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5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通过这样的对话,我们知道了一件事情。
  曾经的摩门教,其实被人灭过一次,而那人便是杂毛小道的大师兄,现如今的黑手双城,以及他手下的七剑。
  他们不但斩杀了统御整个茶荏巴错地底世界的王者,摩门教的教尊阿摩王,而且还将摩门教的老巢给弄得底儿朝天,甚至还将与神灵奎师那沟通的祭坛都给毁了去。
  黑手双城离开地底之后的两年之间,茶荏巴错一片宁静,各族和平安详。
  然而却又有一个家伙站了出来,那个人后来的名字,叫做新摩王。
  他斩杀了一个人口足有上千的大部落,用那流淌成河的鲜血完成了献祭,将恐怖邪神的触角再一次请回了茶荏巴错,并且在神灵派来的二十一度母帮助下,重新建立了摩门教,又收了十二个门徒。
  摩门教死灰复燃,甚至比之前更加强大。

  它有着恐怖的翼手龙骑手,有着让人胆战心惊的迅狼骑士团,有着身高三丈的独眼巨人,还有着挥着翅膀的鬼怪。
  在这样的力量支持下,新摩王比之前的阿摩王还要强大,横扫了一切不肯臣服的茶荏巴错各个部族,甚至将触角都蔓延到了茶荏巴错的地底深处去。
  从名义上来说,这位新摩王,已经是茶荏巴错的王者了。
  只可惜它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就是重返地表。
  它曾经试过,结果败退了回来,而回来之后的新摩王一直都在闭关养伤,这才使得众人有了一口喘息的机会。
  不但是这些秘辛,屈胖三还问了道路,甚至从阿满的身上搜出了一份羊皮卷的地图来。
  屈胖三本来还有许多的事情想要问,结果这个时候那阿满却开始逐渐清醒了。
  因为屈胖三的话语里,很多都与他心中的神灵所违背。

  这心中一旦有了怀疑,潜意识就会变得无比狂躁,理智开始逐渐地占到了上风来。
  到了最后,阿满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
  他的双目清明,怒声吼道:“该死的家伙,你们对我都做了些什么?”
  阿满疯狂的扭动身体,想要反抗,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则看向了我们,问道:“该问的都差不多了,这人要留下来么?”

  杂毛小道全过程都听完了,叹了一口气,说没啥利用价值了,宰了吧。
  这话儿一说出来,那阿满就变得无比愤怒,大声吼道:“我是新摩王的十二门徒之一,你们不能杀我,不然新摩王绝对放不过你们的……”
  杂毛小道抬了抬下巴,指示我来动手,而他则回答道:“不用,我们现在就找上门去杀了它。”
  呃?

  为什么这种脏活累活都让我来弄呢?
  我一脸郁闷,不过还是摸出了一把小匕首来,这玩意是从蓬莱岛那边就一直带在身上的。
  我蹲坐下来,抱住了阿满的头,低声问道:“还有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阿满突然间疯狂地笑了起来,说你们会后悔的,绝对会后悔的,因为你们根本不知道,新摩王究竟有多恐怖……
  他神经质的笑声让我有一些不舒服,瞧见杂毛小道和屈胖三都没有什么交代的,于是就抱住了他的脑袋,挥动匕首,轻轻一割。
  鲜血飙射,那人用尽全身最后的一丝力气在挣扎。
  不过到底还是徒劳无果。
  阿满死了,死于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中。
  接下来挖坑的事情,也交给了我,而杂毛小道则跟屈胖三商量起是否进攻摩门教这边的前进基地。
  两人协商了好一会儿,最终决定不管了。
  我们的心腹大患是阿满,或者说是骑在五彩飞龙身上的阿满,现如今这家伙既然已经躺在坑里面去了,那前进基地必然找不出一个能够组织拦截的人来。

  而即便是有,那些虾兵蟹将也不会给我们造成太多的威胁。
  至于阿南难等几个部落……
  现在的情况,他们不去欺负那帮人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我们没有必要一直留在这里,给他们保驾护航。
  这岂不是本末倒置?

  他们商定出了结果,而我也将阿满给埋进了坑底,还将土给填平了,于是便没有再多逗留,跳上了五彩飞龙,飞向了天空之上去。
  有了这畜生,我们开始了长途飞行来,一路上穿过宽阔无比的大湖和河流,诡异莫测的洞穴和高山,翻滚不休的岩浆,遍布四处的硫磺毒气,以及一望无垠、让人绝望的岩石荒漠……
  我们用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飞到了一片茂密到极致的大森林之前来。
  那林子一望无垠,一直蔓延到了天边。
  这个时候,屈胖三指着下方不远处,说那里有个部落,咱们去问问。

  当五彩飞龙在半空之上盘旋的时候,下面这个部族的人估计是崩溃的。
  摩门教在这片土地上的统治延续了许多年,尽管因为人手的问题,使得并不能够在地广人稀的茶荏巴错里实行牢固的统治,但也是将名声尽可能的传递到了茶荏巴错的各处去。
  特别是摩门教的这位新天王,一脸斩杀灭绝了十三个部族,震惊了整个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
  生物的劣根性总是在于欺善怕恶,特别是在茶荏巴错这个将“物竞天择”发挥到极致的地底世界,更是如此,所以摩门教的凶名之下,明智的部族都会选择臣服,至少是表面上的臣服,从而获得种族的延续,而不是傻乎乎地举起反旗,与之对抗,最后覆灭,鸡犬不留。

  毕竟茶荏巴错在此之前,曾经是妖魔横行之地,归根结底来说,目前生存在这一片大地之上的部族,大部分都是当年被赶入地底的妖魔后裔。
  当我们落下来的时候,这个部族村子前的空地上,已经趴倒了一大群的人。
  当我站在五彩飞龙的背脊之上,居高临下地望过去的时候,差点儿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这地下跪倒的,居然是一片的二师兄。
  也就是猪头。
  说真的,经受过多年暑假档《西游记》磨练过的我对于这样的长相并不排斥,甚至还有几分亲切感,不过相比猪八戒那种憨厚可爱的造型,这帮猪头则显得凶恶许多,不但面貌丑陋,而且还有两颗獠牙从嘴唇里撩出来,有点儿像是《西游降魔》之中的造型。
  而且在我眼中,这一大帮猪头里面,我根本分不出男女模样来。
  不过此时此刻,这帮凶恶的猪头眼神倒是柔和许多,甚至还透着几分恐惧,有一个留着白胡子的猪头跪着走到我们跟前来,先是拜了三拜,然后高声说道:“恭迎神使光临。”
  呃……
  敢情他们把我们这些人当做是摩门教的恶徒了。
  不过这也难怪,五彩飞龙这玩意儿实在是太扎眼了,它们不误会反倒是不正常。
  只是,我们该如何打听呢?
  屈胖三看向了我,而我则想了想,然后说道:“就找他们问一下路,问猴山往哪儿走——我去过猴山,认识那里的人,如果能够找到其中的一个,想必也能够找到陆左的踪影吧?”
  杂毛小道从那阿满的口中得知陆左身受重伤,早就急不可耐,赶忙说道:“快点儿问那就。”
  日期:2016-05-2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