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8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着想着,瞌睡虫上来,楚天齐睡着了。
  就在楚天齐进入梦乡的时候,在一家酒店的豪华套房里,一个男人正站着打电话:“龙哥,千真万确,不会有错,他就在省城……是的,我的人在随时关注着他的动向……龙哥,你看这费用,再给你增加五成,怎么样?……事后再说呀?好的。……嗯,那就这样,一言为定。”说完,男人挂断了电话。
  拿着手机,男人嘴角向上*翘着,“哧哧”一笑,哼声道:“阿龙,你说的好听,说什么看兄弟情谊。还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还跟我讲什么不滥杀无辜?说的好听,你能没干过杀人越货的事?不过这次吗……嘿嘿,恐怕就未必由得了你了。”
  男人坐到沙发上,拿起一支雪茄,想了想没有点着,后是再次拨出了一串号码。他对着手机沉声道:“都准备好了吗?记住务必要……对,对,就这么干。实在不行的话,就用第二套方案……提前说大话没用,我要看结果。”说完,挂掉了手机。
  最后的“结果”两字,男人是咬着牙说的。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右手中的雪茄已经应声而断,被他狠狠的甩在了地上,然后又踏上右脚,猛的碾了下去。
  第二天,来省城考察众人都提前到了餐厅。六点钟的时候,准时吃早餐,不到半个小时就用餐完毕。
  吃完早餐后,有的人回到住宿的房间去拿东西了,也有人在餐厅前面的院子里随便转悠,还有的人到拓展训练基地那里去看。
  楚天齐走出餐厅后,来到一棵柳树下,直接掏出香烟,吸了起来。虽然明知道吸烟没有什么好处,但他还是很享受“饭后一锅烟,赛过活神仙”的感觉,更没有要戒烟的打算,当然,平时还是会适当控制一下吸烟的频率。
  人好多时候都是这样,只有被强制的时候,才会去执行一些规定,要靠自觉的话,一般执行的都不是特好。就拿楚天齐吸烟来说,现在没有什么硬性限制,只是提倡控制吸烟,所以他根本就戒不了烟,也不会去戒。但是过了十来年后,当最严苛的禁烟令出台后,他不但自己戒了烟,还严格的监督着身边人执行。

  一支香烟还没吸完,手机就响了起来。谁能在大早上打电话?楚天齐这样想着,拿出了手机,屏幕上面来电显示是一个隐藏号码,他果断的挂断了来电。刚要把手机放起来,它又再次响了起来,还是那个隐藏号码。平时只要是隐藏号码打电话,全是骚扰或骗人电话,而且响不了两声就自动挂断了,更不会连着响起两次。难道不是骚扰电话,楚天齐这样想着,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停顿了一下,传出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你是楚天齐吗?”
  这声音怪怪的,明显经过变声处理,楚天齐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哪位?”
  “那你就是了。”手机里声音还是闷声闷气的,“我们老大要见你。”
  “老大?什么老大?我不认识。”楚天齐狐疑的说道,同时心中认定八成又是骗人电话。

  “哈哈哈。”诡异的笑声响过,手机里又传出了那个怪声音,“连我们老大都不认识,龙哥呀!”
  “龙哥?我不认识,你打错了吧。”说完,楚天齐就准备挂掉电话。
  “姓楚的,你要是挂掉的话,你会后悔的。”声音依然很怪,但听的出对方是咬牙说出的,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楚天齐觉得好笑,这骚扰电话越来越厉害,竟然猖狂到开始威胁当事人了,便不屑道:“行了,别编瞎话了,我也不是被吓大的。”说着,再次把手放到挂断键上。但紧接着,他听到对方说出了几个字,手指马上像触电一样,收了回来。
  “培训基地,哈哈哈,我说的不错吧?”对方大笑着,“你们一共来了八个人,就住在那里,一会儿马上就要出去,对不对?”
  对方不是一般的诈骗,这是楚天齐现在的第一感觉,然后马上他又否定了自己的观点,给出了另一个答案:这根本就不是诈骗,对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这是一个真正的危险来电。
  “你到底是什么人,打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楚天齐质问道。
  “这你别管,你只需知道龙哥要见你,就行了。”对方的话说的很硬。
  楚天齐的硬劲也上来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我自信?没觉得呀。”对方的语气带着调侃的味道,“如果要是印有‘培训基地’字样的商务车,走到半路忽然爆炸,或是冲到沟里边再打几个滚的话,会不会成为特大新闻?”
  楚天齐心里一惊,但马上尽量镇定的说:“你可别吓我,我也不是被吓大的。”
  “同一句话,你已经说过两次了,说明你心里发虚,可你还要故做镇静。”手机里的声音不急不徐,“好,我不吓你。那我再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事,你住在培训基地两排窑洞中的第一排最东边一间。第二件事,你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小*美女呀,她有一个粉色罩罩,现在就在我们手里。你还要挂断电话吗?还准备不来吗?”
  当对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楚天齐彻底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对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告诉自己,自己的行踪随时都在他们的掌握中,包括自己身边的人。他们竟然拿了陈馨怡的粉色罩罩,这绝不是无聊人干的无聊事,而是要通过这件事,告诉自己,他们可以随时动自己身边的人。
  至于对方前面说到的制造爆炸、车祸,就更不是危言耸听了。相比于拿走陈馨怡罩罩这件事,在车上做手脚,或在半路出手,要方便和容易的多了。当然前提是,他们真的拿走了陈馨怡的粉色罩罩。
  容不得他细想,对方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我就在基地门口等你,如果你在十五分钟之内没有赶到,那你就等着车毁人亡吧。”说到这里,对方又补充道,“不要企图报警,如果你真那样做了的话,丨警丨察还没到来的时候,恐怕你就得给你的那些同伴收尸了,肯定还会连累无辜的。”说完这句话,手机里忽然没了声音。
  楚天齐把手机放到眼前一看,发现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了,他还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汗津津的。然后他的第一反应是,马上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六点三十五分。也就是说必须在六点五十分之前,赶到门口。按自己的速度,应该得走七、八分钟,那么自己能耽搁的时间,也就是五分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