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70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许老板也还懂事,在吃完饭还是一人给他们们送了条好烟,当然了,那是背着华子建的时候,在送人家走的时候送的。

  华子建也就装着没看见,他要看到了谁还敢要。
  等人都走了,两人谝了一会华子建也准备走了,那许老板送到了大门口,都说再见了,他还没什么动作,华子建就调侃的说:“别人都有烟,我就这样算了?”
  许老板哈哈一笑,他也很机智的回答说:“那是打发小鬼的,你是大佛,那敢敬那香。”
  两人在笑笑分手。
  今天华子建是安排他了好几个重要任务的,不过对他来说到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了。

  华子建就在办公室里等赵厂长,随便也就处理些其他文件什么的,他还把彭秘书长和分管工业的刘副市长也叫了过来,一会是一起接待赵厂长。
  过了有一个小时的样子,那赵厂长就坐车赶到了市政府,手里提了一个大包,里面是乱七八糟的一堆资料,有机构整合的,有市场调研的,有国家大趋势的,反正看样子是带来了他全部的家当。
  华子建是很热情的把赵厂长招呼进来,招呼他坐下,又帮他泡上了茶,几个人寒暄了一阵,华子建就笑着说:“请你下来给我们把把脉,看看柳林市的工业改革应该从那里先下手,你是工业老前辈了,指点指点一定没问题。”
  华子建的意思也就是要从整个大局上让赵厂长看到他们厂的落后和劣势,让他明白改革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自己要先从他的精神上打击他。

  赵厂长那是当仁不让了,想到自己是名牌大学出来的,搞工业搞了几十年,对别的不懂还罢了,要说到工业那自然是头头是道,没一点问题了。他也就不带客气的说:“帮助市里搞好工业发展,那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市长就不要这样客气了,那我们就开始。”
  华子建笑笑就说:“刘市长和彭秘书长你们也来,我们就一起好好研究下。”
  四个人就把全市的大中型企业,包括那民营的,外资的都一起翻腾了一个遍,哪家的效益多少,那家的欠账多少,那家的工人每月发了多钱,这就叫人比人活不成,看了大概两个小时,那赵厂长的虚汗就开始流了下来,神情也慢慢的不大自然了。
  华子建看他这样就心里暗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不是自以为不错的很吗,现在让你看看,你们厂和市里其他厂比较的情况,那外资的先不用说,根本就没法比,人家发工资都是一把一把的,合资的也不用说,每年的劳模都是给发汽车,就和那一些柳林市的土企业比,人家至少也可以给工人发个百分之八十的工资,最后看看他们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每年连一半的工资都发不下来,要说欠账,那也就数他们最多。

  赵厂长越看是冷汗越多,华子建是越看他冒汗就越高兴,还时不时的还问他:赵厂长是不是太热,那就空调在开大一点。
  这赵厂长只能是苦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我是在厂里水喝多了。”
  等他们都看完以后,华子建就很认真,很谦虚,很诚恳的对他说:“赵厂长啊,你也是老内行了,你看看我们市上要是工业改革,哪一家应该是最需要先动的。”他就想看看能不能打击的了他赵厂长。
  这赵厂长也是老知识分子了,多少还是有些廉耻之心的,那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头上那虚汗也是成颗粒状态的往下滚,华子建就望着他,欣赏着自己给他带来的愧疚。

  哑了半天,因为赵厂长不得不哑,作为一个老知识分子,他还是有良知,也是看得清实务的,只是过去老子天下第一的思维一直在作怪,现在他算是看清楚了自己厂子和别人的差距了,赵厂长终于还是鼓足了勇气说:“要改也是我们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最应该先改啊,看来我们成了全市的尾巴了,唉这些年都是怎么了啊。”他除了内疚还有很多的心痛。
  华子建看到自己的第一步已经初见成效,自己已经沉重的打击了赵厂长的精神,他还要继续的打击下去:“对你们厂说真的,市里一时还不想动,因为你们厂负担也大,欠账也多,这还不算,关键是你们厂里除了你们个别领导是看的清大局和时代的潮流,其他大部分人那可以说是思想已经跟不上现在的发展趋势和潮流了,太保守,也太落后了,已经到了快被时代抛弃的地步了。”
  这样的话让刘副市长和彭秘书长都是听的傻了眼,这话说的也太狠毒了吧,谁受的了,这个赵厂长那脾气厥也是大家都知道的,就是韦俊海和他说话,说的不对了,他都敢顶两句,今天华市长不知道他的脾气,说出了这话,只怕要糟。
  但让他们吃惊和迷惑的是,那赵厂长竟然默不作声的受了,没有丝毫的反击意思,到是华子建像个好斗的公鸡一样,还在继续的说了起来:“就说职工吧,在市里的职工,你要是给他发不全工资,他就会经常到市里来闹,来堵市政府的大门,要政府换厂长,查厂里的领导,但你们厂就不一样了,每年工资发的那么少,连市里合资和外资企业两月的工资都不到,可他们还能够麻木的天天笑,自己种点菜园子,天天的喝些白开水,抽着那两元钱一斤的烟叶子,穷欢乐,你知道我这烟多钱吗?”

  今天他是专门开了一条软中华的,那就是为了要打击赵厂长才准备好的,他就拿着这中华对赵厂长比划着,赵厂长当然是知道他这烟多钱一包了。.
  华子建比划几下就说:“我抽一根就相当于他们抽的那一斤多烟叶子,但他们就感觉理所当然,你说下,这样的职工是不是没有一点上进和进取心了。”
  赵厂长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年,那时候厂里为了抢任务,抢工期,广大的职工是那样的干劲冲天,没日没夜的连续加班,整个工厂是红红火火,大喇叭一天就不断的叫着,想想现在真是不一样了。他有些无奈,也有些伤感的对华子建说:“唉,我们看来是落伍了,这次还是想请华市长好好的帮我们一把,给我们解放下思想,让我们第一个接受改革吧。”
  华子建感觉自己打击他的也差不多了,就笑笑的说:“就不知道你们厂领导群体是个什么意思,要是愿意,我是可以帮你们好好联系几家合并和收购企业的。”这到也不是吹的,招商局前几天还带来过几个大商户,想来找点生意的,那都是些有实力,有底气的南方大商。
  华子建那天也是很留意了些,他就想给人家兜里的钱看相,那些钱能留在柳林市,是他最大的希望,所以那天他也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跟人家谈的很是投机。
  现在他就想把这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给他来个拉郎配,想想自己怎么很有点像媒婆了。
  这赵厂长一听说是合并和收购,那脸马上就没有了愧疚,变得很严肃起来:“华市长是说找人来合并和收购是吗。这只怕有点不妥,我到不是在乎我这个破厂长的位置,只是我有责任保护这国家的财产,这厂子是我们工业人几辈子的产业,怎么能说卖就卖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