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6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了,马上回去”。林一道没多问,时间浪费在这里没有任何的用处,而且老爷子病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也是在预料中的事,只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他还是有点很难受。
  林一道挂了电话,将手机交给自己的勤务员,然后说道:“安排车,去机场,看看最近的飞往北京的飞机是几点的,等我们一会,我这就到”。
  “是,我马上去安排”。勤务员说着快步向楼下跑去。
  陈平山看到林一道悲戚的面容,心里终于是明白了,可能是老爷子出事了。

  “老爷子那里,不乐观?”陈平山问道。
  林一道没说话,站起身,说道:“走吧,和我一起回北京,其他的事先放一放,老爷子这次怕是挺不过去了”。
  说着,林一道的眼圈红了,差点就老泪众横了,转过身,擦了一下,向楼下走去,陈平山轻叹一声,这都是迟早的事,看来今年的气运的确是不佳,如果老爷子这一去,对林一道接下来在中南省的布局会有很大的影响,说实话,很多人肯投到林一道门下,还是看中了老爷子在背后的力道,这次老爷子驾鹤西去,那么单凭一个林一道,恐怕很难再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  。
  当然,这话也只是自己在心里想想而已,无论如何是不能说给林一道听的,虽然林一道是在依靠着老爷子爬到了现在的位置,但是林一道又何尝不是生活在他老爷子的阴影之下呢?
  机场的飞机在等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是起飞了,这是不成文的规定,所以当你的飞机迟迟不关舱门,那有可能是在等某一位领导,当你的飞机关了舱门,但是却迟迟不起飞,而比你晚的航班却起飞了,这也可能是提前起飞的飞机上有某位领导或者是其他大人物,领导优先嘛,所以当下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时,就不要着急了,慢慢等吧。

  林一道和陈平山一下飞机就被开到停机坪上的小轿车接走了,这也是特权,其他人要坐摆渡车到出站口等待出站。
  医院的走廊里气氛凝重,林家的人基本都到了,有站着的,有坐着的,反正气氛很紧张,钟林枫更是频频的看手表,估摸着这个点丈夫应该到了,林一道一刻不来,她就悬着一颗心未落地。
  当紧急的脚步声从走廊尽头传来时,钟林枫抬头一看是林一道,快步走过去,“怎么才到?”
  “老爷子怎么样了?”林一道问道。
  “还在抢救,一直都没出来人呢”。钟林枫说道。

  可是就在此时,抢救室的灯灭了,门打开后,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夫走了出来,林一道来了很多次这里,所以和医生都很熟悉,一眼就认出这是老爹的主治医师,于是快步走上前去。
  “林省长,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很惋惜的说道。
  林一道听到医生这么说,身形一震,这个医生是这个领域的权威,在世界上也是排的上号的,医生都这么说了,希望基本没了。
  “没有一点办法了?”林一道哽咽着嗓子问道。
  “老爷子现在还是清醒的,有什么话进去说一下吧,晚了来不及了”  。医生握住林一道的手,说道。
  林一道无奈,只能是松开了医生的手,然后推开门向病房里走去,里面的医生护士正在收拾抢救仪器,老人躺在手术车上,脸色苍白,头发几乎全白了,整个人看上去一点生气都没有。
  此时你才能真正的感觉到时间的厉害,任你年轻时叱咤风云,任你呼风唤雨,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都得乖乖的裹在一块白布中,和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影响力,甚至自己想翻个身都是不可能的,老去和生来都是一样的道理,仿佛人的一生突然间都回到了原点,这中间的经历只是一个过程,有的人受苦,有的人享福,可是无论怎么样活,到最后都是一样的,了无牵挂也好,恋恋不舍也罢,时间终究会把你带走。

  林一道强忍着泪水,跪在手术车前,伸手握住老爷子的手,可能是回光返照吧,老爷子感觉到了有人来了,艰难的睁开了眼,看着跪在自己床前的儿子林一道。
  “来了,我以为见不到你了”。老爷子说话非常困难,但是兔子还算是清晰。
  “爸,我来晚了”。
  “不晚,我自己的病,知道怎么回事,马克思已经下了请柬了,今天就走,晚了赶不上车了,林家以后就交给你了,我们家能有今天是我打了一辈子打出来的,我走了,林家在你手上,不求发达,但求能守住就行了”。老爷子这是在交代后事了。
  “爸,我知道,我记住你的话了”。林一道已经是老泪众横了。
  “没什么可哭的,政治复杂,万事小心谨慎,低调做人,你之前太高调了,这样不好,会让人记住你,有人惦记不是好事,明白我的话了”。
  “我记住了,爸”。
  “林家的下一代,你要好好培养,如果不是那块料,千万不要强来,会害人害己,明白吗?……”
  “爸,爸……”林一道突然发现老爷子不动了,也不说话了,再看老爷子的眼神,已经渐渐失去了光泽。
  丁长生这几天除了忙拆迁的问题就是在等杜山魁的信息了,拆迁的问题已经有了一些进展,那些拆迁户也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能得到补偿还是最关键的,原本水泼不透的联盟开始了松动。 
  倒是杜山魁,一走两三天,一点音信都没有,这让丁长生很是担心,但是杜山魁一直都是很机警的,所以丁长生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夜晚,丁长生洗完澡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而蒋梦蝶则是穿着一件小背心牛仔短裤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玩着手机,两个人倒是互不干扰。
  七点钟,丁长生调到了新闻频道。
  “哎呀,你怎么换台了,我待会还得看湖南台的爸爸去哪儿呢?”蒋梦蝶不高兴的说道。
  “我看完新湾你再调回来不就完了”。
  “新闻联播你还换什么台啊,哪个台不都是一样嘛”。蒋梦蝶不屑的说道。
  丁长生想想也是,但是好男不和女斗,蒋梦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自己看完新闻去睡觉,有了这个女人在这里,自己也不能再去曹冰那里了,甚是郁闷。
  新闻都是那些差不多的事,前十分钟领导很忙,中间十分钟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后十分钟国外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丁长生百无聊赖,看新闻只是一个习惯。

  但是今天的新闻到了中间十分钟时,一条讣告让丁长生大为吃惊:中国党的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林兆明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九十七岁。
  丁长生一下子呆住了,因为关注林一道,所以对林一道的很多事都是烂熟于心的,林兆明不就是林一道的老爹嘛,这老头居然死了,这让丁长生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
  “真是天不灭我啊,呵呵呵呵……”丁长生看着电视呵呵笑了起来。
  “你傻笑什么呢?”蒋梦蝶看到了丁长生的不正常,问道。
  “高兴呗”。

  “你这人,真是的,怎么没点同情心呢,人家好歹也是老一辈革命家吧,人家死了,你不说难过也就罢了,还高兴成那样,真是没良心啊”。蒋梦蝶对丁长生的行为很不满。
  “嘿,你吃我的,住我的,不说点我爱听的话也就算了,怎么还处处挤兑我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