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6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了这条五彩飞龙,屈胖三还降服了一头,他自个儿玩得挺开心儿的,便不愿意跟我们挤在一块儿。
  五彩飞龙开始往下方的大峡谷飞去,我询问起了毛球这一年多来发生的事情。
  他告诉我,说我堂哥陆左这一年来,去过很多地方,而且显得很奇怪,有时候总是一个人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一站能够站一天,都不带动弹的;除此之外,就是到处躲避摩门教的追杀,当然,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人少了,直接给宰了去,人多了才逃……
  这一年多时间里摩门教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却连陆左的皮毛都抓不到,使得陆左名声大震,饱受摩门教欺压的茶荏巴错百族都在暗地里传颂他的名声。
  一直到一个多月之前,陆左与新摩王正面碰上了,将他身上的神话光环给削去了一些。
  不过能够与新摩王交战而不死,这事儿已经足够无数人为之心动了。
  看起来,新摩王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谈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出事的上空,的确能够瞧见人影浮动,一队一队的人马在林间穿梭,还有人站在那高高的树木顶端,朝着我们这边眺望而来。
  看着下面的场景,毛球恶狠狠地骂道:“肯定出了叛徒,不知道是哪个家伙透露出去的,若是给我知道,一定要将他给千刀万剐了去。”
  我趴在五彩飞龙上空,努力往下看,不过却没办法找到陆左的身影。
  事实上这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得想想办法。
  我一说起,杂毛小道便开口说道:“去抓个舌头来问一下就知道了。”
  说罢,他腾身而起,朝着下方不远处的树尖之上跳了过去。
  在我心中,杂毛小道一直都是一个沉稳淡然的高人,即便是在顶级道门茅山众位顶尖高手面前,他也是从容不迫,处事不惊。
  然而在这个时候,他却表现出了一种让我都有些诧异的急迫来。
  很显然,他对陆左实在是太关切了。
  这个叫做关心则乱。
  杂毛小道跃下了大峡谷那一片茂密的林子里去,而我则带着毛球在上空盘旋着,瞧见杂毛小道一落下去,立刻有许多人朝着他围了过来,有些担心,于是对毛球说道:“你在这里别乱动,我去帮忙。”
  毛球说好,不要管我,你自去便是了。
  我可跳不了那么高,于是让小红操控着这五彩飞龙降低一些,掠过了林间,也跟着跳了下来。
  我刚刚一跳,人在树冠之中坠落,便感觉有劲风扑面而来。

  我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拔剑而出,与对方拼斗几个回合,落到了地面上时,有一个长相狐媚的女子站立在对面的树梢之上,冷冷说道:“你们到底是何人,居然骑着阿满将军的飞龙?”
  我余光处瞧见杂毛小道在十几人的围殴之中来去自如,手中的雷罚上下翻飞,时不时就有人栽倒在地。
  我瞧见他应付自如,心中稍安,然后抬头看向了对方,问道:“陆左人呢?”
  那女人眼睛一转,说道:“原来是那反贼的同党。”
  我忍不住乐了,说反贼?真的是坐井观天啊,就你们这个几把毛,还好意思称自己为正统?说句实话,也就是这不见天日的地底之下,若是出去了,你还敢说这样的话,信不信把你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这女人说道:“原来还是外面的异教徒——来吧,我都赛玛的手下,从来不杀无名之徒,报上你们的名字来。”
  都赛玛?
  我冷声一哼,说记住了,老子叫陆言。
  “陆言么?”

  女人轻轻哼了一声,从树上垂落而来,双手一挥,竟然化作了万道掌影,朝着我扑面而来。
  好厉害的手段,我瞧见这个,暗自心惊,也收起了轻视的心思,紧紧握着手中的金剑,朝前猛然一挥而去。
  一剑斩。
  任你万般手段,我自一剑斩去。
  唰!
  双方都是试探,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长剑太过于锋利,女人飘身后退,然后衣服袖口处飞出了十几道色彩各异的彩绸来,将整个空间都给笼罩,紧接着一股粉红色的香甜气息陡然弥散开来。
  想用毒?
  我这经过聚血蛊小红滋润过的身体,百毒不侵,哪里会惧怕她,当下也是一剑前出,左斩右划,三下五除二,将对方的这些布置给全部斩开。
  那都赛玛本以为我是一个很容易解决的对手,结果没想到一交起手来,根本就压倒不了。
  不用如此,她还被我不断紧逼,步步后退。
  不过她也不是吃素的,当下也是在我身边腾挪跳跃,不断地使出各种手段来,层出不穷,而且凶险激进,我开始渐渐地感觉到对方的厉害来。

  这女人别的不说,与人交手的时候,有一股子悍不畏死的戾气。
  我一剑斩过去,寻常人定然会先想办法躲避,然后再出招应敌,但她却不是。
  我一剑劈过去,她立刻一记用白绸系住的匕首刺过来,寸步不让,有一种要与我同归于尽的决绝。
  生命对于她来说,仿佛是可有可无的事情。
  杀人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这样的敌人,我多少有点儿束手无策,三两下就被她扭转优势,然后被她给牵着走,跟着她的节奏开始战斗。

  这样的情况让我感觉到有一些烦乱,于是开始琢磨着是否要出大招。
  而就在我憋着坏心思儿的时候,突然间凭空一下,那都赛玛的人头腾空而起,一腔鲜血喷洒,不多,但浓烈。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提剑路过,仿佛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看了一脸懵逼的我一眼,说磨蹭什么呢?
  啊?

  杂毛小道的快剑让我有些惊讶,甚至可以说直接就懵住了。
  强,太强了。
  我虽然在此之前,曾经与黄泉路上与他并肩而战过,甚至还瞧见过他使用神剑引雷术大杀四方的场景,但是却从未有此刻一般震撼。
  我本以为经历过那么的磨难与成长,我已经攀上了高峰,可以稍微地与此人并肩而立了。

  没想到这一剑又将我给拍了下去。
  我为之努力,甚至需要搏命的对手,在杂毛小道的严重,却不过是一小喽啰而已,来来去去,只需一剑。
  一剑了结。
  或许是因为那都赛玛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身上的缘故,不过即便如此,作为一个顶尖高手,这样的错误无疑是不可原谅的,当然,她同样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杂毛小道还是杂毛小道,终究是一座我无法逾越、只能仰望的大山。
  我有些难过,不过更多的是兴奋,虽然我比不上杂毛小道,但让人高兴的,是这位强者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我与他是战友,他的强大也就代表着我的安全。
  有着杂毛小道这样的强人在旁,原本的生死交战就变得不再那么惊险,我在都赛玛惨死之后,走到了她的跟前来,发现这女人刚才喷洒了有限的鲜血之后,却没有再多流几滴,那白惨惨的肉让我回忆起了菜市场案板上面放过学的猪肉,看不出人类的气息来。

  这女人,不是人?
  日期:2016-05-26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