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啊,对容貌果真很在意。

  “这个......我也不清楚。”张文定一脸不自在地回答。其实对吴长顺能够青春常驻,他也是有一点了解的,可是却不方便对吴倩说出来。
  张文定小时候住在乡里,身体差,跟着紫霞观里的道士吴长顺学了些功夫才有现在的强壮体魄,吴长顺时常云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去年云游回来后说就在观里养老了。今年年初张文定去看他,他又教了张文定一门阴阳双修的法门,说是吕洞宾传下来的功夫,可以打磨意志青春常驻。
  那法门直白了说就是增加男人定力的,入门功夫在张文定看来就是一些壮楊窍门,不过也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还要配合一整套呼吸吐纳的方法和意念的存思。
  说实话吧,这门功夫倒也让他在舅舅失势后找到了一点安慰和寄托,只是在练这功夫的时候得罪了女朋友易小婉。因为按老道士说的,他这门功夫要至少也要百日方才能筑基成功,然后才能够行房,在筑基阶段,得暂停行房才行。开始向易小婉解释的时候她还听,后来就怨气很重了,尝过男女情事美妙的她,为这事儿跟张文定吵了好几次了。

  这种事情,哪儿能跟徐莹说得清楚呢?
  “哦......”徐莹点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脚踝。
  张文定也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赶紧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脚上。
  可是刚才心里已经想到了那个阴阳双修的事情,身体的反应更强烈了,满脑子又开始想起在梦中与徐莹**的情景来。从练双修功开始,到现在好像功夫也差不多了,过了一百天了啊,应该能够也小有成就了吧。
  最近一看到漂亮女人就忍不住想把人家就地推倒,再这么下去的话,指不准哪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遇见一个单身女人然后精虫上脑就会直接犯罪呢。

  现在天热,女人们都穿得单薄又性感,极有可能啊!
  这些念头在心中晃荡,令张文定从心灵到目光都有些不炎定了,邪念蠢蠢欲动。
  这邪念是一种欲念,比在梦中时还要强烈的欲念,张文定有些心惊。
  这样下去会坏事!
  他毕竟还是有理智的,知道犯罪的后果会很严重,所以哪怕心里有再多的邪念,却也不敢付诸行动,并且果断对徐莹说:“没什么大问题,擦点藿香正气水,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你家里有没有红花油?”
  “有,就在那边柜子里,你找找看。”徐莹伸手指了指用来隔开餐厅和客厅而专门做出来上半截镶嵌着玻璃的柜子对张文定说道,没再讲什么客气了。
  红花油很快找来,可等到擦的时候又出问题了——擦药水得把袜子脱了啊!
  徐莹今天身着短裙,穿的虽然不是裤袜,可也是快到大腿跟部了的长丝袜,总不能当着张文定的面脱吧?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到有几分尴尬。还是张文定脑子转得快,将药水放在茶几上说:“徐主任,我去上个厕所,你把袜子脱了。”
  说完,也不等徐莹同意,便起身去找卫生间了。
  徐莹这房子不大,三室两厅一厨一厕加起来还不足一百平米,卫生间很好找。当初建的时候有规定,不能超过一百平米,等这房子一建好,那规定就放宽了,后来别的单位建房子都是一百多的。
  站在卫生间里,张文定好一会儿都没撒出尿来,只能作罢,假装放水冲了一下,便出门而去。再来到客厅的时候,却看到徐莹右腿上的丝袜已经脱了下来,也不知道她是坐在屁股下呢还是塞进了包里,反正明面上没看见那刚被他莫过的丝袜。

  “徐主任,我帮你擦吧。”张文定眼睛盯着她的美腿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擦就行。”徐莹头也不抬地说,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张文定就站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了,想马上就走,可又还想多看一看她的美腿。
  “坐啊,站着干什么?”徐莹一抬头,看到他还站着,便说了这么一句,许是弯腰擦药水累着了,直了直腰,然后问话了:“小张啊,你在办公室做什么工作?”话出口,不等张文定回答,她又说了句跟问题毫不相干的话,“车开得不错,像老司机。”
  张文定一时弄不懂她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如实回答道:“我现在的工作就是给区内的企业做服务,他们有什么困难,由我接待,然后给领导汇报。至于开车,自我感觉还算稳当吧。其实考公务员之前,我就在管委会开车,后来到了办公室,有时候哪个司机请假啊什么的,覃局长也会让我去顶一下班。”
  听着张文定这一番话,徐莹多看了他两眼,没看出来这小子还很会说话啊,听话能够听得出重点,不过还是有点嫩,虽然解释得很合理,可是为覃浩波开脱的痕迹还是太过明显了。她知道管委会里关系户多,上任之前就把管委会里的人员关系都过了一遍,自然知道张文定是严红军的外甥,而今天覃浩波给她安排司机的时候却安排了张文定,这就令她不得不深思一下覃浩波这么做的意图。
  张文定受不了这沉默的氛围,脑子里那邪恶的念头又越来越强烈,隐隐有控制不住的势头了,他就不想再呆下去了,免得到时候真的一个把持不住犯了罪,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于是,他说道:“徐主任,你现在药水应该擦好了吧?我扶你到卧室去,然后我也要回去了,今天家里还有点事儿。”
  徐莹其实也不愿意张文定在自己这儿多呆,但毕竟今天得了他的帮助,不好开口叫他走,现在听到他这么说,正合心意,马上顺水推舟答应了,将药水交给他让他放好,然后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我背你过去吧,你脚上有药水,不好穿鞋。”张文定走回沙发旁,看了看说。
  徐莹心里不愿意让他背,可又一想,刚才背上楼都背了,也不差这几步,便点头说好。
  张文定背着她往卧室走去,鬼使神差地想借着今天自己帮她忙了的时机,消除一下早上在单位卫生间的时候说那话的误会,吞吞吐吐道:“徐主任,那个,早上在单位,我前几天休假,今天才上班。我,我早上在卫生间说那个话,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听到这话,徐莹脸色马上就变了,冷声打断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张文定越急越说不清楚:“我,你,那个,我不是说你和高市长......”
  “滚!你给我滚!”徐莹没等张文定说话就勃然大怒,原本侧躺下的身体猛地从床上坐起,抬手指着张文定,声色俱厉道,“年纪轻轻就不学好,乱嚼舌根!仗着有亲戚当官就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别搞得丢了工作还不知道为什么!甚至连严红军都会没有好下场!”
  严红军就是张文定的亲舅舅,随江市委前委办主任,现老干局局长。
  莫名其妙挨了通骂,连舅舅都受到了威胁,张文定就火了。
  老子今天救了你居然就得这么个报应?老子有亲戚当官就了不起?草你大爷的,我舅舅还不是因为你男人现在才到老干局去的?我舅舅都到老干局去了,你特么的还不肯放过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