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这话就见外了不是?你是我的小弟弟嘛,别说擦着碰着,你就是把这车给拆了又算个什么呢?不就一辆破车嘛。”武玲娇笑一声,心中暗想,一辆车算什么,老爷子把随身带的宝贝都给你了,我也不能小家子气不是?只要能学到青春常驻的功夫,别说一辆车,就是给你买十辆,姑奶奶都觉得值!
  当然,她心中所想却不会让他看透,眯缝着眼道,“怎么,云丫头的车你要了,姐的就不喜欢了?你是不喜欢姐的车呢,还是不喜欢姐的人呀?姐又不是老虎,还怕姐吃了你?”
  张文定心神一荡,暗自叫苦,姐姐嗳,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暧昧,总是会让人往歪处想,开着车不安全呢。

  不过武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而且现在奥迪Q7是武云开着的,自己总不能再问她要钥匙吧?
  略作沉吟,张文定便答应了:“姐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要了还不行吗?嘿嘿,开着兰博基尼去上班,也不知道市纪委会不会请我去喝茶。”
  “我说小弟弟,你那个什么破局长就是一副科级,就算犯事了也是归你们开发区纪委管吧,扯什么市纪委?还真把自己当领导了!”武玲笑道。
  张文定默然,都懒得解释一句开发区里的纪检部门简称不叫纪委而叫纪工委。他听出了武玲话中露出的些许不以为然,那是属于她那种高高在上的人身上所带的一种天然属性,就算是隐藏得再好,偶尔也会难免露出一点,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他也没有生气,武玲能这么跟他说话,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他自然不会计较这点小事。

  只是,感慨总是免不了的。人,真的不能不认命啊!投个好胎,比什么都强!
  送到酒店,约好明天下午再去紫霞观,张文定便驾着跑车回家了。免不了又和父母解释一番跑车的来历,听得几句唠叨教诲,这才洗澡睡觉。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开着跑车到管委会,又引得人们一阵眼热,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对张文定态度更见热烈,心里都寻思着,这小子看来不止时来运转了,而且还有些让人看不透了,好车一辆接一辆仿佛不要钱似的。
  张文定没理会别人心里怎么想,他先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召来白珊珊询问道:“昨天有什么事没?”
  “没事呀。”白珊珊有点莫名其妙,看着张文定道,“领导,怎么了?”
  “钱主任呢,他到我们这儿来干什么?”张文定再问。
  “昨天下午吗?钱主任没来呀。”白珊珊皱着眉头想了想道,“他应该是去见投资商了吧,听说他拉了个投资商过来,好像有几个亿的项目。”
  “嗯?什么项目?”张文定问。
  “不清楚,只知道有这个项目,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白珊珊摇摇头道。
  “哦,行,你去忙吧。”张文定点点头道。
  白珊珊告退,走到门边又转过身睁大眼睛道:“领导,你今天早上那台车太给力了,兰博基尼呀!啧......”
  “投资商借我开的。”张文定摆摆手,又伸手朝她点了点,笑道,“努力工作,多拉些投资过来,以后你自己买去!”
  “那领导你要多教教我才行啊,我都不知道上哪儿找投资商去。”白珊珊可怜兮兮的样子道。
  “嗯。”张文定点点头应了一声,目光离开她的脸,转移到了电脑上。
  白珊珊知道自己再不走就要惹领导厌了,赶紧出门而去。
  张文定目光盯着电脑,手指却没压着鼠标,而是在桌子上轻轻扣着,思绪电转,暗想昨天下午钱棋胜打电话给自己,应该是想拉上自己一起去接待投资商,毕竟自己是招商局的局长,不管是哪位领导拉来的投资,在安排接待投资商这种事情上,肯定得让自己去办了。
  当领导的,都是有些派头的。要不然的话,钱棋胜又不分管招商引资,他有事没事找自己干嘛呢?
  寻思了一下,张文定从包里摸出一盒没牌子的茶叶,这还是昨天黄欣黛送给吴长顺的礼品,吴长顺喝过说味道好,给了他一包——老道士对他这个关门弟子,那可不是一般的疼。
  伸手在钱棋胜开着的办公室门上敲了两下,见着他办公室里没人,也不等他应答,径直走了进去,到他办公桌前站定,将茶叶往桌上一放,仿佛关系很亲近般地笑着说:“钱主任,早上好啊。昨天接待一个投资商,人家送了我点茶叶,味道还不错,可我喝不出是什么茶。听说您精通茶道,只得向您请教了。”

  张文定这话里话外没一个字是道歉的,可是那个意思却非常到位,并且还解释了昨天下午不在单位的原因——那是干工作接待投资商!
  原本钱棋胜看到张文定进来是板着一张脸,也是打定主意冷处理他一会儿的,可听到他这个解释的话后,就不能再太摆架子了,但要就这么原谅他也不愿意,便挤出一丝笑说:“你呀,跟我还搞得这么客气。又有投资过来了?嗯,不错,不错,你可真是开发区的福星啊。”
  说着,他话锋忽然一转,“小张啊,你刚主持招商局的工作,你的工作热情和能力我是看到了的。在这里,我还要提醒你一下。啊,以后跟投资商接触的时候,这个礼物嘛,还是要谨慎一点,不能给客人留下一个吃拿卡要的不好印象嘛。当然了,礼尚往来,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你还要注意一点,要严格要求自己,要有操守、有底线。贵重的东西可不能要呀,我们是党员,是人民公仆,可不能轻易地就中了糖衣炮弹呐。”

  对于钱棋胜这毫不客气的批评,张文定心里苦闷不已,这老狐狸可真够无耻的。
  妈的,自己都表现出十二分的诚意了,他把茶叶也收了,居然还摆出这么一副嘴脸来教训自己,难不成要自己投靠他不成?
  这怎么可能嘛,不说自己是一把手徐大主任的人,单就在自己提拔的事情上这家伙的强烈反对,自己也不可能投靠到他麾下去。
  不过心里闷气归闷气,张文定嘴上还得笑着应付:“谢谢领导教诲,以后我一定注意。坚决不受腐蚀,要真有糖衣炮弹打过来,就一手接住,然后糖衣剥下来,炮弹打回去!”
  领导就是领导,说好听的话下属得表现出谦虚的态度来,说难听的话,下属就还要表现出受教的态度来。
  “你有这个认识,我也就放心了。”钱棋胜点点头,仿佛才发现张文定是站着和他说话似的,伸手指了指道,“还站着干什么?啊?坐,坐下说。”
  “嗳。”张文定应了一声,小意地坐下半个屁股,怕钱棋胜又说什么教训的话,干脆就是一句奉承话过去,“钱主任,今天刚一上班,我就听到个好消息。”
  “哦,什么好消息?”钱棋胜问。
  “听说您找了个大项目!”张文定脸上浮现出惊讶夹带点羡慕的表情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