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眼角的余光瞟到徐莹脸色的变化,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果然,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听到一个男人说喜欢她的时候,总会有些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灵松动。
  他知道光凭这一点,不可能会令她满腔怒火熄灭,他就只是要她的稍稍松动。
  他没有继续对她倾吐情丝,有些话适可而止,说得多了不止达不到应有的效果,反而会起相反的效果。
  这一点,张文定相当清楚,所以在深吸一口气之后,他脸上浮现出一种万分落漠的表情道:“徐主任,话我说完了,你要报警就报吧。我去坐牢,无期徒刑,这是我罪有应得。我只是后悔,后悔伤害了你,让你以后没法面对亲戚朋友。莹姐,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一辈子就要在牢房里度过,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现在想叫你一声莹姐,想听到你答应一声,行吗?莹姐!”

  徐莹咬着下唇,满脸阴沉没有说话。
  “算了,我不奢求了,这是你的手机。”张文定把手机递还给徐莹,平静地说,“你打电话吧,我就在这儿等警察过来。”
  徐莹一把夺过手机,手指放在屏幕上,却是一个数字都没有按。
  她倒不是被张文定的一番示爱的话给感动了,而是被他后面的话所震慑。今天的事情,她没办法报警,也没办法说给高洪听。堂堂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副处级的领导,居然被自己手下一个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小科员给墙间了,这事儿她不愿也不敢让别人知道,她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目光,她丢不起那个人!
  漂亮的女下属给有权有势的男领导做晴人,这种事情在官场中很常见,不稀罕!可被下属给墙间的,她还没听说过!
  “你走。”过了好一会儿,徐莹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见张文定并没有走开,猛然扬起手,将手机砸在墙上,暴喝一声,“滚!给我滚!”

  看着徐莹这声色俱厉凶神恶煞的模样,张文定又松了口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走了出去。
  夏天的夜很热,可张文定走下楼梯,却觉得浑身发冷。在车旁站定,他抬头看了看五楼,玻璃窗中透出灯光,在这还没完全黑定的黄昏,显得有几分阴冷。咬咬牙,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深呼吸了几次,抬手在额头上拍了拍,启动车,驶出了粮食局宿舍大门。
  还才刚汇入路上的车流,手机响了,张文定一个激灵,莫出来看了一眼,是舅舅严红军来电,顺手按了接听键,叫了声:“舅舅。”
  “你在哪儿?”严红军问。
  “在开车。”张文定回了一句后反问道,“有什么事?”

  “你现在给徐莹开车?”严红军再问。
  “啊?是,没。”张文定一听到严红军提到徐莹的名字心里就是一惊,险些撞上前面的车,一张嘴就慌张了,赶紧打了右转向,靠边停下,然后给严红军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给徐莹开车。
  听了张文定的解释,严红军沉银了一下,说起了石三勇,张文定这才明白为什么舅舅会打这个电话了。只是他自己都一脑壳的疙瘩,到现在还提心吊胆的,却是没什么心思去关注石三勇了。
  如果没发生今天的事情,张文定还是很愿意和一个区县级的公安局副局长搞好关系的。毕竟,这样的人物,级别不高,但是权力不小,很多事情都能够摆得平。只是现在嘛,呵呵呵……

  结束了通话,张文定没有忙着开车,伸手在脸上使劲地揉了揉,然后闭上眼睛趴在方向盘上,脑子里浮现出几个警察冲过来将自己铐走的情景,居然还是武仙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石三勇带队。
  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将他惊醒,莫出来看也不看,直接接听了,有气无力地说:“喂,哪位?”
  “文定吧?”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传了过来。
  “是......我......”张文定迟疑了一下,问,“你哪位?”
  “石三勇,公安局石三勇!”

  “啊,石局,你好。”张文定立马提高音调喊了声,头皮一阵发麻,刚想到自己被他给抓了,突然就接到他的电话,这事儿怎么想怎么邪行啊!
  “下班了吧?”石三勇的声音中透出了笑意与关心。
  张文定道:“下班了,领导有什么指示?”
  “过来唱歌来,一起喝两杯,山水华府。不要找理由推啊,有车没?要不要接?”石三勇丝毫没摆架子,一幅跟张文定熟得不能再熟的口气道。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知道石三勇肯定不止一个人,先前在素柳园被他放倒在地的胖男人想必正在石局长身旁。
  若是刚才没有把徐莹怎么着,张文定自然是不肯趟这浑水的,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把徐莹给得罪惨了,也许从明天开始就会失去自由,倒是不用在乎那么多了,去看看那死胖子的焦急样,或许也能给自己带来些许快乐。
  快乐这玩意儿,有时候真的还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啊!
  石三勇打这个电话来,想必是认为自己混成了徐莹的心腹,想让自己帮着在徐莹面前说几句好话吧?哈哈哈,自己都还在为徐莹的事情而心慌,想不到居然还有人为了她而有求于自己,还真***讽刺!
  这世界,还真是平静之中蕴藏着疯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如意,却偏偏还有别人跑到前面来作揖。
  张文定脑子里一下就想了很多,笑了声说:“石局发话了,我就是有千百个理由也不敢推啊!哈哈,马上过来!”

  放下手机,他挂挡打左转向,车开动的那一刹,心里却在想,徐莹这时候在做什么呢?洗澡?还是痛哭?又或者在想着怎么样报复他?
  徐莹现在做的事情正是张文定心中所想的,她在洗澡,也在无声地哭。她一遍遍似要洗去身上所有令她厌恶的气息一般,她不想哭,可泪水却止不住地流。
  她是开发区的一把手,副处级的领导,可她同时也是一个二十九岁的女人!
  开始的时候,她确实想过要整张文定一个墙间罪,可是后来也又犹豫了,正如张文定所说,这件事情不能说出去,在官场上混,天大地大面子最大!她离过婚,现在又给高洪做晴人,也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人上了就寻死要活的。
  她只是觉得特委屈,今天是她的生日,却诸事不顺,工作的压力混合着生活中的不如意,在这一刻全部化成了泪水流出。

  自从离婚后,徐莹就不再对男人抱什么幻想了,一心都只想着把官做大,所以她成了市长高洪的晴人。对于开发区,她是有信心在自己手上做出大成绩来的,在接手开发区之前已经有过很坏的心理准备,可是真正接手过来之后才发现,情况之糟糕超出了她的想象。九八成立的开发区,总共五十点二平方公里的面积,招商引资了十几年,开发面积居然还不到五分之一!
  省内其他兄弟地市的开发区,都是副厅或者正处的架子,就随江开发区还是个副处的架子,甚至其它兄弟地市下面区县里的开发区都已经是副处的架子了,自己这边可是市里面的开发区啊,想想都丢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