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8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道:“我带了,那个袋子仍在草丛里。”
  强子看了看我,我说道:“先把他拉回去那边!坟墓那边,看是不是真的。”
  然后,拉着他过去坟墓那里去。
  结果一找,真的在草丛那里找到了他买来的祭拜品,水果,蜡烛,香火,纸钱。
  我把这袋子东西扔在了他面前,说道:“既然是来祭拜的,放了他吧。”
  强子说:“不行,那他为什么对我们下手。”

  那家伙说:“你们先扔我石头的!”
  我对强子说:“放了,让他祭拜吧。”
  强子拿走了我手上拿着他的那把弹簧刀,然后解开了那人的衣服袖子。
  他动了动手臂,明显那只手上有触目惊心伤疤的手,是不灵活的。
  他拿着香,用打火机点着。

  有点风,点不起来,我们过去,帮他点了。
  他说谢谢,然后烧香,拜了。
  我们看着。
  他说道:“你们是唐梁清什么人。”
  我说道:“我们是她的朋友。”
  他说:“你们帮她下葬了的。”
  我说是。
  他说:“谢谢你们了。”
  我说:“呵呵,你害死了她们两姐妹。我可听说。”
  他说:“不是我。”
  我说道:“竟然说不是你!唐梁清死之前,都跟我们说了!”
  他说道:“不是我就不是我!我一直想和阿清说清楚,可是我都不敢露脸找她。”
  我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有人一直在追杀我。”
  我问:“谁。”

  他没说话。
  我说道:“是不是刚才以为我们来追杀你,所以对我们下手?”
  他点了点头。
  我问道:“你的仇家可是林斌?”

  他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阿清和你说的吗。”
  我说道:“我知道他是四联帮的老大,坏事做尽。”
  他叹气了一下,说道:“就是他害得我人不人鬼不鬼的!”
  他跪在了唐梁清的墓前,说道:“阿清,对不起,小洁,对不起!不是我害你们的,我也是被逼的,生前我没来得及和你们说,死了,我也不能说清楚了。阿清,我好后悔以前没听你的话,走到了这一步,阿清,你对我那么好,我却这样对你。我不是人!不是人啊。”
  他一下子哭得稀里哗啦的,我不懂他到底说的什么,一下子又说不是他害的,一下子又说对不起她们。
  他然后絮絮叨叨的哭着,强子和我抽着烟,等着。

  等他祭拜好了后,我说道:“找个地方谈谈,你没意见吧。”
  他说道:“既然你们是阿清的朋友,我没意见。”
  三人走去,上了车,然后开出来外面街道上,坐在了一个烧烤摊那里。
  点了一些吃的,这家伙吃得津津有味。

  我则是喝着啤酒,吃着一点东西,强子也是吃着东西。
  我给那家伙倒酒:“喝酒吧。”
  他拿过来咕咚咕咚喝酒,好像好久没吃饱,没喝过酒一样了。
  等他吃饱了,他拿出烟,一包三块钱的烟,发给我们一人一根,然后他自己点上了,神仙一样的抽着,看起来,甚是享受。
  我说道:“可以和我说说你和唐梁清,还有林斌之间的事吗。”

  他说道:“唉,说来话长啊。”
  我说:“那就挑要紧的说。”
  他说道:“我以前是个混混,在东城那一带混的,人称棍哥。你们叫我阿棍。”
  强子说道:“不错嘛,在东城混。市中心那势力很大了。”
  阿棍说道:“我那时候,也有几十个小弟,天不怕地不怕,看场子,打架,抢地盘,后来,开赌。那时候风光,有钱啊,后来认识了阿清,阿清还是学生,她那时候很漂亮,经常有人带她出来夜场玩,有人介绍她给我,我就认识了,在小弟们的怂恿下,我就追了她,她也愿意和我一块,因为跟了我有钱花。”

  我说道:“等等,说你怎么追求的?”
  他说道:“那时候阿清不是愿意跟我,只跟我出来喝酒,玩,不愿意和我上床,我使了计。”
  我问:“说清楚。”
  他说:“在她喝的东西里动了手脚。”

  这点和唐梁清说的一模一样。 △≧△≧
  他说道:“之后,阿清就跟了我了。如果这么下去,我也没什么的,但我认识了一个人,林斌!我恨透了这人。”
  我问:“怎么恨透了。”
  他说道:“那时候,有个大超市的经理介绍他给了我,说他很讲义气,做金融的,有钱,而且想和我合作做生意,我就认识了。我没有什么不敢认识的,身边小弟多,我胆子也大。认识了他之后,他也不和我谈什么生意,每天带着我去吃喝玩乐,带着我去旅游,甚至去游轮上赌博,而且给我找陪的女的,全都是模特。我认识他之前,以为自己很有钱了,可他那生活,才叫真正的有钱。这么一段时间后,我和他已经很熟了。”

  我问道:“我见过你,还有唐梁清,还有他一起的照片,是一起去玩的时候拍的?”
  他说:“是,一起去玩的时候拍的。这个家伙彬彬有礼,斯斯文文,谁都想不到是头狼啊!”
  他喝了一口啤酒,说道:“当我很羡慕他的生活的时候,他和我说,我开赌,搞着这些事,看场子什么的,虽然能赚钱,但是,并不是很赚钱,他有一门很大的生意,如果我愿意搞,不到一年,我比游轮上的那些大老板还有钱!我问他是什么,他说是贩毒。我不同意,我搞这些,被抓最多判几年,搞那个,被抓会被枪毙的!而且特别的害人,我心里还是清楚的。”
  看来这家伙,还是有点良知的。

  我问道:“那后来又怎么去搞了?”
  阿棍说:“我没搞,我不愿意搞。”
  我问:“唐梁清说你贩毒,吸丨毒丨。带了他吸。”
  阿棍握紧了拳头:“全都不是林斌那家伙给害的!有一次,我出去和人砍架,记得是和南城的人打的,两边人打了起来,那晚我们中计了,他们使计谋,把我们人带进去了一个坑里,然后分开了我和我手下们,我一个人被十几个人砍,我跑了。当时迷迷糊糊的,被送去了一个小诊所里,然后,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林斌。他用了丨毒丨品帮我镇痛,确实有效,救了我,但那个东西,一沾就上瘾,他是救了我,我对他感激得死心塌地!但后来我才知道,一切都是他设的圈套,南城那里他和那边的老大已经熟了,南城都在卖他的丨毒丨品,我这边他原本想要弄死我,可是觉得弄死了,我的手下们也不好控制,就用了这办法。当时我感激啊,他救了我一条命,就应承了和他合作,而我自己也染上了这个。然后养伤的那段时间,他说帮我处理帮派内的事情,然后我当时就想,这么好的兄弟,不给他帮忙,给谁帮,再说他很有头脑,就同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