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杂毛小道咧嘴一笑,说库伦,告诉我,陆左在哪里?
  男人努力地笑了笑,结果跟哭一般,他艰难地说道:“我也想知道他在哪里,不过他太狡猾了,跟一地老鼠似的,滑不溜手……”

  杂毛小道翻了一下眼皮,说那也就是说,抓你没啥用咯?
  男人快哭了,说不、不,我……
  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些啥用,结结巴巴,杂毛小道拔出了剑来,那人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哭着求饶,杂毛小道眯着眼睛,思索着怎么处理这人,没想到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熟悉而魔性的喊声:“啊哈哈哈哈哈……萧师伯,你来了,我就知道是你,这么多大的动静……”
  当二春那肥硕的身子出现在我们视野之中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脸上都露出了无比激动的表情来。
  杂毛小道收起了剑,朝着二春迎了过去,高声喊道:“二春,你没事?”
  二春一身肥肉直颤悠,嘿然而笑道:“我没事,身强力壮的,所以师父才派我过来探一下动静呗——哎,陆言你也来了?”
  她这时才发现了我,伸手过来,在我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说你跟萧师伯一起过来的?
  我点头,说对,又问我堂哥呢?
  二春有些不高兴了,说什么堂哥啊,你应该叫师父才对!
  我瞧见她一脸认真的表情,不想处这位心直口快的师姐霉头,于是赶忙改口,说师父呢,他人在那里?

  二春说师父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朵朵在看着他呢,没事——萧师伯,刚才那动静是你弄出来的吧,简直是厉害爆了,这神剑引雷术一下来,那摩门教的人不知道死了多少,这一回它们估计是给打痛了,一时半会儿估计是找不过来了。
  杂毛小道并不居功,指着我说道:“刚才的那场天雷,可是陆言引下来的。”
  “陆言?”
  二春愣了一下,不由得笑了,说萧师叔你是瞧我好骗是吧?陆言我还不晓得,他入行两年时间都不到,跟着您老人家打打酱油就已经够有福分了,引雷什么的,可真是说笑了。
  杂毛小道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怎么会骗你?周围的人都瞧见了,雷的确是他引下来的。”

  周围的人?
  二春环视一周,发现除了跪倒在地的那位摩门教徒库伦之外,在场的也就只有与她说话的杂毛小道、我,还有一个粉嫩可爱、肥嘟嘟的小男孩儿。
  二春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不过又不敢当面质疑杂毛小道,于是扭头看向了我。
  她小声说道:“陆言,是真的?”
  我老实地点头,说对,雷是我引来的,不过真正操纵的其实还是萧大哥,他才是居功至伟的人。
  二春又皱起眉头来了,说萧师伯可是茅山掌教,又是我们师傅的兄弟,你怎么能够叫他“萧大哥”呢?应该称之为师伯才对!
  呃……
  我以前倒是没有感觉到二春对于这身份之事如此执着,都已经批评我两回了。

  我没有说话,而杂毛小道在旁边帮我打圆场,说这你可是错怪陆言了,是我让他这么叫我的——他跟我小叔还兄弟相称呢,叫他五哥,我还得叫他小叔,这不是差辈儿么?咱们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多的讲究,各论各的呗……
  二春这才收起了大师姐的架子,看了我一眼,哈哈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小师弟你现如今是出息了。”
  呃……
  前会儿还叫陆言来着,咋现在叫起小师弟来了呢?
  我忍不住暗笑,而杂毛小道则显得十分焦急,拉着二春说道:“走,带我们去见你师父,我有要紧事找他。”
  二春瞧见杂毛小道这焦急神态,这才点头答应,不过临走之时,她还是有些担忧地望着跪倒在地上的那个库伦,说他好像是摩门教里的重要人物啊,怕不怕……
  杂毛小道低头望去,而那库伦与对方那凶狠的眼神一碰上,顿时就慌了,跪倒在地,说哥、大哥,饶命啊,我不想死。

  杂毛小道朝着我抬了抬下巴,说整晕了,回头说不定有用。
  他转身与二春离开,而我则走到了库伦的跟前来,好言安慰道:“别紧张啊,我快的,我不会让你很痛……”
  说着话,我手起掌落,重重地砍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
  结果这一下弄去,对方并没有晕倒,我愣了一下,知道对方的身体过于强悍,使得我准备的力度并不够。

  我有些尴尬了,犹豫着要多大的劲儿,没想到这个时候屈胖三不知道从哪儿捡来一根粗木棍,抬手就朝着那库伦的脑袋邦、邦、邦地一阵敲,三下五除二,那家伙终于往后一翻,栽倒在了地上。
  屈胖三扔掉棒子,吹了一个口哨,说齐活儿。
  我也跟着吹了一口哨,唤来了五彩飞龙,将这人给扔到了上面去,让毛球帮着我看管,而我则跟随着前面的两人,往林子深处走去。
  经过刚才的一场天雷,这片林子变得异常安静起来,就算是有三两个漏网之鱼,估计也只有藏在暗处,不敢声张。
  说句实话,刚才那动静,有点儿太大了。
  估计对方就算是再来一两百人,也得考虑一下地形因素,免得给一窝给端了去。
  二春别看人胖了点儿,但是行动起来,却宛如狸猫一般,行走如飞,不耐着性子,还真的有些跟不上她的脚步。
  如此我们在林中行走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给二春带到了一处山壁跟前来。
  这山壁乍一看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结果往前走几步,突然间画面一晃,确实有一条缝隙从中而出,我们靠近的时候,有一个声音警戒地问道:“谁?”
  二春大声说道:“是我,你看我带谁回来了?”

  那石缝后面闪出一膀大腰圆的虎形大妞来,抬头望来,瞧见了我,瓮声瓮气地喊道:“陆言,你怎么来了?”
  “阿奴?”
  我出声招呼,说你也在这里啊?
  我走上前来,瞧见阿奴身上包裹着许多纱布,显然也是受过了伤的,关心地问道:“你身上的伤怎么样,没事儿吧?”
  阿奴摇头,说我没事,只不过……

  我说怎么了?
  我生怕从她口中说出陆左的坏消息,没想到她却难过地说道:“毛球好像给那帮摩门教的坏蛋给抓住了……”
  我忍不住笑了,说没事,我们刚才正好碰到了他,将人给救下来了。
  阿奴惊讶地喊道:“真的?”
  我说我骗你作甚?毛球就在外面,一会儿我叫他过来跟你相见就是了。
  二春拦住了我们的叙旧,说我师父在里面么?

  日期:2016-05-2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