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9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当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因其犯罪未遂,又鉴于被害人对被告人表示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最终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才判了七年。
  谋杀亲夫啊,才判了七年。
  不过,虽然明知道她用的是亚硝酸盐去毒害丈夫,但是,跟我有直接的联系吗。
  虽然我中毒也是亚硝酸盐,但没有证据证明她给我下毒啊。
  我开始去调取监控,和沈月,兰芬兰芳,魏璐等七八个人,盯了好久的监控,就盯着这女囚了,却没找见她何时能接触我,给我下毒啊。
  而且,调取我几个办公室的监控,也没见到什么人进我办公室给我下毒,那到底是为什么中毒的?
  是谁去我住的公寓给我下毒吗。

  不会啊,我很少拿东西回去吃的。
  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食堂里面?
  监狱食堂里面吗。
  监狱食堂做饭做菜的人当中,有部分是女囚,包括打饭的,难道是她们给我下毒的?
  这都很有可能。
  我去食堂的时候,留多了一次心,我看着是谁给我打饭的,然后我不吃,我拿着塑料袋,去打包来办公室里面,然后让乔丁来看,确认有没有毒。
  可一连几次,都没检查出什么毒。
  搞的我神经紧绷,吃饭都不怎么敢吃了,每天就吃包装好的食品这一类。

  然后又去医院检查,没什么事了。
  最近没怎么中毒了。
  不过,我坚信,定是康雪所为,这个阴暗的敌人,一直躲在暗处,别看她每天好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和蔼可亲样子,实际上,内心一直从来都没忘记过要把我除掉。
  真是郁闷,我却没办法对付她。
  这天,我约了强子吃饭,就在自家饭店吃的,喝了几瓶啤酒,和他说如果有空,帮我抓了两个女的,问出来一些我想知道的事。

  强子说现在不算忙,可以了。
  不过,无论是侦察科科长,狱政科科长,她们本身都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想要抓住她们,有点难度,还有,应该韦娜容易抓一些,总监区长应该也知道,我想了想,从总监区长下手比较好一些,所以,我打算让谢丹阳偷偷的弄出总监区长的资料,然后给强子,去守株待兔,抓了总监区长来问,到底d监区女囚是不是真的跑了,跑了的是谁,叫什么名字。
  喝完了酒,我身心俱疲,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这些天,都是被那亚硝酸盐给害的,还都查不出来到底谁给我下毒的。
  回到了家中,我开灯,灯怎么打开不了?
  怎么回事?
  而家中一片漆黑,但却很凉快,空调应该刚才开着的,有谁会跑我这里来开空调?

  我没走错吧。
  一看门牌号,没错啊。
  闻到房中有香水味,有人!
  是不是刺客,杀手?

  我盯着房中暗暗的地方,之间一个长发的女子,背对着我,站着。
  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女鬼。
  当然,世上是没鬼的,我虽然害怕,但我绝对不信有鬼。
  肯定是个女人。
  可是,看着这轮廓,像,梁语文?
  梁语文!
  一定是梁语文,她回来了,没想到的是,她回来了!
  我冲过去,抱住了她:“你回来了!”
  从身后抱着她的,我把头放在她肩膀处,好舒服。
  梁语文终归回来了,幸福感爆棚。
  手感很舒服,但是抱着她的腰有些不对劲,因为梁语文的腰挺粗的,这,是去外国瘦了吗。
  我说道:“语文,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
  而这香水味,也有些不太对劲,让我想到的是:贺兰婷!
  这女人是贺兰婷!
  我问道:“是你吗语文?”
  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她往前一步,弯下腰,用力双手抓住我的手,狠狠将我一个过肩摔,我直接被她用力摔飞在了地上,啪嗒一声,好不痛苦。
  我急忙爬起来:“你是谁!”
  我大声一喝。
  但是她却用力抓住了我的头发,然后就第二次把我往地上摔。

  因为她用力抓住我的头发,我一下子间根本就无法挣脱开,情急之下,我直接双手抓往她胸口。
  随着自己所双手抓住了两边硕大,只听见啊呀一声,她松开抓了我头发的手,然后想要拍开我的手。
  果然是贺兰婷。
  我借着她护着她胸口的时机,直接把她推着往床上按倒下去,她倒在了床上,我死死压住了她,可是,她却突然的膝盖用力一顶。
  中了我要害,我叫都没叫出来,掉下了床,捂着肚子,要我的命了。
  她下了床,用手机照着我:“死了没!”
  我用力,强忍着疼爬起来坐在床上:“你有病是吧!”
  贺兰婷说道:“活该。”

  我说:“你没事你跑我家里来干嘛!我以为是我女朋友!”
  贺兰婷说道:“我喜欢。”
  我说道:“喜欢你妈,你怎么进来的。”
  贺兰婷说:“想进来就进来。”
  我说道:“你回你家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贺兰婷说道:“我今晚就睡这。”
  我说道:“为什么?”
  贺兰婷说:“在这边喝了点酒,不想开车回去,没身份证开房。”
  我说道:“你不回去你来我这里?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疼痛感终于慢慢消失,可是还是还没能站起来。
  贺兰婷说道:“不知道,我忘记了。”
  说完,她躺在了床上:“灯坏了。”
  怪不得开不了灯,而空调还是开着的啊。
  我说道:“你这大晚上的,跑我这里来,我不以为你是鬼,还以为你是有人派来杀我的,还好刚才没直接拿着东西砸了你。”
  贺兰婷说:“你那身手,就算了吧。”
  我说:“我是让着你。”
  贺兰婷说道:“没那么多人会跑来杀你,你的命也不值钱。”

  我说:“文浩想杀我,还有,监狱里有人想杀我。”
  贺兰婷说道:“有吗?”
  我站起来了,去弄了一下那灯管,用手机看了一下,发黑的灯管,应该是坏了。
  我说道:“监狱里有人给我下毒了,亚硝酸盐。你说我脸色蜡黄,嘴唇发紫,就是这样的。”
  贺兰婷问我怎么回事。
  我告诉了她。

  她听了后,却说道:“怎么没把你给毒死了。”
  我说道:“我死了你有好处吗!”
  贺兰婷说道:“有。”
  我说:“是吧,因为我非礼过你,所以你要把我弄死不可。”
  贺兰婷说:“是。”
  我说:“那你怎么不先去弄死文浩,他比我还人渣。”
  贺兰婷说道:“他最近是快烦死了。”

  我问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