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0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直想问她,关于越狱的事情,她知道什么,以前不知道,现在不代表不会不知道一些。
  朱丽花说道:“说。”
  我说道:“刚才那女的,犯错什么了。”
  我说着,然后去关门。
  以防隔墙有耳。
  朱丽花说道:“你关门干嘛。”
  我说道:“关门,因为有些很敏感的事,要问你。”
  朱丽花说道:“你问刚才那女的,犯错什么被骂,这是敏感的事?你什么时候又和这女的有关系了?”
  我说:“我主要不是问这个,这个女的我不认识,我就随口问问。我主要想问的,还是其他的很重要的事。”
  朱丽花说:“那你直接说重要的事好了。”
  我说:“那我好奇嘛,就想知道她为什么被你骂啊。”
  朱丽花说:“失恋,旷工,工作注意力不集中。”
  我说:“所以你就骂她啊。”
  朱丽花说:“为了男人而已,没必要这样。”
  我说:“呵呵,你是局外人,你不是她,你不懂她有多心痛,你当然这么说。”
  朱丽花说道:“那也不能影响工作。”
  失恋,对很多人来说,这个打击,无疑是非常巨大的。
  能做到不影响心情,影响工作,影响生活,那还算是恋上吗,既然不算恋上,又何来的失恋。
  我说道:“花姐,你可能做到不影响工作。但别人不是圣人,无法做到真的不会受到失恋的影响。”
  朱丽花说:“哦,那你的意思是说,失恋就该影响工作生活。”
  我说:“那也不是这么说,人嘛,都有一个过渡期,要开导开导,安慰安慰,然后嘛,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嘛。”

  朱丽花说:“如果过一段时间还不好呢。”
  我说:“如果一个人,真有那么脆弱,失恋就各种想死,那就去死好了。”
  朱丽花说:“全一派胡言。”
  我说:“那你觉得怎么样。”

  朱丽花说:“大多数男人,都是人渣,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像你,整天东搞西搞,到处乱来,骗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女孩,骗到手了,厌倦了,就像抛弃一部旧手机一样的厌恶扔掉,女人是感情动物,不像你们,心情很难受,我都可以理解。可是为了这样的人渣伤心难过,不值得。”
  我说:“哦,我是那样的人渣?”
  朱丽花说:“所以,要怪也只能怪她们,没有擦亮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爱错了人,这个男人其实是人渣,如果看准了,选择拒绝,不去爱,不去选择,就不会带来伤痛。”
  我拍手鼓掌:“花姐说得好,其实我觉得你这番言论,非常的正确,就像我曾经,选择错了,爱错了人,她劈腿我,我很难过,如果爱对人,我不会遭受如此背叛抛弃。可是,爱情本就不讲理的,有时候你明明知道这人人品不好,可是还是爱上了,全世界的别的人都比不上这个人,还是要爱。”
  朱丽花说:“自己犯贱作死也不要怪人了。”
  我说:“但是有一些呢,爱的时候不知道人家是人渣,发现了的时候,已经被抛弃了,那又是怎么讲?”

  朱丽花说:“所以,谈恋爱之前,就要擦亮眼睛,仔细挑选,宁可忍着爱,也不要去爱。”
  我说:“很好,那花姐你擦亮你狗眼没?”
  朱丽花说:“谁狗眼?”
  我说:“我吧。”
  朱丽花说:“我看你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哦,花姐这么说,是爱上我了,但是擦亮了自己狗眼,发现我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忍着爱,不去爱,不接受爱了。”
  朱丽花说道:“谁爱上你了,你别臭美可以吗。”
  我说:“我是说假如,你那么认真干嘛呢。”
  朱丽花说道:“谁和你这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人爱,肯定没好结果。”
  我说:“谢谢夸奖。”

  朱丽花说:“我都搞不清楚,你的脸皮为什么能够那么厚。而且知错了还不改。”
  我说:“我怎么就知错不改了。”
  朱丽花说:“到处谈女人。”
  我说:“这算错吗。”
  朱丽花说:“行,我懒得和你争辩,没事你滚。”
  好嚣张。
  我说道:“好吧,问你一个正事。”

  我降低了声音,问道:“你知道d监区越狱的事吗,我是说,详细的事情经过?”
  朱丽花看了看我,然后低头,说:“不,不知道。”
  她犹豫了一下。
  这说明,她很有可能知道。

  我说道:“你明明知道,干嘛不承认?”
  朱丽花说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我说道:“你知道!”
  朱丽花看了看我,说:“很多事,知道了未必好,假装不知道更好。”
  我说:“哟,耿直的花姐,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花姐,也会这么说话啊,也会这么圆滑的做人了。说,是什么事情,让你改变了。”
  朱丽花说:“因为有些人你得罪不起。”
  我拍手:“花姐一语道明了这根本原因啊。厉害啊厉害。”
  朱丽花说:“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道:“那你偷偷告诉我。”
  朱丽花说:“你就算知道了,你也什么都做不到,更不可能真的能借此扳倒任何人。好好的做你的指导员,享受你的生活,做好你的工作,多多搞女人,不要多嘴,不要多事。”
  我说道:“居然连胆大过天的花姐,都对这些事,讳莫如深,我就不害怕,有种她们杀了我。”
  朱丽花说:“去干活吧,有空请你吃饭。”
  我说道:“谢过花姐了,吃饭就算了。反正你不乐意请,我只想知道那越狱的事。”
  朱丽花只盯着我看了。
  我说道:“干嘛,不愿意说?怕?”
  朱丽花说道:“可以告诉你一点。”
  我说道:“哪一点。”
  朱丽花说:“我也知道的,只有这一点。”
  我说:“那你说。”

  朱丽花说:“从哪儿说起。”
  我说:“d监区越狱的女囚啊。”
  我轻声了下来:“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事情的经过。”
  朱丽花说道:“这个事,我们都有一点底,可是她们掩藏的好她们怎么逃出去的我们防暴队都不知道。”
  我说道:“不会吧,那我还知道她们是挖地道到下水道逃了的,你都没听到?”
  朱丽花说道:“听到是听到,但是证据呢?你有看见吗。别人嘴里说的就能信吗。”
  我说:“就是没证据,才分析嘛。有了证据,谁还聊这么多废话。”
  朱丽花说道:“如果要说猜测,我们判断的是,她们肯定是有组织的。而且,我们猜测的是,在监狱里,有人作为她们的内应,协助她们逃跑。”
  我问:“那跑了的有多少人?”

  朱丽花说道:“不知道,听说是因为一起犯案进来的,逃出去也是一起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