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5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书记,我倒是去过中北省,记得上次华中经贸洽谈会时去的,那是前年的事了吧,但是我的记忆力,好像没见过这个叫做祁凤竹的人,吴书记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消息?”
  “祁凤竹曾经是中北省有名的企业家,但是多年以前就因为非法集资罪被判刑了,好像是关在西北的监狱里,当年这个案子轰动一时,闻名全国”  。
  “多年前?吴书记,你这不是开我玩笑吧,我什么底子你还不知道,多年以前的事我才懒得去翻呢,吴书记问我这事,什么意思啊?”丁长生问道。
  “也没什么事,只是前几天和一个朋友一起吃饭时,有人谈起了这件事,说当年祁凤竹将自己的财产基本都分割到了他的手下名下,所以祁凤竹虽然判了刑,但是钱却没有回来,非但如此,就连祁凤竹的财产追回来多少,但是有人怀疑,在这两年,这些钱从中北省渐渐的渗透到了中南省,尤其是到了湖州了”。吴明安的话让丁长生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些事一直都是丁长生担心的,现在果然是被人挖出来了。

  “唉,我就说嘛,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两年是湖州市发展最好的时候,可以说刚刚迈上新征程,看看,还是被人盯上了吧,要想搞垮一个地方的经济,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这些项目说成是非法的,或者是说这些钱来路不正,这样就可以给地方制造一大批的烂尾工程,真是好大的手笔啊”。丁长生尽管心惊胆战,但还是故作镇静的说道。
  “言过其实了,我觉得这倒是不会,这么做省里也不会答应”。吴明安说道。
  “嗯,省里就算是答应,司书记也不会答应,有问题,可以查,那是公检法机关的事,别说是和我了,和大多数人都没关系,我现在不在湖州了,和我更没关系了”。丁长生故作轻松的说道。
  “那就好,长生,我一直都是很欣赏你的,好好干,不要急功近利,尤其是我们这一行,急不得,越是急躁,可能越会出错,一步迈错,可就没有了回头的余地了”。吴明安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告诫丁长生的样子。
  但是丁长生却不这么想,尽管他不知道吴明安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试探自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的事情和林一道绝对是有关系的,否则这么隐秘的事,吴明安怎么会知道?
  “谢谢吴书记,我会记住的”。  丁长生淡淡的说道,此时,他已经可以确定,那个给吴明安透露消息的人很可能就是林一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这很很可能意味着吴明安要和林一道合流了,或者是林一道的拉拢,或者是林一道的主动靠拢,但是无论是哪一方面,对省里的大局影响将是微妙的。
  梁文祥掌管中南省后,现在省里还算是平静,但是林一道可不是一个甘于平静的人,这次到中南省来,或许很快就会掀起新一轮的权力之争,从吴明安这里就可以看出来。
  林一道完全有这样的实力和手段,而且有着红二代背景的他,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很能唬人的,尤其是林一道这次成功的从中北省的常务副省长直接调任中南省省长,这会给很多人一个假象,林家依然是如日中天,所以,投到林家门下是没错的。
  可是丁长生得到的消息是,林家老爷子病得很重,已经半年没有离开301医院了,要不是药物维持着,可能早就嗝屁了,但是活着就比死了强,至少还能说句话,这才是价值所在。(
  “好了,不多说了,谢谢你来看辰辰,你要是忙的话,就先回去忙你的,她现在只是需要养着了,没什么大问题了”。吴明安这话算是下了逐客令了。
  刚好丁长生也没什么东西落在吴雨辰病房里,既然吴明安都这么说了,所以自己也没必要再回去了,于是与吴明安告别,不过,他走了几步后,停下脚步,想对吴明安说几句林一道的问题,但是想了想,自己还是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吴明安是什么人,用得着自己去提醒,所以瞬间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继续前行,离开了医院。
  “我走了,不上去了,单位有点急事,下次再来看你”  。丁长生出了医院的大门,给吴雨辰打了个电话告别。
  “这就走了?是不是我爸爸说什么了?”
  “你爸?他早就走了,说了点你受伤的事,让我劝你以后不要这么拼,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爱惜自己,别的没什么事,我单位出了点事,需要我回去处理,要不先这样?”丁长生笑道,丝毫没有任何的情绪在里面。
  “那好吧,你注意身体,我好了就去找你”。
  “行,没问题,到时候你调到白山区都行,好吧?”

  “好,这可是你说的”。吴雨辰果然是心机不深,丁长生三言两语就骗了过去。
  但是丁长生挂了电话后,心情却沉重起来,本想悄无声息的回白山,但是这样一来,看来不能马上回去了,于是打车到了省委驻地,首先就是去见见石爱国。
  在大门口联系了石爱国,刚好石爱国今天在办公室,丁长生很少到石爱国的办公室去见他,一般都是在石爱国的家里,这次事情太紧急了点,所以也等不到晚上了。
  “坐吧,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我要是不在办公室,你不是要扑空了?”石爱国看到丁长生来还是很高兴的,虽然现在是省委领导了,但是最让他怀念的还是在湖州工作的那些日子。
  “书记,我是刚刚从京城回来,秦振邦去世了,我去参加了葬礼”。丁长生言简意赅的说道。

  “哦?这么快?没听说呢?”石爱国一愣,说道,秦振邦这人他是知道的,px项目到现在都没有实质性的启动,这让石爱国暗骂司南下两面三刀,既然罗明江都已经完蛋了,干么还不赶快启动这个项目,上百亿的投资,这会给湖州带来多么大的影响,但是不知道司南下还在等什么?
  “他这病有些年头了,治了很多年,但是都是无果而终,所以,到最后也是没得治了”。
  “那秦振邦一死,这px项目就更难了”  。石爱国叹道。
  “听说早就转出去了,这个项目本来也是属于京城几家合作的项目,现在还没找好合适的管理人吧”。丁长生说道。
  “嗯,今天过来,是有事?”石爱国感觉出来丁长生的情绪不高,于是问道。
  “书记,可能有人要对湖州下手了,湖州开发区的很多项目都是我引进来的,而且基本都是靠着关系套关系招来的,现在看,这不是个好法子,一人出事,可能会连累很多人,今儿连累到湖州的经济发展”。丁长生说道。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
  丁长生将今天早晨和吴明安偶遇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说道:“这很可能是林一道省长在背后谋局,吴明安这次是被人当了枪了,看来已经有人在布局了”。
  “嗯,吴明安不是傻子,看来是有人给了他什么承诺了,只是湖州的事你还是不要管了,你现在是白山市的官员,和湖州没有关系了,你管那么多干么?”石爱国不置可否的说道,他可不想让丁长生卷进这场纷争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