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6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变故是在一瞬间发生的,我们的出手快到了极致,对方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给处理掉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便又分出了六条飞龙,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这回对方可是早有准备,知道这条五彩飞龙上面的家伙可是敌人。
  对待敌人,他们手段凶狠许多,人未至,那箭支就已经破空而来,十分刁钻地射到了我们的近前来。
  嗖、嗖、嗖……
  对方的箭技让人震撼,隔着几百米的距离,在这样高速变换的情况下,居然有两支箭射到了我的眼前来,若不是我反应迅速,拔剑挑开了这两箭,只怕它已经插入我的身体要害里去了。

  不过对方再凶猛的箭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终究还是有些疲乏。
  继屈胖三之后,杂毛小道也飞身跳了出去。
  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典型代表,又或者是艺高人胆大,总之怎么危险怎么来,但见他落到了一条翼手龙的身上,然后雷罚长剑连劈带砍,将对方给掀翻到底之后,足尖轻点,人却又跳到了另外的一头上面去。
  至于屈胖三,他一手紧紧抓住了那翼手龙,而另外一只手,却握着量天尺。
  那量天尺的威力恐怖得很,相距十米之内,他挥动尺子,立刻有一道劲风扑去,连人带鸟儿,全部都给砸到了地面上去。
  至于我,则完全就是坐享渔翁之利,有着五彩飞龙这般暴力的家伙在,大体上都在作为一个观战者的身份打量。
  战斗在一瞬间爆发,又在没多一会儿之后,以一种碾压式的结局结束。
  另外两头远离战场的翼手龙在感知到了恐怖之后,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跑。
  不过这不过是他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在我们面前还能跑?
  我驾着五彩飞龙,腾然而动,很快就追上了一头,这五彩飞龙张开大嘴,一口下去,连人带龙都给啃去了大半截。

  那东西挣扎了几下,最终无力,给按到在了附近的林子里。
  等我回来的时候,屈胖三也将另外一头给弄倒了,不但如此,他还从那上面救下了一个浑身都是鲜血的俘虏来。
  但我带着五彩飞龙回返的时候,那白胡子老猪头带着另外两个族人,直接跪倒在了地下。
  它们双手朝天举起,朝着我们顶礼膜拜。
  之前它或许还有几分犹豫和怀疑,但是现在,却已经是完完全全地信任了。
  刚才那一队翼手龙骑士到底有多厉害,饱受摩门教欺辱的他是最为清楚的,也知道如果是自己部族对上了,恐怕最终的结果就是给人在高机动的战斗中,射成碎片。
  然而这样凶猛的一帮人,在我们的面前,就好像是被杀鸡一样,毫无反手之力。
  倘若只是一人,又或许不足为惧。
  但即便是那个小孩儿模样的家伙,都有着让人为之震撼的力量——事实上,就是这个家伙打得最凶了,看到半空中的战斗情形,笆斗的身子都在颤抖。
  在明白了我们的真实身份,又见识过了我们的手段之后,白胡子老猪头彻底地相信了。

  对于他的敬意,我们好言宽慰几声,瞧见硬是不起来,也不再劝。
  我走到屈胖三跟前来,打量着全身都是鲜血的家伙,莫名感觉到一阵眼熟。
  而这个时候,那人也正好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瞧见我,不由得激动地大声喊道:“陆言,你是陆言……”
  我这时也认出了此人,惊声喊道:“毛球,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上前过去,将人扶起来——毛球是当初我在冰川宫殿里面认识的茶荏巴错土著,曾经共过生死,共同迎战过摩门教,后来我受堂哥陆左的委托,回到地表,帮他办三件事情,而毛球则留在了陆左的身边。
  我扶在毛球胳膊上的手掌满是鲜血,而这些鲜血则都是他身上流出来的。
  我有些慌,赶忙从乾坤囊中摸出了纱布和止血粉来,说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包扎。
  毛球浑不在乎,说无妨,我皮厚,多流点儿血怕什么——现在你师父在大峡谷里,给那帮摩门教的家伙四处追,你若是可以,还是赶紧去帮他吧。
  我不管他的话语,将身上的衣服脱下,然后用纱布包扎起他的伤口来,而杂毛小道则焦急地问道:“陆左他怎么了?”
  毛球警戒地打量了杂毛小道一眼,然后看向了我。

  我朝他点了点头,说没事,他是我师父的好朋友萧克明,本事大得很。
  毛球双眼圆睁,身子都挺直了几分,说原来你便是萧克明啊?我经常听天王大人提起你,说如果有你在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了……
  杂毛小道说你讲的这个天王大人,难道是陆左?
  毛球说对啊。

  杂毛小道一脸古怪的表情,说他怎么会想起这么一个名字来,真难听啊……
  毛球低头,说这话儿是我们传出去的,因为我们希望他能够带领我们茶荏巴错的众人战胜摩门教,所以就取一个比较响亮的名字,他自己倒是不同意的。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我觉得他也不能取这么中二一名字。
  说话间我已经帮毛球包扎妥当了,杂毛小道焦急问道:“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你告诉我,在哪里能够找到他?”
  毛球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们的临时藏身点给摩门教的人突袭了,它们集齐了五位度母和七位门徒,以及两百多号摩门教高手对我们的藏身点发动了攻击,当时的情况太混乱了,我拼死抵挡,却还是没有能够拦得住,不过好在朵朵小姐已经掩护天王大人离开了。
  “啊……”
  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屈胖三突然间叫了一声,我看向他,问怎么了?
  屈胖三挠了挠头,说不知道,脑子疼了一下。
  杂毛小道连忙问,说陆左的身体怎么样?

  毛球摇头,说不好,上一次他跟新摩王有过交手,结果因为他的旧伤,使得最终惨败了下来,若不是朵朵小姐拼死相救,只怕他已经死掉了。
  三言两句问清楚,杂毛小道焦急得不行,说那还等什么,你行不行?若是可以,跟我们去找寻陆左。
  毛球捏了捏拳头,说没事,皮外伤而已,我可以的。
  杂毛小道招呼我,而我则瞧向了旁边的白胡子老猪头等人,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说道:“各位,你们也听到了,下面的情况十分危险,我的意思呢,你们还是赶紧先赶回自己族中准备,随时撤离,我就不带你们下去赴难了……”

  没想到那笆斗老爷子还挺有血性的,说无妨,我们匹格族虽然好吃懒做,但都是血性男儿,绝对不会怕死的。
  呃……
  我不是说各位怕死,而是嫌你们累赘。
  当然,这话语我只能憋在心里,好言劝了两句,终于将人给搞定了,然后便翻身上了五彩飞龙的背上去。
  日期:2016-05-26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