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行,明天就由我来安排。咱们爬山去,我老家那边虽然不是风景区,可也是山清水秀,小时候跟着师父练拳,在山上还找到不少好玩的地方。想一想,山里的空气都比城里舒服。”张文定点点头,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黄欣黛对张文定的回答很满意,知道他已经答应了明天去见他师父,点点头道:“好,爬山好。”
  吃完和血鸭,将黄欣黛和武云送到酒店后,张文定在路边站了会儿,没有急着回家,而是给徐莹打了个电话。
  刚才吃东西的时候黄欣黛可是对他直说了开发区各方面的不足,他得把情况跟徐莹作一个汇报。不管黄欣黛说那话是想通过他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息,他都得向徐莹如实汇报,至于徐莹听到后会做出何种判断,那就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在电话里,徐莹问得很细,连黄欣黛说话时是什么表情,以及后来黄欣黛又说什么都不放过。张文定一一作答,随后顺口提到明天黄欣黛就不考察了,想到紫霞山上去玩。
  徐莹毫不犹豫,直接就同意了,只是郑重其事地交待他,要他一定要让黄欣黛玩得开心,另外还必须保证黄欣黛的安全。

  一直到电话结束,徐莹也没有叫张文定当面去汇报工作,张文定有点失望,只得回家去独守空房。躺在床上给师父吴长顺打了个电话,别看吴长顺年纪一大把了,可是他不止面相身形看着像个三四十来岁的壮年人,连眼睛耳朵都格外敏锐,甚至还会上网,手机更是半年一换,活得相当年轻。
  当初从白漳一回来,张文定就给吴长顺说了说武云的拳法,当时吴长顺也没有细问,只说有机会带她过来看看。正是因为有了吴长顺这个话,张文定才敢跟黄欣黛表那个态。
  “师父,会不会是你的仇家啊?”张文定不放心地问。
  “哼,你小子还知道关心我啊?”吴长顺没好气地说,“管他是仇家是冤家,你都带到家门口来了,我还能不见一见?”

  “嘿嘿嘿,如果你不想见,那我明天带她们去别的地方玩。”张文定笑道,跟这老道士说话最放松了。
  吴长顺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你要真有心,那就别带他们来见我了,我看你怎么收场。”
  “别啊,师父,我都答应人家了,你可不能给我掉链子啊。”张文定心里一急,怕吴长顺现在就跑出去云游,赶紧奉承道,“师父啊,您老人家什么身份!什么功力?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什么样的仇人没杀过!一个小丫头,在您面前压根就构不成任何威胁......”
  “别拍马屁,明天早点过来吧。呃,茶叶快没了,记得多带点啊。”吴长顺说了这句话后也不等张文定多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张文定便到酒店里接黄欣黛和武云,吃过早餐,奥迪车直奔紫霞山而去。
  紫霞山不是大山,也不是名山,最高峰海拔七百八十九点三米。紫霞观座落于紫霞山最高峰的半山腰处,还小有点规模。

  在那段特殊的岁月里,紫霞观中三清像被推倒,宫观里的建筑也被砸得差不多了。到后来,政府落实了宗教政策,搞文物保护,这才没让紫霞观落到片瓦不留的凄惨地步。
  在大砍林木的那几年,借伐木的光,一条运送木材的土公路通过,使得紫霞观交通便利了,而吴长顺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到这儿落脚,还带了一笔钱,将紫霞观修葺一新,自封紫霞观里的主持,还混了个市政协委员的身份。
  主持这个称呼,不是佛教专用的。
  当然,吴长顺做了一届政协委员就没干了,甚至连主持之位都传给了弟子,他则时常云游行踪不定,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在紫霞观养老。
  自从村村通工程之后,山里的土路都打了水泥路,女司机的技术很不错,张文定在奥迪车里坐着四平八稳的极为舒服,不到一个小时,车便停在了紫霞观大门前的停车场里。
  下车之后,武云左右看了看,刚才一直开着车窗的她像是才发现山里的空气真的很清新似的,做了几个深呼吸,看着不远的大门,头也不回地问:“张文定,你师父是道士?”

  “是啊,怎么了?”张文定淡淡地回答,对这丫头,他实在没有什么好感。
  “没什么,走吧。”武云说道,抬步就往前走去。
  张文定和黄欣黛对视了一眼,都笑了笑,一起往前走去,而女司机则留在车里没有下来。张文定觉得那个女司机应该是兼保镖才对,却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留在车里而不是跟在黄欣黛身边。
  在看到吴长顺并且知道这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人就是张文定师父的时候,武云脾气顿时发作了:“张文定,你存心耍我是不是?你刚才在路上说什么来着?你说你师父八十几岁了,啊?这就是八十几岁了?”
  怒吼声刚停,武云脚步一错,手臂一抖,如一杆大枪朝着张文定直戳了过去。

  张文定只想着给黄欣黛一个惊喜,也想着把武云这丫头给震一震,所以一路上并没有说吴长顺八十多岁的人了却还是三十多岁的外表这种神奇的事情,所以根本没料到武云没被震住却先怒了,而且还怒气冲天,不管不顾直接开打了。
  但这时候不是解释的时候,在白漳的时候张文定和武云是试过招的,虽然不是生死之战,可也试出了这丫头出手相当狠,而且本身实力应该不在自己之下,所以不敢分神去解释,只能出手相抗了。
  这一次莫名其妙的交手比上次在酒店房间里更凌厉迅猛,上次武云只是想着试一试张文定的拳法,交手都留了余力。而这一次她可是怒火冲天,拳势夹着气势,一连逼得张文定退了十几步,快到墙边的时候才稳住了势子。
  就在这时候,原本坐着正在玩手机的吴长顺猛地动了,一动之下,便将激战中的张文定和武云分开,看着脸上怒容还没消的武云道:“小丫头,你姓武?跟武二狗什么关系?”
  “你谁啊?”武云横了吴长顺一眼,却是不敢乱动,刚才吴长顺一招就分开了她和张文定之战,令她极为忌惮,虽然心里暗恨,却还是回答了问题,“什么武二狗,没听说过!”
  “哦,二狗是他小名,我说大名,想想啊,叫什么来着。”吴长顺仰起头,过了几秒后才说,“青松,武青松。对,就叫武青松。唉,老了,记性不好啊。”
  武云脸上表情一下子变得激动了,声音都走了样:“你,你认识我爷爷?你是谁?”
  “日子过得快啊,这一转眼,二狗连孙女都这么大了。”吴长顺没回答武云的话,就这么双脚立地抬头望天,重重地感慨了一句。
  听到二狗这个词,武云嘴角颤动了一下,猛然大声喝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认识吴凌?”
  “吴凌?”吴长顺眉头皱了皱,脸上现出回忆的神色,“几十年没听人提到这个名字了,说说看,你找吴凌干什么?”
  武云看着吴长顺,考虑了几秒,没有再说话,反而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电话接通,她又看了看吴长顺,然后抬脚走了一步,见吴长顺并没阻止,便几步走了出去。
  没多久,武云又走了进来,神色更见怪异,目光在三个人脸上扫了一遍,最终还是停留在吴长顺脸上,一脸难为情吞吞吐吐地说:“吴......吴道长,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谈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