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哥”,瘦子四人呼喊着,扑到了圆脸男人的身侧,目光全部都投到了他的伤口处。小*腿已经被血浸透了,但看起来伤口却结痂了,他们全都放下心来,同时也感觉到惊异。不过他们没有深究结痂快的原因,因为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找行凶的人报仇。行凶的人是谁?那还用说,旁边没有别人,肯定是这个大个子。这样想着,四人都站起了身,满眼喷火的向楚天齐走去。
  楚天齐就那样站着,脸上还带着笑意,看上去根本就没有要还手的意思。
  看到对方的表情,瘦子四人脚下的步伐既沉重也缓慢,他们刚才可是见识到对方的手段了。现在对方脸上竟然这么风清云淡,肯定是胸有成足,肯定是吃定我们了。所以,他们既不得不必须找对方算帐,可也心生谨慎,并还多少有一些恐惧在里面。
  “混蛋,你们要干什么?”龙哥大吼道,并双手撑地,站了起来。

  “龙哥,小心腿上伤口。”瘦子一下子跨到龙哥身旁,扶住了对方,“我们来晚了。”
  “要是等你们,我恐怕早死了。”龙哥一甩胳膊,把瘦子推到一边,骂道,“你们要干什么?要以小犯上?混蛋。”
  以小犯上?瘦子心中不解,但还是解释道:“龙哥,你别生气。我们要给你报仇,血债要用血偿。”说着,瘦子抬手,指向了楚天齐。
  “妈*的,混蛋。那是你们师爷,要不是你们师爷救我,你们就等着给我收尸吧。”龙哥说着,抡起巴掌,一个耳光抽在瘦子脸上。
  师爷?什么时候出来师爷了?不光瘦子吃惊,那三人也吃惊,同时更吃惊的是,这个人怎么会救了龙哥?
  虽然楚天齐也吃惊,但有刚才被叫“师叔”垫底,他现在反而不觉得“师爷”两个字眼突兀了。
  龙哥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含糊,又进一步解释道:“这位是我师叔,自然就是你们师爷,至于原因你们就不必知道了。”说完,又沉声道,“你们怎么又到这儿了?”
  “我们听到有枪声,就过来了。”瘦子把手从肿着的脸颊上放下来,回答道,“生怕你被伤着,可还是来晚了。”
  “枪手找到没有?”龙哥问道。
  瘦子子摇摇头:“暂时没有,还在搜查。”
  龙哥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两人审问了吗?是什么人指使的?”

  “哪两人?”瘦子问出这个问题后,马上明白了,又说道,“她俩刚醒来,还没来得及审,让两个弟兄看着呢。审问什么呀?”
  “审问……哎,你们真是混蛋。”说到这里,龙哥语气平静了下来,“当时安排她们和师叔比武的时候,我专门交待不准动用兵刃,可那两人竟然私自亮出了长剑。从监控上看到她们亮出长剑的一刻,我就感觉她们有问题,这不是才带着你们来现场了吗?等来到这儿的时候,又看到她们手里还有匕首,而且匕首上泛着蓝光,我判断匕首上面肯定有毒,就更断定了他们有问题。对了,匕首呢?”

  “呀,还在现场。”瘦子“呀”了一声,几步跨过小门,紧接着传出他惊呼的声音,“匕首哪去了?龙哥,匕首不见了。”
  “啊?”龙哥也大吃一惊,一瘸一拐的,奔了过去。
  几人一同进了“烟囱”,除了看到急的团团转的瘦子外,地上哪里还有两把匕首的踪影?
  龙哥脸色铁青的转了一圈,抬头看向了墙壁上的那扇门,然后忽然说道:“快,你们马上去看那两个女人,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要是出了差错……”
  四人一哆嗦,他们知道,龙哥后面没说出的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可能就会成了一个残疾人。于是齐声答“是”,转头就走。
  “回来,都叫师爷,叫完再走。”龙哥叫住了四人。

  瘦子四人停下脚步,转回身,冲着楚天齐深深鞠了一躬,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师爷。”
  被四个年龄和自己不相上下,又没有相处过一天的人忽然称为“师爷”,楚天齐真是尴尬不已,答应不合适,不言声也不妥,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你们赶忙去忙吧。”
  “是,师爷。”瘦子四人答应一下,直起身,抱拳拱手后,离开了。
  现场又剩下了楚天齐和龙哥。
  龙哥一抱拳:“师叔,你是不是也发现匕首有问题了?你是怎么发现的?”
  “在他们拿出匕首的时候,我就见蓝光一闪,就想起了我一个刑警朋友曾经说过的话,他说‘兵刃如果有毒,一般都有蓝光’,但我当时还不确定。”楚天齐看着墙壁上的小门,若有所思的说,“当那个蒙面人没有躲避我的皮带,而是把匕首狠狠刺向我的时候,我才终于确定那上面有毒。否则,他不应该不去躲避挨打,并且他应该用长剑刺我才对,而事实却是她以剑招做虚招,而是把匕首狠狠的刺向了我的要害。”

  龙哥接了话:“所以,您才最终使出了三绝招中的‘飞龙在天’。”
  “你怎么知道?”楚天齐问道。
  龙哥笑着说:“师叔,您刚才曾经喊出了‘飞龙在天’,最主要的我以前听过这几个字。也正是听您喊出第一招‘龙游浅水’的时候,我就猜测您可能是我师叔,等您三招全部使完的时候,我最终确定您就是。”
  “你怎么知道我的绝招?‘师叔’一说又是怎么回事?”楚天齐反问道。
  “师叔,这话说起来就长了,那还是……”说到这里,龙哥忽然停了下来,转换了话题,“这里说话多有不便,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吧。”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楚天齐说了一声“好”,示意龙哥在前边带路。
  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烟囱”。

  宁俊琦感觉就跟丢了魂似的,时间马上就要两点半了,自己马上就要培训了,可为什么他的电话还打不通?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知道他去了那儿?难道他出了什么事,还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呢?宁俊琦感觉到百抓挠心,狠了狠心,拨出了那个本不想拨的电话。
  宁俊琦这种好似丢了魂的感觉,是从早上开始的,准确的说,是在昨天晚上就有了,只不过现在更加强烈,更加的不安而已。
  昨天晚上,宁俊琦给楚天齐打了电话。在通话中,她听的出他又没少喝,舌头都硬了,就嘱咐他早点休息。然后挂了电话,她自己也睡了,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楚天齐浑身是血。宁俊琦怎么喊他,他都不理睬,而且他还慢慢闭上眼睛,倒了下去。宁俊琦是呼喊着“天齐,你怎么了”醒来的,而且还是被同宿舍的室友叫醒的。醒来的时候,宁俊琦发现自己脸上满是泪痕,身上也被汗湿透了,她明白自己做了噩梦。
  可宁俊琦只要一闭上眼睛,那可怕的场景就又出现在脑海中,久久不肯离去,就跟真的一样。于是,她不敢闭上眼睛,就这样盯着天花板,并不时的看手表上的时间。从凌晨一点,到两点,再到三*点,直到五点多的时候,尽管她不敢睡,可还是睡着了。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七点多,梦中还是出现了那同样可怕的场景。
  日期:2016-10-1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