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0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次,电话响了很久后,倒是接通了。说话的不是李园丽,是项瑾。
  “你怎么样?”梁健关心到。
  项瑾回答:“还好。”说完,顿了顿,忽而又补了一句:“就是有些想你。”
  梁健立时语噎,沉默半响,也只能回答一句:“我一定抽空看你。”
  “嗯。对了,李妈妈出去打水去了,你找她有要紧事吗?”
  “没什么要紧事,没关系,那你好好休息,我先挂了。”梁健不知道该跟项瑾说什么,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愧疚不能陪伴,愧疚一颗心始终不能完整的给她。
  “你等等,霓裳最近总说想你,你要是能抽出空来的话,这两天来一趟吧。今天医生也说了,可能就这两天了,我要生了。”
  “好。那我安排下,这两天就来。”
  挂了电话后,梁健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闷得难受。还没缓过劲来,纪中全倒是来了。沈连清敲的门,给纪中全泡了茶后,他出去了。但刚出去,又敲门进来了。
  梁健看向他,他说:“阿强重工的总经理来了,说想见你。”
  梁健立即皱起了眉头,这人倒是心急,永成钢业的事情还没尘埃落定,他倒已经等不及了。梁健心底哼了一声,说:“我现在没空,他愿意等就等着,不愿意就先回去,等我空了再来。”

  “好的。”
  沈连清关了门,纪中全看了梁健一眼,问他:“我听说,谷家那个老爷子死了?被人杀了?”
  梁健点头。
  “凶手还是找不到吗?”纪中全问。
  梁健摇了摇头,叹了一声。
  纪中全皱了眉头:“毕望的案子到现在好像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也不怪他们,最近事情错综复杂,又多,加上凶手很谨慎,现场处理得很干净。”梁健替王世根和郎朋解释了一句,他们的辛苦,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纪中全见梁建替他们说了话,也就不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了。梁健话题一转,就提到了陈文生的案子:“最近,陈文生的那个案子准备得怎么样了?”
  “已经开始在着手查了。根据陈文生提供的线索,进展很快,不过,困难还是有的。有些事,暂时还不能动。”
  梁健看了他一眼,说:“能不能动,你做决定。我相信你。我今天找你过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顺便听听你怎么看。”
  “你说。”
  “中央派了一个调研组到永州这件事,你知道吗?”纪中全眉头皱了一下,摇头回答:“没听说过。已经到了吗?”
  “到了有段日子了。是秘密调查,知道的没几个人。钱市长那边知不知道我不清楚,但是吴越是知道的。”梁健说道。

  “那这个调研组到永州的目的是什么清楚吗?”纪中全面露了些许忧色,问。
  梁健摇头:“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我猜测,会不会跟陈文生的案子有关系,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惊动中央,派一个调研组过来。”
  纪中全被梁健这么一问,愣了一下,转而神色又凝重了两分,斟酌了一下,回答:“依我看,未必。陈文生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虽然这一次他吐出了不少东西,但这些都是些表面的东西,就算上面真的有些人急了,也不太会直接出面,而是会先让省里面的人出手解决。”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也想到过。但是,如果不是陈文生的案子,那这个调研组是为何而来呢?”梁健问。
  纪中全想了一会,犹豫着说道:“会不会跟我们永州的事情根本没有关系?”
  梁健略略惊讶,看着他,纪中全补充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以前我们办案的时候,为了保密,去外省也是有的。而且,如果他们是为了陈文生的案子来的,那我这边,不太可能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被纪中全这么一说,梁健也渐渐觉得,或许这个调研组真的不是冲着永州来的。但这么一个不稳定因素呆在永州,总是让人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主要是目前永州的情况很乱,实在是不能再被添乱了。
  但,再不安心,对于梁健他们来说,也只能是这么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等着,轻举妄动地后果很可能就是弄巧成拙。
  两人又聊了一会陈文生的案子,纪中全准备走了。梁健忽然想起了阿强集团的总经理,他示意纪中全再等等,他拿起电话给沈连清打了个电话,问:“人还在?”

  “嗯。”沈连清用一个鼻音代替了回答,想必那个人就在他办公室里。梁健挂了电话,问纪中全:“你怎么看?”
  纪中全没有回答,反而问梁健:“谷清源出事后,永成钢业的财务状况你有没有留意过?”
  这话问得梁健一愣,最近忙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注意永成钢业的财务状况。他摇了摇头,问:“怎么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谷清源被关起来之后,老黑买通了一个股东,目前是这个人在掌局。原本有谷老爷子在,还能勉强对付一下,但现在谷老爷子也死了,我担心这样下去,没等谷清源出来,永成钢业恐怕就不是永成钢业了。如果真是这样的结果的话,那你这么坚持做这件事情的一半意义就没有了。”
  又听到老黑的名字,最近总在听到他的名字,仿佛自从梁健决定所有事都开始深究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断地在听到老黑的名字。看来,这个名字,还真得在上面好好做做文章了。梁健心里恨恨,他又想到陈文生的案子,于是就问纪中全:“陈文生的案子中,目前查出来的,跟老黑有关的有多少?”
  纪中全想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晃了晃:“五成。”
  梁健冷了脸:“看来这个老黑的手还真是够长的,哪里都有他。正好,谷清源的案子和董大伟的案子都有他,这样吧,你手头上其他事情也都暂时放放,接下去重点就给我查老黑这个人,不管是什么事情,无论大小,都要一五一十地给我查清楚。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的神仙,这么大本事!”

  相比于梁健的愤然,纪中全要冷静许多。他看了一眼梁健,犹豫了一下,问:“你确定要查这个老黑?”
  梁健眉头一皱,反问:“难道这个人不能查?”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事,我可能没跟你说过。”纪中全说道:“以前高成汉在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这件事,但他后来放弃了。”
  梁健倒是没听高成汉说起过这些,他愣了愣,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我不清楚。”纪中全看着他:“但我觉得他既然放弃,肯定是有什么理由的。老黑这个人能在永州当了地头蛇这么些年,除了手段狠之外,背景是肯定有的。但这个背景到底有多强大,谁都不知道。虽然外面也有一些传言,但是不是真的,很难说。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几年前的时候,老黑曾得罪过一个省里来的领导,当时那个领导当场就放下狠话要拆了太阳城,可是现在太阳城还好好的站在那。倒是那个领导,回去后没多久,就被调走了。所以,我希望你的决定不是一时冲动。一旦开始这么做了,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你要想清楚。”

  日期:2015-12-31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