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5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御风楼主人按:陈弘生随同许丹阳,进入五大队,自此以后,二十多年间,再没有与陈弘道相见。直至二十多年后,陈弘道、陈元方父子前往伏牛山时,才遭遇了带队剿灭拜尸教的陈弘生。许丹阳性情越变越遭,未有几年,便即身死。五大队内部的几大首领为了争取总首领的位置,互斗不休,袁重山心灰意冷,辞去了公务,回了宁波老家,计千谋暂时任了代总首领,而后,许丹阳的表妹邵如昕进入五大队,以其无双的心计和绝顶的手段,威慑群雄,很快便成了五大队自组建以来最年轻的总首领,也逼走了计千谋,山、医、命、相、卜五部首领也全都换成了邵如昕自己的心腹……陈弘生觊觎总首领的大位,对邵如昕心中不服,但畏惧她的实力和背景,也只能暗暗蛰伏待机……屠夫则果然如他自己所说,向上峰提议,请求建立“九大队”,以防止五大队一家独大,上峰深以为然,立即着手成立了“九大队”,物色人世间天生的奇人异士,以奇人浑天成为首,组建班底,从此以后,九大队与五大队相互牵制……二十多年后,五大队、九大队、麻衣陈家、御灵蒋家、御灵木家、茅山派、终南派等在伏牛山中大战,陈弘道、陈元方父子得胜而回,五大队、九大队又紧追不舍,在观音庙中大打出手,牵连进入的还有五行六极中的中土道真陈天佑、东木鬼医青冢生、南火老妖太虚子、血金乌之宫九大长老,此外又有江湖上成名的一十八家门派,全都祸乱其中……最终,陈弘生联合浑天成,以阴谋诡计迫使邵如昕下野,陈弘生终于坐上了五大队总首领的位置,而后翻脸不认人,成了麻衣陈家陈弘道、陈元方父子最大的敌人!陈元方则一统术界,督用“神相令”,提调江湖一十九大门派家族,成为了术界的第一人,为陈弘生起名“绝无情”,做了生死仇雠……此是后话,暂且不再多表,详情请参阅拙作《麻衣世家》)

  日期:2016-10-05 22:25:00
  ———————下回分解线———————
  看到有人在站短里反复发信息,说我不回复,我真的是……之前说过的,天涯的人太多,站短里广告太多,而且没有来信提示,我一般都很难及时看到,更很难及时回复
  微博私信吧,微博上人也少 实体书的地址,也在微博里发的有
  或者加我的微信公众号,所有我的作品的简介和信息,都能看到
  新浪微博二维码图
  日期:2016-10-06 22:12:00
  ———————更新线———————
  且说我和明瑶、弘德往许昌而去,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便不着急赶路,走的慢些,道上游山玩水,虽然风餐露宿,但能看些与老家不同的风土人情,也都觉得稀奇。
  这一日,到了济水边上,因为是冬天,河面并不大,且都上了薄冰,老二提议说破冰抓鱼,再在岸上支些树杈子,拢一堆火,大家坐在火堆旁边烤鱼吃,我和明瑶也都拍手说好。
  因为我精熟水性,也不怕冷,那捉鱼的活儿便由我来办,老二去捡干柴,明瑶则到附近的人家讨些盐巴等佐料。

  其实冬天河水结冰的时候,捕鱼说费劲儿也不怎么费劲儿,因为水上结冰,水下便缺气,在冰面上打个小窟窿,鱼多半就会自己游过来,甚至有从窟窿里跳出来的。当然,前提是水下得有鱼。
  这近处的河水虽然说浅,但看看也还能没过膝盖,冬天昼短夜长,天黑的快,我去寻鱼的时候,天色已经发黑,我便努力去看那冰下情况,不料,一经提息,真气运转,功至双目时,忽然间,霍的一亮,眼下竟又明堂起来!
  我吃了一惊,继而举目四望,见周遭哪里像是天黑的样子?分明还是白昼!
  我晃了晃神,片刻后才醒悟过来——是我开夜眼了!
  我登时欣喜若狂!
  日期:2016-10-06 22:13:00
  五大目法,各有千秋,能开其一,便非同小可!目前汉字辈中开了夜眼的人也仅仅只有老爹、叔父和三叔而已!即便是陈汉名、陈汉礼、陈汉隆、陈汉达这四名族中的一流高手,也还没能开启夜眼!
  在麻衣陈家,有个约定俗成的公认之理,只有开启夜眼的人,才算是真正登堂入室,踏入了麻衣陈家绝顶高手之列!

  我不禁扭过头来,冲老二叫道:“老二,我看见了!”
  明瑶恰好回来,听见我喊,便诧异道:“你看见什么了?”
  老二也道:“看见鱼了?”
  我笑道:“我能看得穿黑夜了!我开了夜眼了!”
  “真的!?”明瑶和老二也各自惊喜,纷纷跑了过来。
  明瑶道:“夜眼,明察秋毫,水下开目,视黑夜如同白昼,是真的么?”
  我点点头,道:“不调息运气还不知道,刚才一视,感觉这双眼睛分明就不是我的!”
  老二道:“那你快下个水试试!”
  “别!”明瑶道:“这天可太冷了!”
  老二道:“我哥这身子,怕啥?”
  我也来了兴致,当即把鞋子蹬了,外套一脱,软甲除掉,只留了短裤和贴身背心,手起掌风,拍碎冰面,冲着水下便跳了进去。
  日期:2016-10-06 22:13:00
  那河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凉,我提着一口真气护着身体,又不怕冷,反而觉得在水里游着十分舒坦,再往深处远处游去,我便睁开了眼睛——如果是在平时,在深水处睁眼,多少必定会有些不舒服,而且视物也十分模糊,但是现在,竟和在岸上没有什么分别!

  我心中难掩喜悦,看来夜眼确切已经开了!
  我以“锁鼻功”控制气息,在水下肆意畅游了一番,寻着大鱼,抓了三尾,都抛上岸去,又游了片刻,约摸着气息即将用尽,便往上浮去。
  我正仰面向上,突然看见一团黑物砸落水中,吃了一惊,还以为是老二或者明瑶在跟我玩笑,却见那黑物如人头般大小,缓缓下落,我定睛一瞧,见有眼有嘴有鼻有耳,正是人头!那嘴巴还在慢慢张开……
  我心中陡觉不妙,急忙使个“雷公印”,身子疾往下坠,只在这片刻间,但见水波砰然四开,几道流光破水四射,饶是我下坠的快,仍有一道擦着我的头皮过去!
  我惊怒交加,因为胸中气息已经用尽,受此一挫,险些灌了水。

  日期:2016-10-06 22:13:00
  见那脑袋下沉,我伸手捞着,触手时,便已知道那不是真正的人头,而是铁铸的人头,内藏机关,刚才那暗箭就是从机关口中射出来的。
  我又知道这绝不可能是明瑶或者老二弄出来的东西,更担心他们的安危,便提着那铁头,匆忙踩水上浮。
  等我把脑袋露出水面时,便看见岸上林前空地上,灯火通明,大约十几个人,手中都执着火把,明瑶和老二都站在一旁,冲着那些人怒目而视。
  我从水下上来,明瑶和老二都跑了过来,明瑶道:“你下水不久以后,就跑过来这一群人。”

  那些人也瞧见了我,有人便说道:“大哥,二哥,快瞅,水底下还有人!”
  众人纷纷侧目而视,我跳上案来,把那铁头往众人跟前一扔,问道:“这是你们丢的吧?”
  有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站了出来,俯身捡起那颗铁头,又瞥了我一眼,道:“你还给捡上来了啊。”
  我怒道:“你怎么乱丢这种危险的东西!刚才在水底下差点伤着我!”
  “你吵吵啥呢?!”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喝道:“你不是还没死么!没事瞎往水底下钻啥钻?!”

  这话说的我都愣住了。
  日期:2016-10-06 22:14:00
  老二走过来,低声对我说道:“大哥,这群人看起来不是善茬啊,你瞧他们,各个都像是杀人越货的主儿,还围着俩人呢,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别跟他们搅缠了。”
  经老二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这十几个人中,有两个身穿青色衣服的人是背靠着背站着,互为依靠,警惕的环视周遭,脸上带血,衣衫凌乱,狼狈不堪——咦,这两个人的面貌好似是一模一样!
  再一瞧,剩余的十多个人中,有几个僵直而立,呆若木鸡,十分古怪,其中一个还没有头!

  这……
  我忽然看见那二十多岁的青年男人拿着那铁口朝那无头之身上安去——我心中猛然一动,立时想起一个玄门旁脉来——傀儡术!
  玄门有五大主脉——山、医、命、相、卜;又有四大旁脉,乃是御灵术、傀儡术、机关术、古武术。
  御灵术的名门大派便是蒋家、木家,在此无需多提;那机关术则以睢阳的墨家为首,精通各种大小机括、消息、器械、时代能工巧匠辈出;古武术则是以古剑法、古刀法、古枪法、古棍法以及各种内外武功为主修炼的一脉,如封从龙便是古武世家,五大主脉和其余三大旁脉,也多半会兼修武艺,但是却是以本脉手段为主,只有古武一脉,单纯武艺,绝不旁骛。
  却说这傀儡术,则是以秘术制造傀儡,又以秘术控制傀儡,那傀儡以五行之物造成,多是木傀儡、金傀儡,虽然是假人,但厉害的傀儡门派,造出来的傀儡却几乎可以乱真!
  眼下这一伙人,一定是傀儡门派的人物!
  我正思量之际,只听那三十多岁的汉子又喝道:“瞅啥瞅?滚犊子!别搁这儿碍事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