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6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书记,早就到点了,只是,我刚刚下去看了一下,来了不到一半人”。
  “嗯,不等了,开会,把他们都叫上来吧”。丁长生说道。
  此时跟着到这里来的除了陈敬山和文若兰之外,还有其他的几个没事的常委,都被丁长生给叫来了,你们反对拆迁,那就都来看看这是什么环境,简直是胡闹。
  拆迁户们一听要开会了,三三两两的进了会议室。
  丁长生看着这些桀骜不驯的土豪们,倒是没生气,和这些人生不着气,这些人就是希望你生气,然后这事不了了之才好呢,不过他虽然看着周围的人,周围的人看他的倒是不多,大多数人看着的还是陈敬山。
  “昨天已经下了通知了,但是今天来的这些人不多啊,看来那些人对拆迁的问题并不热心,我在这里再次下个通知,以后所有关于拆迁的会议都会在这里开,不要想着在城里吹着空调瞎扯淡,没那事,来就解决问题,不来,说明你态度不行,那我们就先从态度开始”。丁长生眼看都到的差不多了,说道。
  这些人这才注意到,今天他们的斗争对象好像是不对了,不是那个一问三不知的陈敬山了,这人倒是很直接,没有拖泥带水的话,可是这样的人也是最难对付的。
  “丁书记,我们不是不想拆,也不是和市里过不去,但是我们是拆不起,我们投资了那么多钱,几乎是全部的投资都在这里了,这要是一拆,我们就完了”  。有人站起来说道。
  丁长生没说话,而是打开了笔记本开始记录。
  但是这人说了一句后就没话了,丁长生抬头问道:“就这一个问题?没有其他的了?”
  “没,没有了”。
  “那好,我有个问题,你在这里干了几年了?”丁长生问道。

  “七八年了”
  “这些年你一直都在赔吗?你七八年的全副家当都投在这里了?”丁长生表示不信道。
  “老汪,你瞎掺合什么呀,谁不知道你现在手里只有三千只鸡啊,能赔多少钱?我手里还有一千头猪呢,这咋办?”又站起来一个人对丁长生说道。
  理由各有各的理由,但是归根到底一句话,那就是不搬,说什么都不拆迁。
  “好了,我也听明白了大家的意思了,就是不想拆迁呗,对吧,那好,我在这里代表白山区委也表个态,你们曾经都是白山的投资者,白山是曾经也给过你们许多的优惠,你们呢,也给白山交了不少税,但是做人要感恩,创城是白山市的活动,谁都不能拖后腿,这里不拆,说实话,白山要是能创城成功那才是有人瞎了眼呢,你们这几十上百户的养殖户,拖累的是上百万人的城市,我先吧丑话说到前头,如果是因为养殖中心创城不成功,那么群众的矛头很容易的就会对准你们,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后果没人知道,我也不想预测,好了,今天的会就到此为止,明天还是这个点,但是政府的时间很紧,如果谈不成,那么强拆的可能性很大,希望各自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后路吧,即便是要和政府斗,你们也得为你们的鸡鸭猪准备新的家吧”。丁长生笑笑,没理会大家交头接耳的嗡嗡声,拿起自己的笔记本出了会议室。

  但是那些养殖户却没走,挤在会议室里商讨着对策,他们实在是没想到今天政府的态度居然这么强硬,个别人已经开始在想,如果真的强拆,自己那些活物可怎么办安排啊?
  “丁书记,我怕这样会出事啊,这些人都是来白山投资的,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了?”陈敬山跟在丁长生后面出了门,说道。
  作为区长,自己是行政主官,一旦出了问题,第一个追究责任的肯定是自己,虽然丁长生是一把手,但是像这样的行政性事务,自己还是要负责的,所以自己既然不能做主,但是也要尽到提醒的责任,否则到时候自己的责任真的是无法开脱  。
  “老陈,我也是没办法,现在时间已经很紧张了,如果在国家爱卫办来检查之前不能完成这些任务,市里肯定是要把这些责任压在你我头上的,到时候怎么办?”丁长生停住脚问陈敬山道。
  陈敬山没想到丁长生对这事反应这么大,这是因为丁长生出去这一个多星期,一切的事情都在原地打转,任何事都没有进展,再加上文若兰在一边挑拨,所以丁长生明知道和陈敬山交恶没好处,但是,对于陈敬山这样的老狐狸,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好招。

  所有人都看到了丁长生和陈敬山在交谈,而且这个交谈好像不是那么友善,丁长生甚至都挥舞了自己的胳膊,所以其他人都很知趣的躲开了,至少离的丁长生和陈敬山很远。
  “这么多的养殖户,一户一户的谈,怎么谈?一户不同意直接就搁在那里了,怎么进行下去,市里的补偿还没到位,没法谈”。陈敬山摇头说道。
  丁长生简直给气笑了,说道:“老陈,这事你我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要是想撤下来,也行,你问问唐书记的意思吧,这事他只要同意了,我没意见”。
  丁长生将了陈敬山一军后上车走了,文若兰小跑着钻进了丁长生的车里,丁长生看都没看她一眼,这个女人现在本事越来越大了,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和陈敬山这样对立不是个办法,但是自己还是没忍住。
  “丁书记,这样下去,我们就是到明年这个时候,也不可能把这里拆迁完了,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你有什么好主意?”丁长生闭着眼,一边休息,一边问文若兰道。
  “我能有什么好主意,一家一户的谈判呗,只是这样太慢”。文若兰自言自语道。
  “那不是和没说一样吗?”丁长生没好气的说道。

  “丁书记,我说句话,你也不别不爱听,这些都是一些行政性事物,这本属于政府管的,而且陈区长和唐书记的关系你不是不知道,你这样似乎是有些越权啊?”
  “越权?”丁长生皱眉道  。
  “你别生气,我只是随便一说。”
  丁长生本想再说点什么时,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省城周佳贞律师打来的,本不想接,但是想了想,还是接了。
  “喂,你好”。
  “你好,丁先生,你的事我考虑了很久,我们所律师也商量了一下,我想我们见个面谈谈如何?”
  “哦,这样吧,我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待会我给你打回去怎么样?”丁长生不想在文若兰这个女人面前谈这些事,所以没等周佳贞说完就堵了回去。
  “那好吧,我等你电话”。周佳贞识趣的挂了电话。
  回到办公室,丁长生特意关上了门,然后拿着手机进了自己的小卧室,这里面应该是属于比较私密了。
  “周律师,是我,丁长生,刚刚说话不方便,现在你说吧,有什么事?”
  “哦,我提议我们见一面,这个案子的确是不一般,而且这个案子隐藏着很多暗礁,丁先生,我们接案子是希望当事人告诉我们实情,但是您好像对我隐瞒了什么事,这让我很不高兴”。周佳贞在电话里气愤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