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0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妈妈看着我。
  只好站了起来。
  跟着她出去到了阳台外面。
  贺兰婷妈妈说道:“小张啊,你和婷婷在一起,我知道她脾气,从小也宠惯了,任性惯了,你辛苦了。”
  我说:“我不辛苦,阿姨,真的,我一点都不辛苦。” ,
  贺兰婷妈妈笑笑,说道:“我懂的,你不用说客套话。其实,阿姨想拜托你的是,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婷婷,她虽然表面很强,可是呢,心里面还是很软弱的。”
  呵呵,我可看不出来贺兰婷哪个地方软弱了。
  坚硬得跟钢铁一样。
  贺兰婷妈妈说道:“住在这地方,对你们两人来说,是不是有点小了。”
  这话什么意思?

  是难道嫌弃这里小,然后,觉得亏待了自己女儿,要给我钱换个大地方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可就照单手下,不会客气了,最好换个四房的住,套房,很宽阔豪华的,来吧,帮我租吧,如果买给我,我也不介意的。
  贺兰婷妈妈顿了顿,说道:“房子太小了,最好呀,让婷婷回去她那儿去住,不要让她老是在这里,她住的不舒服,怕也是怕这地方,蚊虫多,有传染的疾病。婷婷从小娇生惯养,受不了这样的苦,你跟她说说,不如回家去住吧。”
  靠,还以为说给我换个房子啊,原来是担心自己女儿受苦了。
  可是仔细想想,看来,她那意思,也不是说真正的嫌弃这里小,而是,不喜欢我和贺兰婷**了。

  想要把她女儿带走,不想我和她**,不喜欢我和贺兰婷在一起。
  可是,这是我干的吗。
  贺兰婷自作主张,把我当成挡箭牌在用啊。
  我也懒得和她说什么道理,就只是额额的点头说是,说好的好的。
  贺兰婷妈妈说完了后,说道:“那就拜托你了,和婷婷好好说啊。”
  我说:“知道了。”
  贺兰婷妈妈对我微笑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说:“回去吃饭吧。”
  我跟着她,进去了房里。
  然后,贺兰婷妈妈对贺兰婷说,她先走了。
  贺兰婷说哦了一声,她也不送,看着她妈妈走了。
  她妈妈出去关门了后,我才坐下了,问贺兰婷:“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贺兰婷说:“你自己看着不知道。”
  说完,她放下碗筷,说:“收拾!”
  我说:“既然做菜了,那就收拾啊?”
  她不应我,去洗澡了,她连洗澡的换洗衣服都带来了,她到底是几个意思了。
  我收拾干净了,坐在了沙发上,抽着烟。
  她洗澡出来,看看我,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十分**迷人,她冷冷说道:“别在屋里抽烟。”
  我灭掉了烟头:“这里是我家,你有没有搞错啊姐姐!”
  她不回答我,坐在了床头,霸占着我的床,然后拿着我的ipad看电影。
  我问道:“你妈妈来这里干什么呢,她叫你回家,她不想你和我在一起。虽然我们不是真的在一起,可是你把我当成这么个挡箭牌,好吗?”
  她看都不看我。
  我又开始念叨了她一会儿,她皮很厚,都懒得理我,看着电影,津津有味,而且是全英文的。
  好吧,算了,和她说话,无异于对牛弹琴,就假装什么也没有吧,就只能睡沙发了。
  等到了次日醒来,我觉得半边身体酸痛,我动了动,好像被什么压着了。
  然后醒来看看,靠,贺兰婷又跟上次一样,压得我动弹不得了,她好好的睡床上,不知道怎么搞的,又到我沙发这边来,还抱着我,压着我半边身子,所以,我麻木着。
  我看着贺兰婷,发现,她竟然和上次一样,也盯着我看,然后,她红了脸,挺不好意思的急忙爬起来,然后去了洗手间。
  我则是点了一支烟,抽着。
  她洗漱出来后,我问她道:“不知道你怎么睡的,你说如果同一张床,你不小心抱住我也就算了,你这是几个意思,把我当公仔熊压着睡很爽是吧。”
  她只是回头,愤愤看了我一眼,让我急忙闭嘴,然后她拿了她的包包,出去了,用力的碰的甩着关上了门。

  上班,我让宋圆圆帮忙查那个给我下毒的食堂打汤的女囚的资料。
  查出来了。
  是一个因为盗窃被关的女囚,在医院偷了三次,专门偷别人的救命钱。
  一共十一万,这都是别人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去医院的时候,她就在人群中混迹,趁机在别人不防备的时候,把钱给偷了,第三次,被当场抓了,然后,查出来,一共偷了三次,最后被判了刑,不过,这女囚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肯定是康雪那个家伙找来对付我的。

  可是,我却拿不到任何的证据了。
  下班后,我回到了家。
  没见了贺兰婷的踪影。
  今天看来她是不来了,她不来倒好,她来了,我各种不爽。
  住的不爽,反正和她一块,又不能上她,有什么意思。
  下班了之后,在家中接到了王达那小子的电话,说找我去喝酒,今晚请我吃饭。
  我原本就要说好的,但是听到他手机中传来的是很静的声音,而且,这家伙说话的口气有点奇怪。
  平时他都是直接叫我贱人或者很难听的外号,现在开口叫我张帆,这不得不让我感到非常的奇怪,他极少这么直接称呼我名字。
  我问道:“今天怎么那么奇怪,不叫我贱人了?是不是,有什么很困难的事,要我帮助你。”
  他顿了一会儿,才说:“没有的事,呵呵,哪有什么困难的事,你来吧。我就在仓库等你,快点。”
  我说道:“那到底为什么请我喝酒,我不相信你突然那么好。”

  他语重心长说道:“张帆,你我都认识那么久了,老是骂来骂去没意思,我今天想和你好好吃个饭而已,没什么,真的。”
  这小子不仅是叫我奇怪,声音也奇怪,有种像念稿子一样的说话的意思,以我多年被人抓着胁迫的经验来判断,这小子估计是被抓了!而且,抓他的人,就在他身旁,可能就用刀子驾着在他脖子上让他引诱我去喝酒的。
  妈的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小子真是不够义气,居然要出卖我。
  我和他又说了几句话,我说我一会儿就去,他让我快点。
  我是判断他被抓了,而且是被胁迫着出卖我的。
  估计我一到了那里,在王达仓库里,就直接被十几个人给抓了起来,然后大卸八块。
  草泥马的王达,那么好的兄弟,你都能出卖老子,你他吗还是人不是。

  想了想,我给强子打电话,让他带人,悄悄的包围了王达那放啤酒的仓库,然后我再去。
  到了那厂房门口,我就给王达打了电话,叫他出来,他说在里面搬货,我看着厂房的门,只开了一小扇门,觉得更加的不对劲,平时都是他请的那老人在看着大门,大门敞开的,而如今,竟然只开了一扇小门,这,肯定有鬼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