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86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青曼抱着老爸的手臂跟他亲热的聊了一阵,主要说了说孕后反应。吕舟行提醒她,并且要求李睿注意监督:平时不要太劳累,不要长走久立,否则容易流产,她年纪已经稍大,流产的风险比适龄孕妇可是高了不少。
  吕青曼听到这话笑道:“爸您说点别的吧,这样的话,小睿他几乎天天都跟我嘱咐,嘱咐了没有一百遍也有八十遍了,感觉我怀个孩子,他比我还紧张。”
  吕舟行闻言欣喜的看向李睿,显然没想到他这么疼惜青曼的身子。老爷子哪里又知道,李睿之所以如此谨慎小心,是因为听了大和尚法愚的卦。
  吕青曼很快转移了话题,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打开跟何素丽那张合影,递给老爷子观瞧。
  吕舟行眯缝着眼看了看,似乎看不大清,李睿不待他吩咐,从茶几下面拿出备用的花镜,打开来递给他。
  吕舟行笑着接过戴上,仔细观瞧那张照片,等看到何素丽正脸的时候,也是微微心动,笑着问吕青曼道:“曼曼,这个女人是谁?”吕青曼也没卖关子,自得的说道:“我打算给您介绍的对象。”吕舟行早已猜到这个可能,将花镜摘下,放到眼镜盒里放好,叹道:“我已经跟你说了,不再考虑续弦,丫头你怎么还总惦记着?”吕青曼笑盈盈的道:“我跟小睿知道您考虑得多,担心续弦的过程中会引入一个大家族,会生出好多繁乱不堪的事情来,会带来政治影响等等,所以我们也是精心挑选了下候选人……”

  她说到这,指着照片上的何素丽,道:“这位何阿姨,身世家族非常简单,家族里一个人都没有,父母已经去世,孩子也早病故,单身多年,现在在靖南生活,孑然一身,假如……只是假如,您要是娶了她,将只会娶到她一个人,不会多带过来任何一人。”
  吕舟行听到这心思一动,皱起眉头。
  李睿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暗想,老爷子不会因此觉得,何素丽是个丧门星吧?把一家人全克光了,那娶过门后会不会克到他头上来?
  吕青曼又数说何素丽的各种好处,说得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到最后说得吕舟行若是不娶了她,简直就是人生里最大的一场悲剧。
  吕舟行听得好笑不已,等她说完后,深情的揽住她瘦弱的肩头,感慨说道:“曼曼,你真是长大了!”说着眼眶已经有些湿润。吕青曼也有些伤感,道:“爸,其实我早该长大了,我以前一直忽略了您的幸福……”吕舟行笑着截口道:“给我找个老伴儿,我就能幸福啦?”吕青曼嘿笑道:“至少能让你比以前更幸福。”

  李睿也在旁帮腔儿,说了一大堆劝慰的话。
  吕舟行听后沉思良久,点头道:“好吧,既然是你们小两口一片好心,我就考虑一下,抽时间跟这个何阿姨见个面。”吕青曼马上说道:“我的打算是,就在这儿,常委楼里头,设个家宴,款待何阿姨。我不是说何阿姨多么市侩,必须得让她见识到您的真实身份,她才愿意跟您谈,而是担心她在不知道您身份的前提下,会嫌弃您岁数大些。”吕舟行呵呵笑道:“可如果这样才能让她满意我的话,那她嫁给的是权力啊还是我这个人?”吕青曼笑道:“她不是那么势利的人,人家好歹是书香门第出身的,我只是通过这种方式,给她一个接受您的机会,然后你们再慢慢谈慢慢发展。”

  吕舟行带笑看向李睿,道:“这么细腻的主意,是小睿想出来的吧?”李睿忙澄清道:“不是,呵呵,是青曼的想法,她在这种事上,比我更心细,我今天差点闹了笑话出来。”
  吕青曼听到这插口道:“是啊,他今天听何阿姨说没有家人的时候,居然说太好了,差点没出个大糗……”说着将那件事说了。
  吕舟行听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容里却是满满的感动与欣慰。
  晚上,一家三口团团而坐,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席间有说有笑,吃吃喝喝,温馨而又热闹。
  饭后,吕舟行带李睿到楼上饮茶,顺便了解他的工作状况。
  李睿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收获,包括从青阳城建工程、宋朝阳自创的“五个一工程”与筹备“首扶会”中学到的知识内容、东水村系列事件中汲取的教训与经验等等,一一讲述出来。
  吕舟行对他积累的这些收获与进步很满意,进一步指出:“你现在所欠缺的,主要是资历,资历可不仅仅是指资格与履历,资格是上级领导给的,履历也说明不了什么,真正的核心在于解决矛盾的能力。什么是矛盾呢?世间万事皆可称为矛盾,日常工作是矛盾,突发事件也是矛盾,平时遇到的问题都是矛盾,我们执政的过程,其实就是不断解决矛盾的过程,因此,你能不能执政,就看你能不能快速解决矛盾。”

  李睿都快被他说蒙了,却也基本理解了他的意思,其实说白了,就是要培养处理事情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只不过老爷子把这些统一为解决矛盾了,或许他认为这样更容易理解。
  吕舟行见他连连点头,呵呵一笑,道:“你是在说你已经听懂了,其实你不懂。我为什么特意强调是矛盾?所有事务都是由两个统一的对立面构成的,事务形成之前,两个对立面无强无弱,保持平衡,一旦失去平衡,便会产生事端,事务的发展方向则以两个对立面的强弱为准,强的一方为矛,弱的一方为盾,大体是矛压过盾。我们想要解决这个事务,就是要解决矛压着盾的问题。怎么解决?很简单,要么是减矛之锋锐,要么是增盾之厚重,使之达到平衡,恢复原先的状态,如此事务也就解决了。我这么说,可能太抽象,你可以代入一下东水村的事件,会理解的更透彻。”

  李睿如同听他讲了一段天书也似,感觉他似乎给自己开了一扇小窗,自己透过这个窗户能看到更多的景致,但视线里却迷迷糊糊,看不大清,很显然是自己没有完全理解明白,便按他的意思,试探着将东水村事件代入到这段道理里面:东水村事件爆发之前,里面包含的两个对立面,台福化工厂与东水村村民,已经在逐渐失去平衡,作为盾的东水村村民,已经抵抗不住作为矛的台福化工厂的污染压迫,这才终于引燃了导火索;这之后,赵小涛所代表的市北区政府强力介入,再一次引起了事件中几方力量的失衡,市北区政府作为新的更尖锐的矛出现,彻底的刺破了东水村村民这面残缺不全的盾,最终爆发了新的灾难。

  前后两起事件中,矛与盾的角色非常明显;矛对盾的欺压凌辱也很清晰,也正是矛与盾的存在以及两方力量的失衡,构成了东水村系列事件的主体。而按吕舟行话里的道理,要想解决这一系列矛盾,要么是减矛之锋锐,即对台福化工厂、市北区政府施加压力,勒令他们停手并自查纠错;要么是增盾之厚重,即给予东水村村民们支持,帮他们对抗化工厂与政府机关的压迫。而事实中,宋朝阳所代表的青阳市领导班子也正是这么处理的,虽然问题还未全面解决,但这么解决是正确的无疑。

  日期:2016-10-0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