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5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人都看的出来,现在司南下紧靠梁文祥,这是聪明之举,但是梁文祥的点太背,居然和这么一位强势的人做搭档,可以想象现在梁文祥的处境也很为难,现在就看司南下怎么唱这出戏了,很难想象司南下这棵墙头草会倒向哪边。
  “唉,我也不想管,但是湖州的那么项目都是我引进来的,如果一旦要是出事,有个正当的理由还好说,如果是莫须有的理由,或者是干脆暗地里下绊子,不用说别的,如果哪个部门一个手续拖上半年一年,这个项目就是非法的,到时候怎么做还不是政府说了算,现在有些人做事不走脑子,还以为自己是老子天下第一,让你死你就活不成,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这样的脑子还不换,败坏的是政府的形象,如果不加以制止,以后谁还敢来湖州投资,大而化之,谁还敢到中南省来投资?”丁长生虽然声音很低,但是语气之强烈,是石爱国这几年见过的最愤怒的一次。

  石爱国看丁长生这样的表现,心下越发的担心起来,问道:“长生,这里没别人,你实话实说,你和那些企业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利益勾连?”
  “书记,我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我一个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保证,我和那些企业就是引路人的关系,其他的事一概没有”。  ( 丁长生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就好,长生,我一直都很担心,你还太年轻,有些事把握不准,但是我告诉你,其他什么事都好说,顶多算是犯错误问题,但是唯有经济问题,沾不得碰不到,这是犯罪,一旦出事没人能救得了你”。石爱国再次警告丁长生道。
  “书记,我明白,您放心吧,我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丁长生说道。
  “那就好,很多事都是迈出一步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这一点你要注意”。石爱国就是担心丁长生一时间把握不住自己,只要是伸了第一次手,这接下来就很难再缩回去了。
  丁长生从石爱国办公室里出来顺道去了朱明水的办公室,虽然秦振邦不在了,而且让丁长生很意外的是,朱明水并没有出息秦振邦的葬礼,丁长生也没问秦墨是不是没有通知他,但是人走茶凉的事不是没有,所以朱明水没去,丁长生也没在意,只是觉得这么做不合适。

  可是之前朱明水对自己还不错,同在一个省委大楼里,要是让朱明水看到自己来了不去他那里也不合适,所以就顺道去朱明水那里报个道,你要是很忙的话我就走了,不忙的话就说上几句话。
  但是让丁长生很轻松的是朱明水居然不在,问了问他办公室的人员才知道去了湖州视察了,丁长生心下想,肯定是为了px项目的事情,秦振邦不在了,也交出了这个项目的管理权,看来背后的人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此时又想起吴明安的话,不由得对湖州的事情更加的担心了,这让他忧心忡忡  。
  出租车在大街上飞驰,他准备坐高铁直接回白山了,但是当出租车经过一座小小的写字楼时,看到了一个醒目的牌子,周佳贞律师事务所,不由得想起当时给夏荷慧的丈夫石磊找的那个律师,虽然后来自己没有再和那个律师接触,但是石磊的判决结果却是让石磊自己都满意,这就说明这个女律师的本事还可以,于是下车到了这个律师事务所楼下。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女律师看样子是有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看来这几年混的那是相当不错了。
  但是走进去后,却让丁长生大跌眼镜,两间办公室,一个办公室在楼道口,是负责接待的,而里面则是主任办公室,想来就是周佳贞自己的办公室了。
  “请问这里是周佳贞律师事务所吗?”丁长生一边问,一边看墙上的律师照片,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几年前自己帮夏荷慧在省城找的那个律师。
  “对,请问你有预约吗?”门口办公室的女孩问道。
  “哦,我和周主任是老朋友了,不用预约”。丁长生笑笑说道。

  “那好,您先等一会吧,周主任现在有当事人在里面谈事呢”。门口的女孩将丁长生让到了走廊里的长椅上,还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
  丁长生就这么耐心的在楼道里等了半个小时,然后看到一个当事人千恩万谢的走出了周佳贞的办公室。
  “主任,这位先生说是你的朋友,在这里等了半小时了”。女孩将丁长生介绍给了周佳贞律师。
  周佳贞一听女孩这么说,看了几眼丁长生,但是却想不起来自己有这么一位朋友,但是来者是客,再说了看丁长生穿的很是得体,说不定还是一单大生意,所以也没有戳穿丁长生的谎话,点点头,示意丁长生跟着她进了办公室。

  “请坐吧,有什么事要咨询吗?我这里咨询每小时三百元,现在可以开始了。”说完,将桌子上的一个小闹钟摁了一下,这就开始计时了。
  “三百元?嗯,不算贵,但是在江都很多律师的咨询都是免费的”。丁长生笑道。
  “呵呵,这位先生贵姓?”
  “免贵姓丁”  。
  “丁先生,既然有免费的,你怎么会到我这收费的地方来呢,这就说明你还是认可我这里的服务,我劝你还是先说事吧,时间不等人”。
  “那好吧,周律师,你可记得几年前你刚刚执业时为一个白山市海阳县的一个律师做过辩护?还记得吗?”丁长生看着周佳贞,问道。
  丁长生这么一说,周佳贞脸色凝重起来,仔细看了丁长生几眼,说道:“我说怎么觉得你有点面熟呢,原来当时你是和我的当事人的妻子一起来的,对吧?”周佳贞恍然道。
  “没错,周主任的记忆力相当好,居然还记得我”。

  “怎么?那个案子出了什么问题吗?”周佳贞担心的问道。
  “没有,我今天来找周主任,是因为另外一个案子,不过不是我们省的案子,而是中北省的案子,是一个很棘手的案子,多少律师都不敢接,因为当时的法治原因,但是现在我的朋友做了几年冤狱之后,觉得实在是太亏了,所以打算申述,事实上他一直都在申述,只是没人理会罢了”。丁长生逐渐将自己的话引到了祁凤竹的案子上来。
  “哦,什么案子,这么棘手?”周佳贞精神一震,问道。
  自己当时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接了石磊的案子,结果因为那个案子一炮而红,这才有了自己以后在律师所的地位,干了几年后,决定还是自己开一个个人所比较合适,现在政策宽松了,自己的律师所现在只有三名律师,其他两人都出去开庭了,加上门口的接待员也就是四人而已,但是现在如果接一个大案子,最好是有影响力的案子,那么自己的律师所也将和当年一样,一炮打响。
  所以案子复杂不要紧,最要紧的是这个案子自己能不能接下来。
  丁长生把简单案情说了一遍,周佳贞沉思了一会,抬头说道:“丁先生,你这个案子还真是棘手,这个案子当年之所以是那样子,不在于法律,而在于政治干预”。周佳贞一语道破天机。
  “还是你们看的透,这个案子就是有太多的人为干预,法院不是依据法律和证据判决案子,而是依据个别领导的旨意办理的,这说不定就是一个冤假错案,这样的案子你们能接吗?”
  “只要是案子我们就能接,只是费用方面可能不便宜”。 WWW. 周佳贞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