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是参观,我是回家!你们站在我家门口干吗?”张文定眉毛一扬,抬脚就要往里进。
  “对不起。”那男人道了句歉,却依然拦着不肯让。
  张文定这下就来火了,原本因为钱棋胜而惹来的怒气还没全消,这时候再一次冒出来了,身子一晃,便欺身而进。

  门口守着的两个男人也不含糊,一个没动,另一个抬手便扣向张文定的肩头。
  张文定肩一动,手臂如大枪抖出,直奔那人面门而去,脚下再次欺进一步。那男人另一只手抡起,如鞭砸下,一腿站立,另一只脚往前一踏,直向张文定脚面踩去,用的居然是形意拐子马的步法。
  “别打了,住手。”黄欣黛在一旁大叫道。
  电光火石间,二人已经交手,胜负未分,身影却是分开了。
  黄欣黛赶紧站到中间:“别打了,这位同志,麻烦通报一声......”
  话未落音,武云在院门里面出现了:“欣黛姐?张文定,你能不能文明点?动不动就打架。行了,你们进来吧。”
  有武云出面,两个人没再为难,张文定往里走着,一脸不爽地说:“丫头,你搞什么鬼,叫人拦着我师父的门干什么?”

  “这个不怪云丫头。”黄欣黛接过话,又小声对武云道,“云丫头,武爷爷来了?”
  武云点点头,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怪异地看了张文定一眼,拉着黄欣黛的手快走半步往里面去了。
  张文定翻了个白眼,跟在后面满心疑惑,这丫头的爷爷来了?
  呃,不知道她爷爷和师父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看样子很有点身份的嘛。他寻思着外面有两个人守卫,里面应该也有高手护卫,可进到房内才发现,除了他师父吴长顺之外,就只一个身着黑色唐装脚穿布鞋的老者。

  这老者坐在椅子上四平八稳头正腰直,一头银发却满脸红光,条条皱纹显示出苍老的年岁却又不透垂丧之气,身形略显削瘦,双目炯炯有神。
  这老人家,应该就是武云的爷爷了吧?
  张文定心里刚涌起这个念头,黄欣黛就开口为他解惑了,只见她面朝老者恭敬地鞠了一躬,嘴里说道:“武爷爷好。”
  “你是黄家丫头,啊?哈哈,来了,来了好。”老者笑呵呵地点头,伸手指向吴长顺道,“这是我大哥,当年,也是你爷爷的......大哥。那么多弟兄,唉......你也跟云丫头一样,啊,叫吴爷爷......”
  “吴爷爷。”黄欣黛倒是没多想什么,又对吴长顺恭敬地鞠躬,很听话地叫了一声,然后将手上的礼品递上前道,“今天过来看看您,听张文定说您喜欢喝茶,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
  老者显然知道黄欣黛见过吴长顺一次的事情,闻言并未有什么异样,不再管她,反倒两眼盯着张文定直看。
  张文定在外面跟他的警卫人员过招,这老者也听到出了章程,觉得这小子有几分血气,所以现在看的时候,就自然而然显露了些多年战场浴血的煞气和身居高位所养成的威势。
  张文定觉得眼前的老人忽然间变了,原先像是一株生命力极其旺盛的大树,而现在却变成了一把刀一座山,一股刀欲劈山若倾的感觉瞬间在他心头笼罩下来,他顿时浑身汗毛竖起,如临大敌。
  他想冲散这怪异压抑的气氛,对老者尊称一声无疑是最合适的选择,可是他偏偏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黄老师叫他武爷爷,他难道要跟着叫太爷爷不成?而明显,这位武爷爷又叫他师父叫大哥,这辈分可够复杂的了,一时半会儿的理不清。
  “师父。”张文定到底还是忍不住,扭头看向吴长顺求救了。
  “臭小子,进来半天知道叫我了?”吴长顺笑骂道,“收你这个徒弟算是亏了,上山来两手空空,还想到我这儿来打秋风啊。这是你......就叫三叔吧......”
  张文定嘴角一阵抽搐,这位老人家比他爷爷年纪都大啊,叫三叔!
  靠,老道士你还是一惯的不靠谱啊!
  然而心里怪异归怪异,他还是学着黄欣黛的样子鞠了一躬,声音洪亮地叫道:“三叔好!”
  “哈哈哈......”老者一阵洪亮的大笑,浑身气势浑身散开,笑过后道:“好,好,好!小子有几分血性。你知不知道,刚才在外面,有多少条枪瞄着你?”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里猛然一颤,脸色一下变得相当难看,背上就有冷汗冒出来了,回想刚才自己在门外的举动,着实够鲁莽的,明着只有两个人守门,谁知道暗处藏着多少呢?
  看到张文定这反应,老者开心了,又笑了起来:“哈哈哈,叫我一声叔,也不能让你白叫。这有个石头,啊,你拿去。”
  说着,他伸出了手,手掌中放着一个三寸长接近椭圆形的物件,光润异常。
  张文定略一犹豫,马上进前两步,道过谢后才接在手上,只见这手玩件外表雕刻一层层说不出名堂的花纹,这场合也不好仔细看,便收了起来。
  “老三啊,你这东西都拿出来了,我可就为难了啊。”吴长顺哈哈笑着,又对张文定道,“臭小子,带她们到我书房去,挑两件东西。”
  张文定听出来了,师父这话是说自己刚才得到的手玩件很不一般,而且两位老兄弟可能有些话要谈不方便让他们听,所以叫他们回避。

  他答应了一声,便领着黄欣黛与武云往书房而去。到书房后,他也没挑礼物,指着一屋子的书、笔、砚以及神符,很大方地说:“黄老师,丫头,这里面的东西你们俩选吧,看上什么就拿什么,每人限一样。”
  “你是我什么人啊?丫头丫头叫得那么顺口。”武云一脸不快的样子。
  “你爷爷是我三叔!你说我是你什么人?”张文定得意洋洋的笑道。
  听到这话,武云气得差点吐血,就准备动手,黄欣黛赶紧站到二人中间:“你们俩怎么回事啊,八字相冲吗?一见面就吵!这儿是吴爷爷的书房,可不是你们的战场。”
  会客室中,老者看着吴长顺诚恳地说:“大哥,到京城住一段吧。当年的老弟兄,就剩咱俩了。”
  “帝都我就不去了,这儿挺好。”吴长顺摆摆手道。
  武老沉默了一下,点点头道:“这地方确实好,山水有灵滋养形神啊。等我方便了,也过来陪你......真是没想到,你的关门弟子会从政......我家老四现在就在石盘省,回头跟他说一声,把这小子弄到省里去,起点高些。”
  “也不要刻意,到下面打打基础对他有好处,等机会合适了适当照顾照顾。”吴长顺满脸笑呵呵的,极为自豪地说,“这小子还有点能耐,去年才参加工作,现在都当局长了!”
  有点能耐的小子现在比他师父还开心,糊里糊涂莫名其妙真的就比武云高了一辈,可以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喊她丫头,这实在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愉快的同时,他又有几分奇怪,他发现黄欣黛和武云居然一人选了本经书拿在手上,黄欣黛拿是《黄庭经》,而武云拿的是《道德经》。
  这俩女人有点意思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