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087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任布松的话,张劲怀就表示搞试点工作其实就是一种创新,如果有问题当然是要向上面反映,但是具体到这件事上,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国土厅反映群众有不同意土地流转的情况,这个可能是真实的,但是是真实的未必就是必须要解决的,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初期,也是有很多人不理解,不支持,但是最终证明怎么样,改革开放是对的,个别人反对那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我们不能当群众的尾巴,过于去重视群众反对的意见,我们要善于引导群众,必要的时候也需要采取一点强迫的措施,这并不是什么错,相反我们还是要支持那些敢于创新敢于去推进工作的官员,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我们要辩证地看待,土地流转是一个历史发展的趋势,我们现在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应当支持徐兴市政府的工作才是。

  为了这个问题,张劲怀居然将其上升到历史的高度来谈,体现他作为省委书记善于掌握全局的水平,任布松没想到他会从这个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如果他要是再表示反对的话,那就变成与张劲怀之间的一场大论战了。
  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与张劲怀发生这种大论战,作为一名即将要接手省委书记位子的人,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张劲怀想支持徐兴市政府这么做,那就顺着他的意,让他去支持是了,他的批示就当作了废纸一张,随风去吧。
  在张劲怀面前,任布松收缩了自己的意志,不想在这个事情上与张劲怀出现什么争执,就是向张劲怀点了点头,同意了张劲怀的意见。
  虽然同意了张劲怀的意见,但是任布松的心里肯定是有些窝火,必竟张劲怀让他的意志屈服了,现在孙敬磊一来找他还是要说这事,自然是让他更加窝火。

  在孙敬磊开口解释了一句之后,任布松就是表情一肃地说道:“你不用解释了,我的批示你们可以不当回事,但是将来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你们徐兴市政府是问。”
  一听到任布松这样说,孙敬磊的心里就是一沉,任布松这话太重了,他一个市长怎么能承受得了,便急忙解释道:“任省长,我们不是不执行您的指示,实在是有着特殊的情况,南少博书记在这个事情有着自己的想法,我们想变通一下,再等一等,看看群众的反映再作决定。”
  孙敬磊不想让任布松对自己产生什么看法,一方面把责任往南少博身上推,而另一方面则是表示要换着法子来做这个事情,想再先看看群众的反映,这句话也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南少博之前并没有与他商量过。
  听了孙敬磊的话,任布松的目光一凛,看向他道:“南少博现在在你们徐兴市权威很盛,连省政府的话都可以不听了,你是市长,不去认真面对这个事情,只想着来向我解释,将来出了事情,这责任是你的还是他的?”
  任布松的话就是不怎么客气了,在孙敬磊听起来,显然是对南少博非常不满,而与此同时也是在说他,这个事情是政府的责任,他现在只听从南少博的,但将来如果出了事情,南少博肯定不承担责任,还是要他这个市长来承担,他自己也是看清了这一点,现在任布松说出来,让他一时感到了很大压力。
  “任省长,这,我也劝说过南少博书记,但是南书记在这个事情上比较坚持,主要还是因为国土部的原因,我这次过来向任省长您解释这个事情,也是想在这个事情争取您的支持,不管怎么说,国土部在我们那里搞试点,也是对我们的信任,我们绝不能搞砸了!”孙敬磊就是小心地继续向任布松解释道。
  看了看孙敬磊,任布松也不想再与他多说,不过是想借此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罢了,张劲怀在这个事情上都发了话了,他也就不要再去难为孙敬磊了。

  想到这里,任布松便是说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现在向你们收回之前的批示,一切事情由你们自己斟酌来定,但是如果将来出了事,你们要承担全部的责任,这个丑话我说在前头,到时候勿说我言之不预!”
  任布松说话铿锵有力,孙敬磊听了后,心里更加沉了起来,但是他感觉任布松已经在这个问题上不再具体要求徐兴市怎么做了,大概是南少博找了张劲怀的缘故。
  从任布松的屋子里出来,孙敬磊感觉自己后背上的汗都把衣服浸湿了,一出来,他就给南少博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任布松和他谈话的情况,当然任布松专门说南少博的话,他没有告诉南少博,免得再生出什么枝端,只是把任布松说的让他们自己斟酌着来的话讲了一遍。
  一听到任布松在这个事情上松了口,南少博很是高兴,感觉自己胜了利,叶平宇的想法落了空,对于任布松的批示,他就可以不再去管了。
  看到南少博很高兴的样子,孙敬磊却是心事重重,必竟张劲怀迟早要离开江东省的,如果将来任布松接了省委书记,事情岂不麻烦?南少博无所谓,但是他就是不好办了,虽然当初提了市长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与南少博搭班子,实在是太累了。
  暗中想了一想,孙敬磊觉得叶平宇与任布松关系好,将来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说不定可以找叶平宇帮帮忙,在这个事情上他要先下一着棋,向叶平宇再讲一讲这个事情。
  孙敬磊又给叶平宇打了一个电话,表示自己要去国土厅一趟,与他沟通一下事情,叶平宇一听就是同意了,刚刚和人家一起吃过饭,不可能去拒人家的这个面子吧?

  来到叶平宇的办公室,孙敬磊就是把这个事情向叶平宇讲了一遍,南少博去找张劲怀和他去找任布松的事情都说了,叶平宇一听就表示非常的震惊,真没想到南少博和他会这样做,看来为了所谓的政绩,是根本不顾群众的反对了,这种政绩观真是有些扭曲了。
  但是听到任布松同意他们按照自己的意见来行事的话,他还能再说什么,任布松肯定是因为张劲怀的缘故改变了主意,如果他再去坚持要求这个事情,就是让任布松也是非常的为难了,这是省领导之间的一种较量,他虽然可以介入进去,但是无法左右整个局面,他现在只能尽力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想到这里,叶平宇就对孙敬磊说道:“孙市长,之前我也与你们说过了,不想把这事报告到省领导那里,但是你们不愿意听从我们国土厅的话,我们没有办法才报告给省领导,你看因为这样一件事,搞得省领导都是不得安宁,你现在也是搞得比较被动,我们这是何苦来?如果将来再出现什么事情,你们市政府肯定不会利索,如果你们愿意听我的话,回去以后,最好暗中纠正一下,免得将来出现什么问题,省领导的意思让你们自己拿主意,但我不希望你们拿的主意就是拒不纠正,这样对你们并不是好事!”

  叶平宇就是想说服孙敬磊能听从国土厅的意见,但是这个事又不是孙敬磊能决定的,所以孙敬磊听了之后,也是苦笑,难道叶平宇不了解徐兴市现在的情况吗?
  日期:2016-08-01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