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86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这么一代入,才算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敢情他是教给了自己一种新的处理问题的手段,即从事务内部的对立面下手,分清矛盾,再做出应对处理,相信这也应该是老爷子官路历程中所积累研磨出来的独家秘笈。当然,这种独家秘笈与江湖中的武功秘籍全然不同,武功秘籍是只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天下间独此一份,除了拥有者之外,别人并不能掌握,学会之后可以纵横天下;而老爷子这套独家秘笈,却没那么大的功效,很多人都能无师自通,而且只能帮使用者独辟蹊径的解决一些问题而已。

  李睿自忖,就算没有老爷子教的这套手段,自己处理起类似东水村系列事件的问题来,也能又稳又准的抓住本质所在,再针对性的做出应对,当然,有了这套手段,自己能选择的余地就更大了一些,不管如何,是老爷子的谆谆好意,自己可要领情,笑道:“我试着代入了一下,已经明白了,您是教了我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果然好用,以后我考虑起事情来,头脑也就更加的清晰准确。”
  吕舟行笑道:“这种方法不仅可以用在工作上,也能用在生活中,譬如你跟曼曼吵架了,你就可以分析一下,是你们思想意识中哪两个对立面失去平衡了--这个时候不要考虑谁对谁错,而是要考虑如何解决问题,找出矛盾所在,再对症下药,就可以解决了。当然,大多数时候,矛盾双方也是存在转化的,你可能认为对方伤你更深,却疏忽了自己可能对对方造成更大的伤害……”
  这话就更有哲理了,李睿听得连连点头,感觉今晚真是没白来,跟老爷子这学到的这套手段,绝对可以受用终生。
  他记起老板宋朝阳的吩咐,把东水村系列事件的解决进度跟老爷子详细的汇报了下。
  吕舟行听后不置可否,笑道:“看来宋朝阳只顾做事了,疏忽了做官。”

  这句话又似一个新的世界展现在李睿面前,让他心痒难挠,陪笑问道:“爸,这话前半句我懂,后半句可就很难理解了。”
  吕舟行为他细致讲解:“做官这个词,范畴很大,如果引申开去,写篇博士论文都没问题了,但如果只从字面意义讲,无非是管理好下级官员和为民做主两项工作。我们只说前者,怎么管理好下级官员?无非是恩威并济。但现在的下级官员,并非只有一个,动不动就是一套领导班子十来个人。作为领导,你不可能每个人都管好,也不可能每个人都去管,当然你也可以不管,但你一定要清楚每个人最近的动向,谁身上出了什么事、谁最近在抓什么事,谁最近遇到什么问题,你都要搞清楚。如此一来,你才能将大局掌控在手,不至于后知后觉,等出事了才如梦方醒。”

  李睿聪明机灵,立时就明白了这番话里的重点,激动的道:“爸,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是要加强对下级官员的监督,甚至是监视。其实东水村系列事件发生后,我就隐隐觉得宋书记的信息渠道不太灵光,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一点不知情,要不是舅舅那里有信息来源,他可能还要被蒙在鼓里,这至少说明他在市北区没有亲信下属,自然也就没有任何信息渠道。”
  吕舟行欣慰的点点头,仿佛在夸他孺子可教,道:“我们读史,知道清朝有个康乾盛世,是说康熙雍正爷儿俩勤政慎肃、朝乾夕惕,辛辛苦苦干了两朝,打造了盛世基业,这才有乾隆登基后的繁荣昌盛。这里面,我觉得雍正的功劳最大,康熙只是奠基,平定天下,打下基础,让后世子孙无忧战事,雍正才是将政府事业发扬光大、将社会经济民生水平显著提高的那一位……”
  李睿知道他突然提到历史,必然有所隐喻,一点旁骛也不敢生,认认真真的倾听,一边听一边想,揣摩老爷子的用意。
  吕舟行续道:“雍正继位后,有六大改革措施,其中他建立了一项密折制度,我认为很好。下属各地官员,不论级别高低,不论亲疏远近,凡是有具折奏事资格的官员都可向他写密折,汇报本地最新动向。密折中凡事均可奏报,包括刮风下雨、社会舆情、官场**,家庭秘事,甚至是烧饼涨价这种鸡毛蒜皮小事都可奏报。雍正正是通过这一系列上奏的密折,充分了解掌握了全国各地的细节情况,从而做到了‘身在紫禁城、胸知天下事’。他还允许官员之间互相监督,互相密奏,而这对于他始终拿到第一手的真实情况是有很大帮助的。”

  李睿听到这里,已经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心中钦佩不已,到底是封疆大吏级别的领导,善于学习,善于领悟,更善于教导,自己听他说这么一阵子话,眼界心胸开阔了何止十倍?比跟着老板一个月长进还要更大。
  吕舟行生怕他听死话死听话,又不厌其烦的掰开揉碎给他讲解:“当然雍正这么做,是为了维护他的皇家统治,我们新社会新时代的领导却绝对不能照搬他的把戏。我们可以批判性的学习,并加以改进,总之是为了一个目的,更快更好更真实的了解下面舆情,不至于事事陷入被动。至于具体的操作方法,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爷儿俩正聊着呢,吕青曼脚步轻快的上了楼来。
  吕舟行溺爱的看着她,似对李睿,又似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怀孕日子还短,从表面上看还显不出什么来,等过几个月,走路可就有些吃力了。”李睿道:“到时候看看吧,如果她走路不方便了,就让她请长假,在家里休养。”
  吕青曼走到二人跟前,笑道:“爸,您又教诲小睿什么哪?”吕舟行笑呵呵地说:“我在教他尽快成长起来,早点做领导。”吕青曼扁扁嘴,道:“当领导有什么好?领导更忙,责任更重,压力更大,生活幸福指数还不如普通干部呢。”吕舟行听得一愣,随即点了点头,笑道:“小睿听着点曼曼的心声,呵呵,不要为了爬得更高,忽视了家庭与生活……”
  三人又聊了一阵,吕舟行有些乏了,便各自洗漱,回房休息。
  躺下后,李睿直接把青曼搂进怀里,大手在她身上来回抚摩。吕青曼好笑不已,翻身把他推开,道:“你不热我还热呢。”李睿道:“热也要抱着。”吕青曼笑道:“干吗啊,在我爸这儿显示有多爱我啊?”李睿道:“当然不是,我是听了你刚才的话,感觉平时对你爱惜太少,只能趁晚上有时间,多跟你亲近亲近啦。”吕青曼听他这么说,主动钻到他怀里,笑道:“那你就多抱会儿吧,趁现在还能抱,等我肚子大了,你想抱都抱不了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