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5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御风楼主人按:二十年后,陈弘道、陈元方父子行走江湖之际,果然多有用到柳家兄弟的地方,观音庙一场混战,柳家兄弟出力甚多,也是首先踊跃加入陈元方“神相令”下听调的世家。后来天南大战中,刀族随同暗宗前往柳家火并,陈弘道、陈元方父子也集结高手驰援,而后遭遇南洋Chong王,各有奇遇……此是后话,详情参阅拙作《麻衣世家》系列,按下不表。)
  柳家兄弟走后,我们三人也抖擞精神,又往家里赶去。
  日期:2016-10-11 20:09:00
  这一回走的快了,也不胡乱耽搁,到了天色发黑时,已看着陈家村的村口了,我让弘德先回去,又送了明瑶回到蒋家村。
  远远的看见,蒋明义偕同个姑娘,体态胖胖的,模样十分周正,缓缓走到对面,后面跟着老黑,一走一浪的。
  我愣了一愣,见明瑶迎上去笑嘻嘻的喊了声“哥”,又冲那姑娘喊了声“姐”,那姑娘满脸绯红的去了。明瑶低声对我说道:“你不在家,你不知道,我哥也有对象了。”
  我心中欢喜,又想可惜不是阿罗,原以为蒋明义对阿罗有意思的,但又想到阿罗其实年纪大的多,倒也不般对。
  蒋明义道:“你回来了啊,怎么去了这么多天?”又瞧见我,奇道:“咦,弘道咋也回来了?不当兵了?”
  “这里面的事情多着呢,回头跟你和咱爹讲讲。”明瑶说:“弘道哥送我过来,他自己还没进家呢,让他先回去吧。”
  蒋明义便说:“那弘道快回去吧。”
  告了辞,一路无话,直到家中。老二已经端了碗,蹲在树下吃面,猫王瞧见我,“嗖”的跳将起来,扑入怀里,我揉了揉它脑袋,老爹从屋里走了出来,我把猫王轻轻放下,喊了声:“爹,您也在家呢。”
  老爹说:“约莫着今天有什么事,就没在城里住。你去见见你祖父、二叔,请来一起吃饭,然后说话。”

  日期:2016-10-11 20:10:00
  见过了爷爷、二爷爷、叔父和娘,吃罢饭,泡上茶,我和老二便讲起在部队里的事情,其实都是老二在说,连回来遭遇柳家、刀族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众人听了,都嗟呀不已。
  爷爷说道:“别的事情也还罢了,那血煞掌可是血金乌之宫的遗术,依你们所说,李云飞会用血煞掌,那便跟血金乌之宫脱不了干系。我寻隙要到西边看看,血金乌之宫是否还有余孽。”
  我吃了一惊,二爷爷说道:“那笑医门也不是好惹的,害了崔胜培那坏东西,估计是结下梁子了,以后要趁早防备了。”
  叔父道:“怕啥?笑医门那点本事,只够看笑话的。”
  老爹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我把救刀无缺走的那人留下的帖子拿出来,给长辈们看,爷爷见了,顿时“咦”了一声,接过来,仔细看看,然后道:“是他?”
  我道:“爷爷认得?”
  爷爷点了点头:“若是所料不差的话,应当是他。销声匿迹了这许多年,终于又露声色了。好,好,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
  老二忙问道:“爷爷,到底是个啥人在捣鬼?”
  日期:2016-10-11 20:11:00
  爷爷道:“若干年前,我还甚年轻,夜里子时,我在屋中还未睡觉,正于窗前灯下翻看《义山公录》,那时候,我贪爱窗外的夜风凉爽,就开着窗子。忽然空中‘嗬嗬’有声,阴气逼人,浸我肌肤,我抬头一看,只见窗外飞来一只恶鬼,朝我张牙舞爪扑来!我那时已开了慧眼,默运神通,立时就看出了那恶鬼的底细,当即提起桌上的相笔,在口里一嘬,朝那恶鬼迎面点去,那恶鬼应声而落,掉在书桌上,现了本来面目,原来是个用桑树叶子剪出来的恶鬼形容。”

  我想起来在与刀无缺大战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恶鬼,被我用掌风打碎,也是纸片,便忍不住道:“是了!”
  爷爷继续说道:“彼时,我捏起那树叶片子夹在《义山公录》里,合上了书本,抬头只顾看向窗外,须臾之间,又是一只恶鬼呼啸而来,我如法炮制,一连破了三只恶鬼,都是树叶子,全都夹在了《义山公录》里。”
  老二奇道:“这是咋作的?”
  二爷爷道:“这事儿我还记得呢,我记得第二天有个老妇人来求见大哥了,对不对?”
  日期:2016-10-11 20:11:00
  “不错。”爷爷道:“等到天亮,一老妇人跑来陈家村,到我家中求见。我让她进来,她哭声连连,说她丈夫也是个修道之人,因为曾经在江湖上施法做幻术骗人,被我识破,所以恼恨咱们麻衣陈家。夜里,就是她的丈夫在暗中弄法,一来想要害了我,二来是想要夺取《义山公录》,不料却都被我给破了,那三片树叶子设有机关,上挂有她丈夫及二子的魂魄,所以才能假托幻象,化作厉鬼吓人。我自然是瞧得出来,若是我将那三片叶子一直夹在书中不放,再到夜里子时,那父子三人便要被自己所施之邪术反噬,都会魂飞魄散,毙命而亡。因此,那妇人苦苦哀求我网开一面,放他们一条生路。”

  老二道:“那放了么?”
  爷爷说:“我当时冷笑:‘这恶道作恶多端,我已经赦他一次,不料狼子野心,怙恶不悛,这次须饶他不得!但我念上天有好生之德,就给你门中留一脉香火’。我只拿出了最小的那片叶子,给了那妇人,即是只放她的小儿子。那妇人还要哀求,我厉声说:‘再要啰嗦,一个不饶!’那妇人只好去了。等到夜里子时过后,我翻开《义山公录》,夹在里面的两片树叶子,都化作了飞灰,散落在了地上。我当时看那飞灰落地,‘咦’了一声,然后又端详半晌,叹息道:‘可恨,一时心软,放虎归山留后患了。’”

  我道:“怎么了?”
  爷爷说:“从那飞灰的迹象上来看,父子三人中,道行最高的竟是那小儿子!想那恶道父子三人,修炼的都是邪术,那小儿子逃得性命,对咱们麻衣陈家恨之入骨,必有一天会来报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