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瘦子等人脸色一变,急忙闭上嘴巴,眼睛又都盯在了屏幕上。
  忽然,“圆脸”喊了一嗓子:“小子,有种。”
  瘦子四人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圆脸”。
  正这时,“圆脸”猛的把头扭了过来,说了声:“快走。”说完,率先快步走了出去。
  瘦子四人不敢怠慢,紧跟着走出了屋子。

  “烟囱”里,八人的打斗还在激烈进行着,但现场的情形已经有了一些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七个中有两人手里多了一把长剑。
  从一开始的时候,双方都是赤手空拳。那七人武功不弱,在和楚天齐的对阵中,依靠联手之力,一时也不落下风,还打成了平手。
  楚天齐武功更是了得,而且越打越顺手,把自己的掌法发挥的淋漓尽致、收放自如。楚天齐觉得今天打的特别过瘾,尤其是现在这种打法,更是让他兴奋。
  楚天齐从小到大,没少打架,就是一些大的阵仗也经历过。但以前那些打斗,和今天的情况完全不同。
  小的时候,和同学们动手,那只是孩子们之间的打闹,根本就不能运用功夫。即使那样,他因为练武而身体素质极佳,也从来一点都不吃亏。还把比他年龄大、个人高的同学打的大败,其中被他打的就有冯俊飞。
  还有就是和胡三、“狗二横”等人的动手。这些人都是一些混混,平时无非靠着拉帮结伙,靠着皮糙肉厚,在所谓的混社会。手上哪有什么功夫?即使有一点,也是三脚猫四门斗。对付他们,楚天齐根本不需要用什么真功夫,只是用点皮毛,就把他们收拾的服服贴贴了。
  再有就是和贩毒集团那次打斗,虽然凶险程度要超过楚天齐目前所经历的任何一次。但那次打斗也不是动真功夫,而是比谁狠。所以他虽然不得不动用了皮带,使出了绝招,但那只不过是为了保命,而不得不动用杀招,并不是真正的比试武功。
  还有几次,楚天齐也都动用了皮带,使出了绝招。但无一例外,主要都是对方动用了凶器,自己为了自保,才那样做的。都没有真正把武功施展出来。
  而今天却完全不同,从进入黑暗通道开始,楚天齐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和对方缠斗着。这是自楚天齐和人动手以来,唯一一次把武功招式、套路完全使出来的一次。在这次的系列打斗中,楚天齐发现,自己的武功招式随着打斗又顺畅了很多,和自己练习完全是两回事。自己练功,主要是按套路来,使的再熟,也是死的。但实战时,对方的招式却是千变万化,自己也必须见招拆招,这样才能做到得心应手。

  忽然,楚天齐发现,对方的“头儿”除了右手的长剑外,左手多了一把匕首。紧跟着,另一使剑的人左手也多出了一把匕首。
  那个“头儿”,右手挥剑直奔楚天齐脖项,左手持匕首刺向楚天齐前胸。
  楚天齐左耳快速动了几下,暗道一声“不好”,身子后退两步,躲开了对方的攻击。紧接着,脚尖点地,身形腾起。就在他再次下落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条“鞭子”——特制皮带。他大吼一声“龙游浅水”,“鞭子”直奔那个“头儿”而去。
  看到对方忽然多了一条“鞭子”,蒙面人的“头儿”就是一惊,旋即便释怀了:虽然对方多了兵刃,可攻击下来却是软*绵绵的。她不退反进,迎向了那条“鞭子”。
  “鞭子”挥了下来,可是遇到对方长剑的时候,却被一下子荡开了。楚天齐脚下稍一踉跄,差点被身后的其他蒙面人攻击到。他再次跃起,然后喊了一声“虎落平阳”,俯冲下来。
  忽然,现场响起一个声音:“住手,别打了。”
  在声音响过之后,那七名蒙面人中的五人迅速跳到一边,收掌站定,而那两名手持利刃的蒙面人不但不退,反而直接迎向了空中下来的楚天齐。
  在听到有人喊“住手”的时候,楚天齐一楞,不知发话之人是敌是友,虽然身在半空,却还是不由的走了一下神。但下行之势却一点未减,直接俯冲下去。当他发现有五人退开的时候,却也发现那两名手持利刃的人不退反进直接迎了上来。他再次叫了一声“不好”,舍近求远的避开两人手中的长剑,而把“鞭子”挥向了对方的匕首。
  由于刚才分心,由于舍近求远,由于临时调整招式,楚天齐只打飞了一只匕首,而另一只匕首还牢牢的握在那个“头儿”的手中。同时,他的肩膀和前胸分别被两柄长剑划过,“哧拉”一声,衣服被划破,肩头还渗出了一丝血迹。
  楚天齐只感觉肩上一疼,但他还是尽量向后一撤身,堪堪躲开了那个“头儿”手中的匕首。匕首几乎是贴着脸颊过去的,楚天齐都感受到了匕首上面的森森寒气和蓝汪汪的光焰。
  楚天齐暗道一声“好险”,再次腾声跃起,大吼了一声“飞龙在天”,身子俯冲下来。
  手持匕首之人,没想到只是用剑挑破了对方肩头,心中很是不甘。见对方又挥着“鞭子”俯冲下来,她心中暗道:就跟个袋鼠似的,蹦来蹦去,嘴里还叨咕着龙呀什么的,可那“鞭子”软的就跟面条似的。想到这里,她心一横:豁出挨上一鞭,也要把手中匕首刺到对方身上,看谁能笑到最后。这样想着,她没有躲闪,并且腾身跃起,去主动迎向那条“鞭子”,并尽力把手臂向前伸着,用手中匕首向楚天齐刺去。

  随着离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蒙面人仿佛觉得自己脸上挨了一鞭,同时匕首也刺到了对方前胸上。她的身体向下坠去,但她还是尽力看向对方,想看看匕首刺中的地方,是否有黑色的血液汩*汩流出。可是她失望了,就在她坠到地上的时候,那把匕首也掉在了她的脸旁,差一点就刺到皮肤上。而对方的前胸哪有什么伤口,还是白刷刷的半袖颜色。紧接着,她感觉到脸上一阵刺痛传来,一股带着腥气的液体流到了唇边。

  她现在才明白,对方没有被匕首刺中,而自己却是被对方“鞭子”抽到了。她很是不解,可是她已经不能思考了,因为她马上就晕了过去。
  楚天齐站在当地,看了看脚边昏死过去的两个蒙面人,又看了看已经聚到一起、垂首站立的另五个蒙面人,才把目光投向了门口,投向了那个喊“住手”的人。
  门口站定一个男人,此人长着一张圆脸,中等身材,穿着休闲半袖T恤、休闲长裤。如果把他放在人群中,绝对不好找出来,太普通的大众脸了。他的身后站在四个男人,看的出是圆脸男人的随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