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5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好消息是林一道的到来,间接的让梁文祥和自己站到了一起,因为他们俩都知道,林一道来头不小,老爷子虽然还剩下一口气,可是还要喘气,人人都得给点面子,所以,这种站队是不自觉的,更何况已经有证据证明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程耀武和林一道之前就走的很近,这次搭档同事,让任何人都不能小觑,而程耀武身后就是汉唐置业。
  朱明水没想到丁长生会联系到自己,可是当他联系自己时,自己的车已经在高速路上了,这也怪丁长生,在唐玲玲家里和唐玲玲腻歪的时间太久了,而他更没想到的是朱明水居然没在湖州吃饭,要直接回省城。
  “朱书记,无论如何你都要在服务区等我一下,我可是从省城追到你这里的,现在刚刚到湖州市区”。丁长生说道。

  “那我就在前面的湖州服务区等你吧,你快点,我还有事呢”。朱明水说道。
  “好,二十分钟吧,我马上到”。丁长生答应道。
  丁长生急忙从唐玲玲家里出来,打车上了高速,等到到了湖州服务区时,朱明水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服务区条件有限,丁长生上了朱明水的车,车里开着空调,司机在车下等着,自己和朱明水在车里开始了谈话。
  “朱书记,和司书记谈的怎么样?”
  “哼,这个老狐狸,说你的事,找我干什么?”朱明水直接了当的问道。
  “我刚刚从北京回来,这还没回到白山呢,去了你的办公室,说你下来视察了,就追了过来,有些事还是当面汇报比较好”  。丁长生说道。
  “嗯,老秦的后事办完了?”朱明水沉默了一下,问道。
  “办完了,秦墨还在京城,我听说了一个消息,所以急不可耐的赶了过来,是关于林省长的”。丁长生边说,边看着朱明水道。
  “他?他怎么了?”
  “说来也是和湖州有关的,我只是偶尔听到了,所以特意过来汇报一下,待会也想去见见司书记,湖州这一年的发展,是因为有大批的投资进来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而这些投资基本都是跟着一个人过来的,这个人叫闫培功,您可能不知道,但是司书记肯定知道,但是这个人当年和一个叫祁凤竹的人是好朋友,林省长和这个祁凤竹的老婆家有点渊源,当年林省长在中北省收拾了祁凤竹,但是却没拿到钱,现在又想着对付闫培功了,这样一来,很可能湖州的经济发展毁于一旦,这可不是小事”。丁长生说道。

  朱明水看了丁长生一眼,冷冷的问道:“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认识闫培功,这些都是闫培功告诉我的,而闫培功的企业也是我引到湖州来的,虽然我现在离开了湖州,但是湖州的事我还是记在心里的,尤其是闫培功,这个人和我还是朋友,我不能不管不问吧”。丁长生说道。
  朱明水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当年林家操纵的那个案子人尽皆知,而且这里面的事传的比丁长生知道的丰富的多,可是当年林家老爷子那是如日中天,这很像是林家在清理门户,所以基本无人出来肯为宇文家说句话,这就等于是林家想怎么判,法院的判决书就怎么写是一个道理的。
  所以祁凤竹决定即便是自己坐牢,也不会把一分钱交给林家,可想而知,当钱交出去后,自己的价值也就没了,随时都可能死在牢里,自己一直活到现在,那是林家一直都在找寻宇文家的钱,这才留自己一条命。
  “这件事很复杂,我劝你,置身事外,什么都不要做,否则,你会付出代价的”。朱明水警告丁长生道。
  “哈哈,朱书记,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人家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我敢和人家对阵?”丁长生自嘲道。 

  “你知道自己的本事就好,不要做自不量力的事,明白吗?”朱明水这算是警告丁长生了。
  “我知道,只是闫培功的投资是我引来的,我想,如果可能的话,还是让证据说话,我们建设的是法治社会,这年头,即便是做样子,也要做的像一些,不要让人家老是说我们法治不健全,有法不依比无法可依更可怕”。丁长生慎重的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走一步看一步吧,这次林一道的很多路数我都看不明白,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支持,一来中南省就开始了各种布局,咳咳,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白山,把白山的事情办好就行了,我猜当时老石力主把你放到白山去也是这个意思,你要理解他的苦心,不要给他惹不必要的麻烦”。朱明水再次警告丁长生道。
  “行,我理解,那我不耽误领导的时间了”。丁长生作势想下车,但是被朱明水叫住了。

  “你等一会,秦墨还好吧?”朱明水皱眉问道。
  “还可以,只是可能要消沉一段时间吧,秦家的其他人也不是好东西,我要是不在,秦墨非得被他们欺负死不可……”丁长生随即把自己经历的事和朱明水说了一遍,朱明水的眉头是越拧越紧,但是到最后也没说什么。
  “我和老秦是战友,也是从小一起玩起来的,他走,我该送送他的,但是我这里也实在是有些事不好说,希望你给秦墨解释一下,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有其他的事耽误了,希望她能理解”。朱明水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但是心里却不这么认可,其他人不去参加秦振邦的葬礼,那还有情可原,这么多年在京城那个小圈子里混,又是非政即商的,难免会得罪一些人,但是秦振邦和朱明水应该是比较铁的关系,居然也没到场,这让丁长生也是疑惑不解  。
  如今面对朱明水的解释,丁长生也是无言以对,心想,这不过是敷衍罢了,无论怎么说都是活着的人有道理,死人是不会和你对质的,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是能掂出斤两的。
  丁长生目送朱明水的车离开了服务区,自己也打车离开了,再次回到湖州市区,回到了自己家里,这里虽然长久没住了,但是一直都收拾的很干净,看的出来,赵馨雅一直都在帮自己打扫着这里。
  坐下来喝了杯水,想着朱明水对自己的警告,看来当年林家做的这一桩事不是没人知道,而是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让丁长生很是心寒,这也再次印证了一句话,政治上只有妥协,而没有公道,所谓的公道自在人心,在人心里的公道屁用都没有,顶多就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喂,老闫,是我”。丁长生在手机里找出了闫培功的电话,打了过去,从上次闫培功到白山去见丁长生,丁长生就和他约好,让他多准备几个手机卡,每张手机卡配备一个手机,现在市面上百十元就能买一部手机,用一次就扔,再不用第二次。
  “丁书记,找我有事?”闫培功知道,丁长生没事是不会找自己的,而且没有大事也不会找自己。
  “我在湖州,见个面吧?”丁长生说道。
  “随时都可以,在哪里?”闫培功问道。
  “在你的工地吧,晚上我去找你”。丁长生将见面地点约在了工地,丁长生现在担心的是老闫被人监视了,要是出了工地,很可能会被人跟踪,虽然林一道现在已经盯上自己了,但是能躲一阵是一阵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