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3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长顺平静地看着武云,没有马上表态。
  “张文定,你不是说要带我到处参观参观的吗?”黄欣黛突然说话,看了张文定一眼。

  张文定明白黄欣黛这话的意思,看了吴长顺一眼,见他没有反对,便笑着点头答应,带着黄欣黛往别处而去,心里却很奇怪,师父和武云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他其实很想问问黄欣黛,武云究竟是个什么身份,可是又怕黄欣黛以为他想攀武云的高枝,便没把话题往这上面去引,只是单纯地讲着跟紫霞观的历史和故事。对这些历史和故事,黄欣黛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二人便不知不觉开始聊起了学校时候的生活了。
  “黄老师,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不做老师了。”张文定感叹着,“我们一些同学毕业的时候还说等五年后要回学校去看看,看看你和我们辅导员,你知道吗?那时候啊,学校的男生讨论得最多的就是你和辅导员......”
  “打住,我可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别给我灌**汤。”黄欣黛打断他的话,笑着说,“你怎么会考公务员的?我还以为你会读研的。一回来就考上了公务员,还没下乡镇,直接就进了开发区,你家里应该很有点关系吧。嗯,公务员也不错,好好干,到时候当了大领导了可别不认得老师了啊。”

  “当什么大领导啊,能保住这个科员的身份就算是神仙保佑了。”张文定叹了口气,想到自己以后的路,不免一阵黯然。
  黄欣黛把张文定的表情尽收眼底,疑惑道:“不至于吧?”
  “我舅舅以前是市委办主任,现在是市老干局的局长。”张文定又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问,“你说,至于不至于呢?”
  他没有说舅舅是被谁整到老干局去的,那个没必要说。
  黄欣黛听到这话就明白了,张文定考上公务员是靠的他舅舅,而他舅舅不知道是得罪谁了,居然被人从市委办主任给整到老干局去了。不过稍微想一想也就明白了,市委办主任的位置有多重要,敢对这个位置惦记的,只有两个人,市委书记和市委专职副书记,除了这两个人,别说那几个常委,就连市长都不行!
  毕竟市长是市政府的老大,如果将手伸到了市委办,那就不止摆不正位置,而是太目中无人了。当初高洪把严红军弄到老干局,正是在干专职副书记的时候,而并没有等到干了市长之后才动手。
  难怪张文定要那么说了!
  黄欣黛倒是没想到会这样,安慰道:“情况也没那么坏,关系很重要,自己的能力也很重要。很多高级干部,都是农村出身,没有靠山,不照样做到厅局级?极少数人还到了省部级。”
  “厅级部级离我太远了,我是想都不敢想。”张文定笑了笑,脸上恢复了正常的笑容,看着黄欣黛说,“我现在只想啊,你们公司的投资......”
  “看看,说了不谈工作......”黄欣黛摆摆手,话没说完,手机响了,是武云来电。
  接通电话,原来是武云叫他们过去。
  二人回到刚才的房间里,见到武云和吴长顺正有说有笑,武云还一口一个吴爷爷叫得格外亲热,那带着点撒娇的架式看得张文定直眨眼,以为自己眼睛花了。靠,真没想到这个暴力丫头居然还会撒娇啊!
  张文定没有问吴长顺和武云之间什么关系,吴长顺也没有说。

  喝着茶聊了会儿天,太阳渐高感觉有点热起来的时候,趁张文定去上厕所的机会,黄欣黛当着吴长顺和武云的面打了个电话:“不管随江开发区有什么优惠条件,都别忙着答应。呃,适当透露点不看好的意思出来。”
  等到黄欣黛挂断电话,武云就皱着眉头问:“欣黛姐,你不是说随江的投资环境还可以吗,怎么又不想在这儿投资了?”
  “我没说不在这儿投资。”黄欣黛笑着道。
  “那你?”武云眉头皱得更厉害了,满脸不解,“你就算是想在谈判的时候掌握主动权,也没必要打这个电话。你们公司那些人都是谈判高手,不会这点都想不到吧?”
  黄欣黛摇了摇头,对她笑了笑,没回答,反而对吴长顺道:“吴道长,说句实话,到现在为止,我都还不敢相信您已经八十多岁了。呃,准确的说,应该是不能理解,奇迹,真是奇迹!那些明星们每年不知花了多少钱想保住青春,若是让他们知道您保养得这么好,说不定都会发疯。”
  吴长顺笑了起来:“不止你不信,随江很多人都听说过我,但没几个相信的。”

  “张文定能拜在您门下,是他的福气啊。”黄欣黛面带微笑道,又转头看着武云道,“云丫头,这次你可找着要找的人了,张文定帮了你的大忙啊。”
  “哼!”武云翻了个白眼。
  “你也别哼!你叫吴道长叫爷爷,吴道长又是他师父,按辈份来算呀,你还得叫他师叔!”黄欣黛说着便笑出了声。
  “师叔?我叫他师叔?”武云一下子站了起来,激动不已。
  “你还就应该叫我师叔。”张文定上完厕所回来听到这话,赶紧接嘴道,“云丫头,来,叫声师叔听听。”

  “你想得美。云丫头是你叫的吗?你是我什么人?”
  “不是我叫的是谁叫的?我告诉你,我是你师叔!”
  “吴爷爷,你看他欺负人家......”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吴长顺留三人在观里吃中饭。吃过中饭,几人告辞,吴长顺单独留下张文定,没有告诉他有关武云的事情,反而说起了乐泉公司的投资:“小子,我告诉你,那个什么公司到开发区考察,八成和市政府谈不好条件。嗯,等到市里传出他们公司要投资到别的地方的时候,你再出面找你老师,把投资拉回来。”

  “师父,这......”张文定皱着眉头,后面的话却没说出来。
  “你老师送了你一份大礼啊!”吴长顺摆摆手,“这话出我口入你耳,心里明白就行了。去吧。”
  一路下山,张文定忍住心里的疑惑没有问黄欣黛到底跟吴长顺说了些什么。晚饭的时候,张文定个人请客,黄欣黛也没推辞。
  当天晚上,徐莹主动给张文定打来了电话:“小张啊,你老师休息了没?”
  “休息了。”张文定一本正经道,“主任您有什么指示?”
  “她今天说没说......”徐莹迟疑了一下,然后挺干脆道,“算了,你过来一下,我在秋水长天,二楼,咖啡厅。”

  挂断电话,张文定没有开车,坐出租车到了秋水长天酒店,上了二楼,见到徐莹正一个人坐着,走上前叫了声:“主任。”
  “坐。”徐莹指了指对面,“喝什么自己点。”
  张文定点好咖啡,静静地坐着,不忙说话。
  徐莹喝了口咖啡,手指在台面上轻轻敲了敲,问:“今天你们有没有谈过投资的事情?”
  张文定回忆了几秒,摇摇头道:“没有。怎么,出什么事了?”

  “事倒是没出什么事,不过,乐泉公司昨天和今天上午都还好好的,可是下午的时候,就总在挑毛病。”徐莹眯了下眼睛道。
  “他们是想谈判的时候多要点好处吧。”张文定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