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8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出大棚后,望着满脸汗渍,望着衣服已经湿漉漉的贴在身上的众人,汪岳峰说道:“目前基地共种植了十二个大棚,今天看的五个已经代表了所有的大棚种类,也代表了所有的蔬菜品种。大家先回到房间,冲冲澡,换换衣服,六点到餐厅用餐。用餐地点还是早上和中午的那排房子,就是房间有所变化,到时门口会有人引领。”
  “好,那我们就按汪处说的,先去宿舍那里了。”楚天齐说完,向大家招招手,一同走开了。
  六点钟的时候,众人已经全部到了指定的餐厅,这间餐厅是一个小型的宴会厅。宴会厅呈半拱形,是一个放大版的窑洞样式。
  宴会厅的布局很有特色,厅里面盘着两个大炕,每个大炕上摆着方桌。方桌也是很旧的样子,但一点也不埋汰,肯定还是故意做旧的。厅里墙壁上张贴着开国领袖画像,墙上也写着几条革命标语。顺着墙壁,在门框旁或是柱子上,依然悬挂着一串串的红辣椒和玉米棒子,其实这些东西在这排建筑外墙上也悬挂了好多,但做为那个年代的特色,这些装饰物是必不可少的。墙角处,放置着几样农具,农具上面标识着“勿动”字样。

  今天参加宴会的,除了楚天齐八人外,汪处长也带来了七个人。众人脱鞋上炕,主人和客人穿*插着,分别坐到两盘炕上的方桌周围。
  大家坐定,音乐声适时响起,都是那个年代的革命歌曲。服务员还是照例把四碟小咸菜上了桌,紧接着热气腾腾的菜、饭也端了上来,红米饭、南瓜粥、大锅炖鱼、熬野菜、大盘生西红柿、大盘生黄瓜。
  音乐低了下来,汪岳峰换上了一副演话剧的口吻,热情的说道:“同志们,火红的事业等着我们,伟大的革命召唤着我们。让我们大家,引吭高唱胜利凯歌,感怀这个伟大的时代。”说到这里,他起头唱了一句耳熟能详的歌词,又说道,“大家一起唱。”
  对于这个,在座各位都不陌生,以前可以说是天天听,虽然中间沉寂了一些年,这几年又不时被翻唱着。所以,众人都轻车熟路的,跟着唱了起来。
  唱完一首又一首,一唱就唱了三首革命歌曲。这些歌曲大家都耳熟能详,虽然没有排练,倒也唱的有板有眼。
  歌曲唱罢,汪岳峰正式做了祝酒辞,大家开始推杯换盏,吃喝起来。经过一下午的活动,尤其是大量的排放汗液,众人都已饥肠辘辘。所以不论男女,都是一边喝着酒,又一边毫不客气的狼吞虎咽吃着。看这架势,再配上手中粗瓷大碗,倒也很有当年吃饭的意思,就是吃饭的人穿的要好的多,而且体型也明显和那时的人不符。
  大家喝的很畅快,因为主人非常热情,客人也少了初次见面的拘束。大家也吃的很香,一个原因是都很饿,另外,现在的革命饭都是“改良”过的,和真正的粗茶淡饭有很大区别,尤其大锅焖鱼更是那个年代几乎不敢想的事情。所以整个吃喝下来,都是宾主尽欢。
  只有一个人,在吃喝都高兴的情况下,却没少遭罪,遭罪的原因,就是盘腿坐炕。
  盘腿坐炕上,对于汪处长等基地的这些工作人员来说,已经练出来了,大家坐的很轻松,也很自然。对于来考察的大多数人来说,更不在话下,因为从小都习惯了,尤其好多人现在家里还有炕。
  但是对于从小城里长大、又没有相关经历的陈馨怡来说,就没有那么轻松了。通过今天早、中两餐坐炕上,陈馨怡的脚踝骨在和炕席的亲密接触中,已经被咯的隐隐做疼。但那两餐毕竟用时短,而晚上这一餐,却要比早、午两餐加起来的时间,还要长的多。因为坐着不舒服,她就尽量坚持着,一会儿坐着,一会儿又半跪着。
  看到陈馨怡来回变换着坐姿,显然是不适应,汪岳峰让服务员帮她拿来一个棉垫子,垫在脚下。就是这样,又过了一会儿,她也受不了,不光是脚上疼,就是腿也麻的不行。最后,她只得下到地上,一会儿站着,一会斜坐在炕沿上。

  这一桌人,就数陈馨怡最年轻了,而且颜值也不低。她非常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舒舒服服的回去躺在炕上。但热情的主人,尤其是几个年轻小伙怎能轻易答应,自是一个劲儿的挽留。她当然也不能不识敬,就那样坐坐、站站,甚至走走,同大家喝酒、吃饭、聊天。
  在九点多的时候,宴席接近尾声,汪岳峰举着酒杯道:“各位朋友,我和楚兄弟是好弟兄,他曾经帮过我的大忙。大家能随着他一起来到培训基地,就是瞧得起我,就说明我们有缘,有缘千里来……哎呀,说的有点远了。不管大家今天吃喝的好不好,这是最后一杯酒了,来,让我们大家共同举杯,干杯。”
  “干杯”,大家齐声响应,几声轻脆的碰杯声后,是此起彼伏的喝干了杯中酒的“吱溜”声。
  放不酒杯,汪岳峰又说:“明天早餐还是在今天吃早餐的地方,六点开餐,七点从基地出发,我带大家去另一个地方考察。明天考察的地方,是一个现代农业示范园区,是我一个要好的朋友经营的。他那里不光有大棚蔬菜,也有大棚水果,还有真正的农家游项目,和大家要搞的项目更接近。”汪岳峰说着,一抱拳,“大家回去休息吧,祝各位朋友都做个好梦。”
  “谢谢汪处。”众人异口同声的表示了感谢,然后一同走出了宴会厅。
  从宴会厅出来后,汪岳峰陪着楚天齐,去了他住的窑洞,同他一起聊着兄弟间的感情。楚天齐见对方实在喝的有些多,舌头打着卷,手脚也不利索,就坚持着把他送回了房间,并言说有话明天再聊。
  安排好汪岳峰,楚天齐开始返回住宿的房间。汪岳峰住在餐厅的这排房子里,离楚天齐住的地方有着五、六百米的距离。
  在返回房间的路上,楚天齐走的很慢,边走边醒着酒。他今天也没少喝,感觉头重脚轻,看东西也多少有些影影绰绰的。走了有二十分钟才转过一个土包,道路变成了“慢上坡”,可以看到不远处露出的半截青砖屋顶。忽然,他感觉到屋顶上似乎有黑影一闪,赶忙驻足细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房子后面黑乎乎的小土坡。他笑了笑,看来这喝酒多就是不行,眼前还出现幻觉呢。
  他继续前行着,不一会走完了“慢上坡”,到了平地处,平地尽头是两排窑洞,窑洞四周没有围墙。第一排窑洞,有好几间都亮着灯,这是汪岳峰为他们一行安排的客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