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她的问话,楚天齐心道:你不变*态谁变*态?但嘴上却说:“当时你的气量确实小了一些。”
  董梓萱抬起泪眼模糊的脸颊,自嘲的一笑:“你倒挺会用词。”接着又讲述起来,“后来我被送到了医院,在医院的那几天,贺平等人和我说了当时详细的情形,我自己也回想了很多。但我当时更多的是感到羞愧,羞于自己怎么会出现那样的情况,羞于被一个男人又搂又抱又背。至于是否应该感激救命之恩,根本就没在我的考虑范围。就是在这些变*态想法的驱使下,我选择了逃避,逃避党校、逃避大家杀人的目光和猜忌。

  等我回到沃原市以后,也没有去上班,而是待在家里。我不想让人们知道我中途离校,而且是以这种不光彩的方式离开,现在想来,那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其人而已。
  在家的那段时间,我经常做噩梦,梦到当时自己被绳索吊起,梦到被世人唾弃。在这期间,贺平经常打电话,追问要不要继续监督你。当时我很矛盾,其实也意识到了‘恩莫大于救命’,可我的思想还是一时转不过弯来,便有意识的回避这个问题,也没有给贺平一个准确答案。
  后来,我在看到电视剧中几乎一个类似桥段时,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向你道歉,应该谢你的救命之恩。其实,在之前我已经意识到了应该这样做,可就是不愿意面对,这次能以剧中情景做为对自己的触动,不过就是找个借口而已。于是,在贺平再次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告诉她‘不必监督了’,并让她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不敢乞望你的谅解,也不知你能不能谅解,因为我对你伤的太深了。当我听贺平说,你让她代为转达‘谢谢’时,我才真正的意识到,以前全是我的错,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同时我也觉得解脱了,去了一个心魔,一个自己折磨自己的心魔。”
  说到这里,董梓萱用纸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痕,展颜一笑:“你能听我讲完,我很感动,说明你即使没有彻底原谅我,但你愿意去原谅我了。否则,你不会有耐心的听我说起这些,说起对你多次的伤害。”说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哎,我当时的很多做法,不但伤害了你,也伤害了很多人。现在她很不幸福,你知道吗?”

  楚天齐明白,董梓萱说的“她”是指孟玉玲,便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然后说道:“过去的就过去吧,一切向前看。”
  董梓萱知道,楚天齐现在说的“一切向前看”,既指和自己之间的纠葛,也指他和孟玉玲的过往。她还看得出,楚天齐此时重说这五个字,要比先前说的时候,真诚的多。她既羞愧又感激的点了点头,也说了一句,“一切向前看”。说完,站起身,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一个小包,匆匆进了卫生间。紧接着,卫生间里传出她的声音:“等等我,还有话说。”
  让等就等吧,楚天齐也似乎猜出一些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便坐在椅子上,边喝茶,边等着。
  过了足有十分钟,董梓萱走了出来。此时,她脸上的泪痕已经不见了,整个妆容都恢复了先进的样式,只是眼皮还是有一些发红。
  再次坐到椅子上,董梓萱笑着道:“我怎么听说,你现在成‘三不干部’了?”
  “什么三不?”楚天齐反问。
  “对上司不恭敬,对同级不友好,对民众不爱护,这不就是‘三不干部’吗?”董梓萱的语气满是调侃,心情和数分钟前截然不同。
  楚天齐苦笑了一下,没有吱声。
  “传了你的好多事,远的不说了,最近传的最凶的就有两件。一件事是说你在调研期间,多次挑衅数名乡干部,更是把一个叫孔方的乡书记直接气晕过去。一件就是说你目无领导,包括对新来的县委书记,你也不放在眼里,更是扬言你们之间以前有过节。你这人好像很能惹事哟。”董梓萱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楚天齐。
  “哎,谁知道呢?有时不想惹事,甚至躲着走,可一些事总会找上来。好多时候,更是无中生有的事,却又被传的有根有叶,就跟真的一样。我这人可能犯小人吧。”觉得自己的话有语病,楚天齐忙补充道,“小人总是给我泼脏水,防不胜防。”说到这里,他再次停了下来,脸也红了。本想把领导从小人中择出去,不曾想,现在反而像是专门指对面坐的人似的。
  看出楚天齐的囧样,董梓萱笑了起来,只笑的花枝乱颤,哪还有刚才泪眼婆娑的影子。笑够了,她才说道:“你说的没错,不用不好意思,不过有些时候,传言往往对人更有杀伤力。”
  楚天齐点点头,表示赞同。
  董梓萱看了一下手表,说道:“别的不说了,现在关于你和领导的传言,你怎么看?”
  对方提出这个问题,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看来她找自己就是为了这件事。难道她要帮自己?她不会专门为此而来吧?还是有其它什么说法?楚天齐心中狐疑不已,一时不知如何答对。
  “怎么想就怎么说,放心,我绝不会再害你。”董梓萱真诚的说,“你想想和他究竟有什么过节?”
  “我倒不是怀疑你。不知道自己的感觉准不准,既然你问起来了,那我就说一说。”楚天齐脸红了一下,说道,“我们之间没有单独接触过,只在开大会时,见过他坐在主席台上。唯一的一次接触,在那年教师节的时候,我做为当年市里教育系统的‘先进’,被他集体接见过。当时他就是说了‘祝贺’,我回了‘谢谢’,也仅此而已,应该他事后连我的名字也不记得吧。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单独说过一句话,更别提什么过节了。”

  “真的就这些吗?再想想。”董梓萱做着提示。
  楚天齐想了一下,迟疑的说:“如果要说有的话,也只能算是那次了。当时咱们一共三人被报为‘省先进教育工作者’候选人,后来我因为所谓的‘论文抄袭’被取消了资格。之后不久,就传出我的传言,说我发牢骚,说我对市教育局不满,市局领导对我也颇有微词。其实我真没说过市局的不是,更没提过他的名字。如果要说过节,也只有这个传言的过节了。”
  董梓萱长嘘了口气:“你究竟说没说过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那次确实对你不感冒。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我呀,都是我给你惹的祸。”
  “为什么?”楚天齐反问。

  “因为,我能拿到省里的那个先进,和市教育局的帮忙是分不开的,而你就是可能影响我拿荣誉的障碍。而且,我当时恨你。这么说,你明白吗?”董梓萱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