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0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由于没有足够的重视,没有足够的保护,而且挖掘力度更是不够。这些灿烂的文化,才显得平淡无奇、暗淡无光。这仍然可以通过协同文化、史志等部门,去搜集、挖掘、抢救和整理。

  三、由于当地民族众多,风俗与习惯也丰富多采、大相径庭。十里不同俗的事情,在当地并不新鲜,只不过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各种有意、无意的互通、融合,有些风俗差距才小了起来,同时也形成了好多融合的风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把玉赤县称为活着的民俗博物馆,也不为过。
  只是好多风俗被认为过于落后、过于老土、过于繁复,而被有意和无意忽视,有的风俗被改的面目全非,有的形式已经明存实亡,而有的更是彻底难见其踪。这就需要我们专门进行挖掘、整理,对有的风俗进行恢复,对有的风俗进行去糟粕、存精华后再保留。这些工作还是需要文化、民俗等部门通力协作,也需要得到县委、政府的大力支持。
  四、红色旅游,玉赤县境内革命遗迹颇多,要把这些革命遗迹的旅游价值和教育价值进行挖掘,并进行适度的宣传……
  五、对旅游景点管理进行规范,改革管理形式。提高和激发管理者的积极性、主动性,引进外部资金,引进先进管理理念和形式,而不是像有的景点那样,等、靠、要……”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楚天齐把报告中的结论和建议讲说了一遍。夏雪发现他在脱稿的情况下,讲述的内容和报告中意思完全一样。尤其他在讲到“农家游”、“蔬果采摘”、“借力省、市旅游厅、局”等内容时,更是既讲了道理,也列举了事例和数据。当然,好多是用口语方式表达出来的,这更说明这些是他自己的东西,而非抄袭的,更不是背书。
  尽管心中非常满意,但夏雪还是矜持的说道:“报告先放我这,等我详细看过以后再说,再考虑是不是该给你报销剩下的调研费用。”
  楚天齐本来也没设想能今天就拿上剩下的费用,所以他说了一声“好的。”就准备站起身来。
  “等等。”夏雪示意他坐下。待楚天齐坐下后,她又说道,“听小陈说,这次你的面子可不小啊,培训基地不但管吃管住,还车接车送的,很是盛情。看来你这省委党校真没白去,这不,把一个处长都 指挥的团团转了。”
  当面被人夸奖,楚天齐也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道:“主要是汪处长这个人给面儿,后来我过意不去,就给他买了两条烟。”

  “应该的,省了好几千,花个几百块钱,还是很值的,你这帐算的不错。”说着,夏雪一伸手,“把票拿来,签一下字,好把借条撤了。”
  楚天齐从包里拿出已经填好的记帐凭证,给了夏雪。夏雪签字后,楚天齐正要离去,她又叫住了他。
  “给你这个。”说着,夏雪拿出一个信封,给了楚天齐。
  楚天齐疑惑的接过了信封,这时,几张照片从里面滑了出来,掉到了桌子上。他拿起一看,原来是自己在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所照。照片的中心位置,都是那副“老幺峰抗战根据地旧址”的题词,拿着题词的有自己、夏雪、宋玉香,其中有一张上面只有自己和那副题词。
  “给我的?”楚天齐问道。
  “是,你拿去吧。”夏雪点头道。
  “好的。”楚天齐揣起照片,拿着报销票据,去财务室了。
  看着楚天齐离去的身影,夏雪暗道:小子有两下子,看来也用了心,第二稿的内涵又丰富了许多。
  楚天齐边走边想着刚才的事,他从夏雪的神情和态度中,已经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报告是很满意的,这让他放心不少。不禁心中暗喜:看来剩下的费用,很快就能到手了。
  下午五点的时候,楚天齐正考虑是今天一下班就回家,还是明天再回家的事。突然响起了“叮呤呤”的铃声,是手机来电话了。
  楚天齐拿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但似乎又有一点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便按下接听键,说了一声:“您好。”

  手机里先是静了一下,然后传出一个女声:“楚天齐,你在那儿?”
  声音好耳熟,只是哪里有些不对劲,对了,是说话的语气。楚天齐已经听出了对方是谁,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在单位。”
  “没听出来我是谁,还是你依旧不肯原谅我?我……我在玉赤饭店,我们见个面好吗?”对方的声音显得弱弱的。
  她怎么来玉赤县了?见我有什么事?尽管心里疑惑,但对方既已到来,又提出了这个要求,楚天齐只得回答:“好吧。”
  “二楼,岳阳阁,我等你。”对方说完,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收起电话,脑海中再次跳出那个问题:她找我能有什么事?想了一会儿,也没有一个准确答案,他便锁好屋门,走出房间,前往玉赤饭店赴约。

  玉赤饭店和县委大院,仅一墙之隔,只需出了大院,向左一转就到了。楚天齐走进饭店,没用服务人员的引领,直接走楼梯上二楼,到了写有“岳阳阁”的餐包门口,停了下来。看着上面的标识牌和门口的式样,他想起来了,以前到过这个房间。那还是前年夏天,学生高强和法院刘院长母子请自己吃饭,就进的是这个包间。
  在关闭的屋门上敲了两下,里面传出一声“请进”。听得出声音没错,楚天齐推门走了进去,一眼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人——董梓萱。董梓萱今天的打扮很中规中矩,白色翻领衬衫,黑色及膝短裙,黑色皮带儿凉鞋。脸上只化了淡装,一束“马尾”垂在脑后,整个就是一个政府公务人员应有的形象。
  看到是楚天齐,董梓萱稍微楞了一下,马上站起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了声“请坐”。楚天齐走过去,坐在了董梓萱对面座位上。
  董梓萱拿起茶壶,揭开壸盖看了一下,冲着他笑了笑,然后站起身,到外面找服务员加热水去了。看样子对方竟然喝完了一壸水,应该在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
  楚天齐扫视了一下包间,和两年前的样式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个别小装饰摆件有了增减。
  圆桌不大,应该是六人的标准包间,现在多余的餐具和椅子已经撤去,只留了三人的位置。看着椅子的数量,楚天齐心中纳闷:难道还有一人,那人又会是谁呢?
  餐包风格很仿古,红铜色地砖光洁明亮,淡金色红绿花纹壁纸很显贵气,古代宫庭样式的吊灯增添了氛围。那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字幅,依然悬挂着北面墙壁的正中位置。南面墙上也还是装饰简单的百宝阁,百宝阁上陈设着几件形态各异的小摆件。
  日期:2016-10-1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