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6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联系好闫培功后,就上床睡觉了,一直睡到天都黑了,还是被开门声惊醒的,坐起来后,外面的灯已经打开了,来的是赵馨雅,她看到了门口的鞋,试探着向屋里走,还没到卧室门口,里面的灯就打开了。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赵馨雅看到是丁长生,很是高兴的问道  。
  “中午回来的,睡了一觉,困了”。
  “那你歇着吧,我去做饭,你还没吃饭吧”。赵馨雅说道。
  “不用了,我吃你就行了”。丁长生说着朝赵馨雅招招手。
  虽然内心里有无数次渴望这样的见面,但是当这一幕真的上演时,赵馨雅还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荒唐了,可是没办法,自己已经是身不由己了。
  虽然害羞,但是自己却决不定不了自己脚步的方向,当离丁长生还有半步远的时候,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加快了步伐,是扑进丁长生的怀抱里的,虽然感觉自己很无耻,但是这一切都融化在接下来的疾风骤雨中。
  “别,路上出汗了,我先去洗洗”。赵馨雅一边应付着丁长生的上下其手,一边道。
  “不用,我喜欢吃原味的,健康环保”。丁长生笑道。
  很快赵馨雅就在的车的怀里变成了一根柔软的面条,面对丁长生的进攻,赵馨雅敞开了自己的大门,不用进攻,自然而然的欢迎这个长期离家的游子回家。
  “你还要出去吗?”看到丁长生在穿衣服,赵馨雅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还有事要做,待会就回来”。丁长生说道。
  在丁长生走后,赵馨雅难以抵御身体的疲惫,眼皮开始打架,慢慢的沉睡过去了。
  湖州物流仓储中心已经建设了一期,全部租光了,现在进行的是二期项目,夜晚,湖州的夜空还是很漂亮的,闫培功自己拿着手电在工地上巡视着,不时碰到巡逻的保安人员,那些人说要跟着闫培功,但是都被他拒绝了。

  “老闫,我在这里呢”。黑影里,丁长生看到了走过来的闫培功,叫了他一声,闫培功关掉手电,和丁长生一起隐藏在了黑暗里。
  “出事了?”闫培功很明白,这个时候的车来找自己绝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是这么偷偷摸摸的,看来是被人盯上了,这是意料中的事,只是没想到对方敢这么快就下手。 
  “嗯,我得到消息,林一道已经盯上我了,还找人警告过我,不出意外的话,我现在很可能被人监控了,如果那样的话,我就暂时不能去见灵芝了,你也不能去了,很危险,我最担心的就是她们俩被林一道挖出来,所以我想找个机会把他们转移出去”。
  “去哪儿?”
  “去国外,现在看来,我们失算了,如果是一早把她们弄出去,反倒是省心了,现在看来,难了”。丁长生叹息道。
  “是比较麻烦,竹韵还好说,没有涉及到她,但是是否已经边控,这很难说,至于灵芝,想都别想,现在还在通缉令上呢,不好弄”。闫培功很是清楚,要是现在把她们转移到国外,那会有多大的难度,而且一旦出事,势必会连累到丁长生,这是很冒险的事。
  “这事还是我来想办法吧,但是你这边要做好准备,我说的是资金来源,都要做好帐,一点差错都不能有,我今天见了几个人,但是都劝我不要趟这趟浑水,但是我不趟也在水里了,出不去了,只能是一战到底,对了,你的人在中北省收集到什么资料没有?”丁长生问道。
  “收集到一些,但是作用不大,不过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林一道这个人很狡猾,而且是心狠手辣,但是想对于他来说,他儿子是个十足的草包,我们可以从这个人身上下手”。  。
  因为这两人都在黑暗里,虽然离的有两米远,但是丁长生能看的清楚闫培功脸上的表情,可是闫培功看不清楚丁长生是什么表情,当闫培功说到林一道的儿子林平南时,眼睛里的狠辣让丁长生为之一振,兔子急了也咬人这句话果然是没错。
  “嗯,我今天在省城找了个律师,祁凤竹的案子要想翻案,现在就要造势和收集证据,现在我们就是在等一个机会,只是这个机会什么时候来,我们不确定,但是我们一定要未雨绸缪”。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和闫培功在黑影里谈论了一个小时左右,把约定的一些事都说了一遍,这才和闫培功分开回到了家里,此时赵馨雅还没走,看那样子今晚是不打算回去了。
  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处境,丁长生还是让赵馨雅回了家,夜里又悄悄的到了赵馨雅家,虽然麻烦,但是稳妥起见还是小心为妙。

  丁长生没去见司南下,司南下这个人丁长生算是看透了,而他也不想给仲华惹麻烦,自从经历了和自己的前妻闹离婚闹的沸沸扬扬之后,仲华在很多事上明显的保守了,他一味的求稳,不找事,不惹事,当然了,也不干事,可是这样人家也能升官,这就是本事。
  出去了将近一周,丁长生悄悄的回到了白山,到家里简单洗簌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第一时间去了市委向唐炳坤汇报这次京城之行的结果,当然了,唐炳坤最想知道的还是丁长生和爱卫办的人是否接上了头。
  “这么说,没法做工作了?”听到丁长生这么说,唐炳坤很不高兴的说道。
  “不见得,那位齐主任虽然没说怎么办,但是我感觉是因为我那个朋友在,也不好说,所以我要了他的电话,手机号和办公室电话,让白山驻京办联系这个人,这马上就要到中秋节了,给他意思一下,这还是有必要的,而且驻京办的人办这事还不是手拿把攥,没事邀请他打个球之类的,也不在于送多少东西,总而言之是要把关系搞活络了,别的不说,他们爱卫办暗访时,提前给我们打个招呼,我们那几天多干点,打扫的干净点,这就是成效”。丁长生是这么想的,就这么给唐炳坤建议,事实上也只能是如此了。

  “那看来也没什么好办法了?”唐炳坤说道。
  “目前事实如此,我们也没办法,再说了,全国就那么几个城市,都盯着呢,要是做的过火了,这事恐怕还会出漏子”  。丁长生建议道。
  “那行吧,就按你说的做,你待会把电话给市委办吧”。唐炳坤无奈道。
  “书记,市里没什么其他事吧?”
  “没事?怎么会没事,事还不小呢,陈敬山来汇报几次,养殖中心不同意拆迁,现在是补偿也不拆,理由五花八门,有的是鸡正在下蛋,这怎么处理?有的是猪长了一半了,要是处理了这补偿怎么给?反正是乱套了,你回去和陈敬山再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拿出个方案来,这件事不能再拖了”。唐炳坤也是着急了,嘴上好几个泡都是急的。
  丁长生本以为自己走这么多天了,区里能干成一件事呢,搞了半天什么事都没搞成,心里窝着一股火回到了区委,梅三弄看到老板回来了,立刻跟到办公室汇报情况。

  日期:2016-01-01 0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