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6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主任,这几天陈区长那边进展怎么样?”丁长生问道。
  “没任何进展,叫来人就是吵架,开始时在区政府会议室吵,到后来是在区政府大院里吵,陈区长一个人怎么可能吵得过那么多人呢,所以吵了几次,他们再来时陈区长就不接待了,这件事就搁下了”。梅三弄汇报道。
  丁长生听了个大概,反正就是没办事。
  “打电话叫陈区长过来一趟,就说我回来了,有事找他”。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刚刚吩咐完梅三弄,文若兰就嘎嘎的走了进来,看到梅三弄正在和丁长生说话,也没打招呼就走了进来,这让梅三弄的汇报只能是截断了,丁长生也明白,梅三弄一直都是躲着自己这位顶头上司,而且绝不和这个女人在一个办公室里多呆。
  “老梅,你接着汇报吧,我没事,可以等”。文若兰旁若无人的说道。
  丁长生笑眯眯的看着文若兰,这个女人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怎么着,拿我当空气吗?
  “文主任,我汇报完了,你们聊”。梅三弄客气的说道,然后向丁长生点点头就出去了。
  丁长生点点头,看向了文若兰,说道:“文主任有事?”
  “嗯,是关于拆迁的问题,陈区长这么做,一辈子也拆不下来,来了就由着那些人吵闹,这能吵出什么来,关键我看出来了,陈区长的本意是不想拆的,既然领导都这么想,你想,这工作还有法做吗?”文若兰说道。

  文若兰这话倒是让丁长生大感意外,之前的时候文若兰也是不赞成拆的,还一再的鼓动自己不要同意拆迁,但是现在的态度倒是开始质疑陈敬山的工作方法,这个大转变倒是让丁长生很吃惊。
  “哦?文主任不是反对拆迁的吗,现在转过弯来了?”丁长生笑道。
  “唉,说句不好听的话,胳膊拧不过大腿,再说了,领导决定前,我们有建议的权利,但是领导决定了,我们就只有执行了,这点觉悟还是有的”。文若兰说道。
  文若兰的变化让丁长生有点吃惊,一时间不明白这个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无论是打什么主意,她不提反对意见就是好事。

  “那你说怎么办?我看陈区长是没招了,他待会就过来开会”。丁长生点了一支烟说道。
  “其实很简单,我了解了一下,大多数的养殖户都基本不去养殖中心,就是去了,也是看看情况就走了,现在都有监控,从家里就可以看到养殖场的情况,所以,我们在养殖场见到的那些人,基本都是工人,所以我的建议是再开会时不要在城里开了,干脆到现场开会,让他们自己也体会一下这个养殖中心得真实情况”。  文若兰说道  。
  丁长生眼前一亮,文若兰这个主意还真是不错,不但是那些养殖户不常在养殖中心,就连管委会也不在那里办公,所以凡是开会,就把这些人全都拉到养殖中心去,让他们亲自体会一下,事实上,大清河的污染就是从上游而来,流经市区,一到夏天,蚊蝇乱飞不说,沿着大清河的居民区都不敢开窗户,甚至都影响到了大清河沿岸的房价。
  “这个主意不错”。丁长生笑道。
  正说着呢,陈敬山夹着笔记本到了。
  “丁书记,回来了也不休息一下?”陈敬山问候道,文若兰站起来和陈敬山打了个招呼也坐下了。

  “老陈,区里情况怎么样?”
  “基本没什么事,主要就是拆迁的问题不能达成一致,聚到一起就是吵,吵得我头都大了”。陈敬山说道。
  “吵,嗯,这些人爱吵,那还不好说,找个闲人免进的地方好好吵呗”。丁长生话里有话的说道。
  陈敬山不明白丁长生是什么意思,抬头看了看文若兰,但是这个娘们好像是没事人似得,陈敬山心里咯噔一下。
  丁长生不知道的是文若兰为什么会转变,陈敬山不知道的是文若兰又在出什么幺蛾子,这个女人很有本事,孙传河在的时候,孙传河就很听他的,现在又开始给丁长生灌迷魂汤了,传言孙传河和她有一腿,但是丁长生这么年轻不至于饥不择食吧,仔细看看文若兰还是颇有姿色的,如果她真的生扑,不见得丁长生能顶得住。

  就在丁长生去北京的这段时间,成功又约见了文若兰,给文若兰的指示是紧靠丁长生,竭力挑拨丁长生和陈敬山之间的关系,这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是要做的不着痕迹着实不易,文若兰不知道成功到底什么意思,可是为了自己弟弟的公司,也只能是成功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成功甚至暗示过她可以采取一切手段,虽然自己不愿意,但是她也只能是装作不明白,和成功的虚与委蛇只是为了让自己弟弟的公司解套,否则,那些高利贷是还不清的。

  “老陈,明天开会,约见那些养殖户,不过不在这里,在养殖中心,我们来个现场办公,让管委会的人现在就准备明天的会场,那些人多久没去养殖中心了?”丁长生抛出这么一个话题,让陈敬山一愣,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了文若兰,他百分之百肯定这个主意是文若兰出的  。
  “丁书记,那里的情况可不适合开会啊”。
  “我去过那里,还可以,只是这些大老板不见得每天都去,以后所有的关于拆迁的会议都在养殖中心开,让这些大老板都看看他们是怎么一边赚着钱一边污染着我们的环境的,告诉他们,养殖户自己必须到场,不到场做出什么决定视为他们同意”。丁长生斩钉截铁的说道。
  陈敬山愣了一下,说道:“那行吧,我待会安排下去,市里答应的补偿金还没到位,我们是不是再去催一下?”
  “嗯,这件事我来做吧,我们分工一下,你负责联系拆迁户,明天九点,不,十一点在养殖中心开会,不得缺席”。丁长生吩咐道。
  “十一点?太晚了点吧?”陈敬山问道。
  “不晚,早了苍蝇蚊子起不来,天热了才热闹”。丁长生淡淡的说道,但是陈敬山现在都不敢想象明天是个什么场景,上百人衣冠楚楚的人站在一大堆粪堆里开会,那个味道,现在现象都想干呕。
  陈敬山和文若兰走了之后,丁长生一个人陷入了沉思,想的不是白山的事,主要还是林一道的事,相比较白山这些事,林一道这件事太难办了,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前面所做的一切事都化为乌有。
  “杜哥你那边忙的怎么样了?”丁长生此时迫切需要杜山魁在自己身边,但是杜山魁一直都陪着蒋梦蝶到处考察呢。
  “蒋小姐考察了海阳的药厂,还没下决定投资呢,是不是有什么事?”
  “嗯,你和她说,算了,还是我来说吧,你们到白山来吧,我这边需要你处理一些事”。丁长生说道。
  杜山魁听得出来,丁长生很着急的样子,看来事情不小,所以挂了电话就到车里去等着了,过了一会,就看到蒋梦蝶从药厂的大楼里快步走了出来。

  杜山魁带着蒋梦蝶到了丁长生约定的地方,这里很偏僻,就是海阳县到白山市路上的一个小饭馆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