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4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六将摩托车推进院子里,立刻来到门外找丁长生汇报今天的收获。
  “大哥,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我听到一个哥们说,他今晚会去前门旁边的盛世王朝会所玩,可是到底去不去那里,我也不知道”。陈六讪讪的说道,而且还想躲着丁长生,生怕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立马就招来一顿打,今天在那个小院子里被浇水的情景依然是历历在目,这辈子他没这么怕死过  。
  “好,我知道了,我相信你,拿着,这件事不要往外说,否则你知道后果”。丁长生说完扔给他一个纸包,然后走出了胡同口,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胡同里虽然有路灯,但是已经很黑了,陈六打开纸包一看,有一万块钱,再抬头时,已然是没有了丁长生的身影。 
  丁长生回到了秦墨家,闫荔已经做好了饭,丁长生算是吃了个现成的,这让闫荔很不高兴,而且看到丁长生下午的表现,让他又认识了丁长生的另外一面,那就是粗暴。

  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不是作为一个女人也很粗暴,丁长生当然是不知道闫荔是这么看待他的,反正闫荔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说你们俩,这是干嘛?我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了,闫荔,你是我的姐妹,长生,你是我的朋友,你们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秦墨早就看出来闫荔对丁长生的敌视了,从在湖州时就是这样,她一直都没说,一来闫荔不是她的人,人家是来保护自己的,自己再挑三拣四的也没啥意思。
  “我,怎么了?”丁长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问道。
  闫荔则是闷头吃饭,不一会,吃完就出去了,丁长生看看闫荔,对秦墨说道:“我发现这丫头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秦墨一愣,问道。
  “我发现只要我和你在一起,她就显得很生气,我感觉她喜欢你”。
  这话让秦墨直接目瞪口呆,她自然知道丁长生所说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丁长生这么一说,秦墨简直是要崩溃了。
  “你胡说什么呢?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可没这兴趣”。秦墨极力撇清自己,自己好容易和丁长生有了那么一点火花,自然是不想这么快就被别的事情给消灭掉,所以极力的给自己辩解。
  “我知道,你不是不代表别人不是啊”。丁长生继续说道,但是丁长生越说,秦墨越是毛骨悚然。
  “行了,别说了,恶心死了”  。秦墨将碗放在桌子上,不吃了。
  丁长生不再逗她了,但是说到今晚还要出去,秦墨想问他出去干么,但是话到嘴边却成了:“小心点,早点回来”。
  “这么离不开我?那你晚上给我留着门”。丁长生看了看院子里的闫荔,小声说道。
  “说什么呢你,乱想,我只是担心你安全,这里可不比你们白山,你在这里就是个臭虫,比你官大的人多得是,你小心些”。秦墨嘱咐道。
  “我知道,谢谢你,我尽量早点回来,要是回不来你也不用担心,实在不行,你就去地下室睡”。
  “没事,有闫荔呢”。
  “我担心的就是她”。丁长生说道。
  “你担心她什么?”秦墨不明白丁长生什么意思,难道闫荔也靠不住?
  “我担心她把你那啥了?”丁长生坏坏的说道。
  “去你的,脑子里都想的什么呀,乱七糟八的,还是领导呢”。秦墨看到丁长生的坏笑,这才明白他什么意思了。
  丁长生打车到了盛世王朝会所,在马路对面下了车,看着金碧辉煌的盛世王朝,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前门楼子,能在这里开会所的人自然不是简单人物,所以路九山到这里来消费不单单是消费,恐怕也是想攀龙附凤找靠山,或者是和自己的靠山见面消费,这都是有可能的。
  会所门前的小广场上停满了豪车,几十万的车根本进不去,丁长生临出门是换了一身衣服,看上去倒像是个阔少了,只是缺一辆豪车,秦墨的车库里倒是有,但是自己来是找路九山的,开车很不方便,还有可能不好脱身,所以还是打车来最为方便。

  丁长生刚刚走到门口,还没进去呢,门口的保安伸手挡了他一下,他往后一退,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身后开来一辆车,尽管这里灯火通明,但是那辆汽车引擎盖上的红旗标志依然是十分醒目,丁长生一眼就认出这是号称是中国版的劳斯莱斯的红旗l5,价值五百万,而车上停稳后下来的人更是将丁长生雷了个外焦里嫩。
  丁长生本想低头躲一下,哪知道自己还没来得及躲呢,就被对方给叫住了。 WWW.  
  “丁长生,是你吗?你躲什么呀?”女人在车里看着就像是丁长生,所以下车时都没等司机下车开门,自己推开车门下了车。
  “肖寒姐,你怎么在这里?这么巧啊?”丁长生不得已,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但是此时车里又下来一个人,是一个胖子,五大三粗的样子,不过看上去很像是一个领导摸样的人,可是这人会是谁呢?
  丁长生万万没有把这个男人往肖寒男人身上去想,因为肖寒是周红旗的小姑子,而且还是个军官,肖寒不可能在婚内和别的男人瞎搞,那样的话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我也觉得巧的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男朋友,陈焕强,老陈,这个是我的朋友,我在中南省时,他没少照顾我,还救过我的命呢”。要说刚刚看到肖寒时丁长生被雷的外焦里嫩,但是现在只能说是雷糊了。
  但是丁长生脑子转的很快,看肖寒的样子,看来是离婚了,要不然她不可能这么高调的到这消金窟来抛头露面,这里可是京城有名的吃喝玩乐的地方,是那些衙内公子玩乐地方,认识肖寒的人可是不少,要是不离婚,她绝对没这个胆子。(
  “嗯,你好,怎么称呼?”丁长生笑笑说道。
  “他是做生意的,你叫他陈总就行了”。 
  “陈总你好”。丁长生伸出手想和这位叫陈焕强的老总握手,哪知道这老家伙还挺热情,抓住丁长生的手使劲握了一下,丁长生那么硬的骨头都感觉到有点疼。
  “小老弟是一个人?”陈焕强问道。
  “对,一个人,过来玩玩”  。丁长生客气的说道。
  “那就好了,我们一起吧,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一起聊聊,听说你又升官了,哪里高就了?”肖寒看了一眼陈焕强,故意这么说道。

  本来陈焕强对肖寒邀请丁长生一起心里有点不满,本来肖寒长得就很招人,嘿,当着老子的面居然和这个小白脸开始叙旧起来,这让陈焕强很不满意,但是他一直都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很有涵养的人,所以表面上没任何的表情,不过当肖寒说丁长生升官了,这倒是让陈焕强心里一动。
  因为他知道肖寒是从中南省来,而最近自己考察的几个项目都在中南省,看来这个丁长生也是从中南省出来的,要是有个地头蛇在当地,事情也许就好办的多。
  日期:2015-12-30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