。”张文定也笑眯眯地说。
  “张局长这样的贵客,我只怕请都请不到。”罗伟良说着松开了手,侧过身子,手臂一展,“两位请。”

  徐莹和张文定二人自然也客气了一下,这才一起进去。
  罗伟良今天是准备和徐莹两个人吃饭的,没有太过邪恶的想法,只是觉得有些话两个人的时候才好说,而且正如徐莹所担心的那般,他还准备好了礼物。可是现在加了个张文定进来,他的一番心思便泡汤了,礼物没法送,有些话也不好说,只能天南地北地胡聊一通,而张文定时不时地问几句有关投资的事情,又仗着自己是徐莹下属的身份对她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大献殷勤,弄得他闷了一肚子气。

  张文定在对徐莹大献殷勤的同时,又把罗伟良高高捧起,使得罗伟良心里恨不得宰了张文定可面子上偏偏还要微笑应付。
  罗伟良这一顿饭吃得相当没有滋味,吃饭的时间也就大大缩短了。看着张文定开车载着徐莹远去,他脸上的微笑化作阴冷,肌肉一阵跳动。
  “主任,我猜罗总现在脸色一定很难看!”张文定单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扯了扯自己有点发痒的耳朵,得意地笑道。
  “张文定,罗伟良要是不在随江投资,我唯你是问!”徐莹冷冷地说。
  “我又没不让他投资。”张文定觉得挺冤,嘀咕道。

  “你得罪他了!”徐莹发火了,声音一下提高了许多,“吃饭就好好吃饭,你捣什么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张文定知道自己今天吃饭时的表现让徐莹生气了,他其实也准备只是安心吃饭就好了的,可是真正坐到桌上,却又忍不住想在罗伟良面前表现出自己跟徐莹的关系特别亲近,仿佛那样子就像是在宣布主权似的——这个女人是我的,兄弟你就别费心了。
  看着罗伟良那忍着气却还要装出笑的脸,张文定觉得格外痛快,他不知道看到别的男人对徐莹动心思他是不是吃醋了,可是他知道一点,从某种意义上说,徐莹也算是他的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