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9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哭了半天,自己一点也没听明白,还得问问。这样想着,楚天齐把电话回拨了过去。手机里响了两声,接着就传来了占线的声音,显然是被挂断了。再拨还是这样,拨第三遍的时候,手机里已经传来了那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楚天齐停止了拨号,心中暗道:女人就是麻烦。他感觉到女人有时就是难缠,无论是做什么职业的,首先只要她是女人,就有难缠的时候。同时,他也感到有一些委屈,这刚从死亡线上转了一圈回来,没曾想接到第一个电话时,自己竟然成了对方口中的“混蛋”。
  楚天齐觉得委屈,可欧阳玉娜感觉更委屈。本来那次被楚天齐放了鸽子,自己就伤心的不行,但后来想想他也是为自己好,就心态平和了一些。今天自己在手机突然没电的情况下,及时更换电池,然后给好朋友回了电话,谁知还是因为他,竟然被好朋友像审贼一样的审问。而做为当事人的他,却像没事人一样,还那么有心情和自己调侃。欧阳玉娜怎能不伤心?于是本已压了下去的委屈,连同今天的委屈,一古脑涌了上来,她只有用“哇哇”的哭声去宣泄自己的委屈,减轻自己的痛苦了。

  楚天齐正考虑要给陈馨怡打手机,对方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他稍微想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平静的说:“小陈,干什么呢?大家都收拾好了吗?”
  “你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陈馨怡的声音很急,“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要报警了。”
  楚天齐一笑:“至于吗?我在出租车上,很快就回去了。”
  “怎么不至于?现在都弄的‘鸡飞狗跳’了,快点回来。”陈馨怡的语气也很不客气。
  “好的。”说完这两个字,楚天齐又马上补充道,“对了,你的东西在我手上。”
  “东西?什么东西?”陈馨怡的语气满是疑惑。
  楚天齐回答:“你丢了什么就是什么。”
  手机里静了一下,忽然传来陈馨怡尖厉的声音:“好啊,果然是你拿的,你混蛋。”
  “什么是我拿的呀?是别人拿走了,被我要回来的好不好。”楚天齐语气很是无奈。

  “我不听,不听。”陈馨怡说完,挂断了电话
  通话刚一结束,手机就又响了起来,而且是接二连三的。先是云翔宇的电话,接着又是于涛、肖婉婷、岳佳妮、郝晓燕等人的。电话内容都是问自己去哪了,都说宁俊琦在满世界的找自己。楚天齐只得编了个含混的理由,应付了大家。
  当听到云翔宇说宁俊琦在找自己时,楚天齐感觉很幸福,因为有女朋友惦记着。可当他听完接下来众人都说的是同样内容时,就感觉宁俊琦做的有些过了。不就是自己半天没开手机吗?不就是自己早上走的急吗?手机不通、走的急,又不是自己的本意,你至于这么神经过敏吗?至于弄的鸡飞狗跳、满城风雨吗?再联想到欧阳玉娜一直说的“你们”,楚天齐感觉,宁俊琦的这种关心,与其说是关心,还不如说是监视呢。

  抬头间,培训基地的大门已经进入了视线,门口还站定了一个不时张望的人——陈馨怡。楚天齐摇头苦笑了一下,对着司机说:“师傅,停大门口就行了。”
  汽车在大门口停下了,楚天齐付完车费,走了下去。他刚一下车,站在车旁等候的陈馨怡,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袋子,开始翻了起来。
  “那个是你的,这两个是我的。”楚天齐说着,把装衬衣的袋子,和装香烟的袋子,又拿了回来,向大门走去。
  拿出手提袋中的一个黑色塑料袋,陈馨怡快速翻看了一下,又马上放回了手提袋中。然后快步追上楚天齐,拽上他的衣服,红着脸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你的手里?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我和你没完。”说着,还举起了拳头,示威的晃着。
  看到对方急赤白脸的样子,楚天齐觉得好笑,正要给她一个编好的理由,手机却又响了,他无奈的做了一个接听电话的动作。陈馨怡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拽着他衣服的右手。

  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的号码,楚天齐脸色变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但没有说话。
  也不容他说话,手机里已经传来宁俊琦焦急的声音:“你去哪了?干什么去了?现在在哪?你没事吧?”
  听着对方连珠炮似的发问,楚天齐想到了那个场景:一间屋子里,墙壁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三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坐在一张桌子后面,中间的人满脸正气、表情冷峻,两侧的二人中一人做着记录,一人在问话,问的是“姓名、性别、年龄、籍贯”等内容。他们的面前是一道铁制栅栏,栅栏的另一边,有一把特制的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的头顶上亮着一个至少二百瓦的大灯泡。那人正边回答着问题,边用手试图遮挡着来自头顶的亮度和热度。

  “你怎么不说话,你到底在哪?”宁俊琦的声音更加焦急。
  本来对方关心的话语,现在在楚天齐听来,却无异于严厉的审问,让他不甚厌烦。于是冷冷的说道:“我能去哪?出去办点事而已。能有什么事?”
  “你真没事?那你为什么走的那么急,为什么手机也打不通?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宁俊琦接二连三的问话传了过来。
  又是这些话,又是“审问”。楚天齐的火“腾”的一下子窜了上来,不客气道:“给我装个定位吧,省得你成天疑神疑鬼的。本来什么事都没有,最后弄的鸡飞狗跳墙似的。”
  “你……”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对方却当成了驴肝肺,宁俊琦“你”了一声后,带着哭腔道,“爱哪哪去,你以为我爱管你破事呀?”
  “不管拉倒,心静。”楚天齐针锋相对。
  “你……混蛋。”手机里传来“混蛋”两字后,紧接着传来了宁俊琦“呜呜”的哭声,她觉得委屈死了。
  听到对方的哭声,楚天齐稍微心软了一下,便狠心的挂掉了电话。他心里话:我还委屈呢,差点把命丢了,到头来就挣了三个“混蛋”。
  看到楚天齐这个样子,陈馨怡也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而是乖乖的提着手提袋,缓步向前走去。
  在走向住宿窑洞的时候,楚天齐发现,同来的那几个人都在拓展基地玩一些项目,有的人还向他老远的打着招呼。他冲着大家挥了挥手,没有亲自过去参与,而是直接回了房间。

  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后,楚天齐拿着新买的那两条烟,直接到了汪岳峰哪里。见到楚天齐到来,汪岳峰很是高兴,但没有询问对方这多半天去了那里。汪岳峰把今天上午的考察情况,向楚天齐做了简单介绍,并询问“还有什么需要考察的”,如果有的话,会尽力帮着联系。
  楚天齐回答对方“暂时没有了”,并把买来的两条香烟递了过去:“汪处长,谢谢你细致周到的安排,也感谢你的热情招待。给你带了两条烟,别嫌烟不好。”
  “楚兄弟,你太客气了,咱们还用的着这个吗。”汪岳峰极力推辞。
  日期:2016-10-1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